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0章 霸王別雞

第520章 霸王別雞

    食人魔這個種族充分的證明了大自然造物的公平。

    強悍的(身sh n)體素質配上發育不良的大腦,凶殘到呆萌。

    圖拉揚在與之交戰的時候,忍不住會想,部落的獸人都是怪物嗎?

    和這種玩意兒交戰還能大勝,德拉諾是真的可怕的地方。

    但是調侃歸調侃,站在敵對立場,圖拉揚清楚的看穿了食人魔的弱點。

    必須有一個領導者。

    有“頭腦”的食人魔是恐怖的戰場碾壓機,但是只要斬首他們的“頭腦”,都不用十分之一的戰損,只要聯盟的軍隊看起來比他們多,食人魔就會崩潰,然後追在後面追殺,往往就是一場大勝。

    雖然不知道傳說中的食人魔高利亞帝國是個什麼(情q ng)況,但是這些被獸人驅趕聚攏的食人魔,就是一群烏合之眾。

    戰爭的態勢,已經愈發的明朗了。

    勝利,唾手可得。

    獸人妄圖驅虎吞狼,然而這些食人魔,不過是一些豺狗,只要掌握了正確的應對方式,圖拉揚有自信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而獸人的龜縮猥瑣,令圖拉揚總有一種不盡如人意的感覺。

    可惜,隨著越來越多的(情q ng)報分析,圖拉揚也明白,該收手了。

    看到因為回撤命令而歡欣鼓舞的士兵們,將軍們都明白,這仗是打不下去了。

    長達三年的戰場廝殺,最老的一批士兵已經變成了老兵油子,哪怕是“新”兵,也在生死戰場摸爬滾打了一年半。

    生存、尊嚴、榮耀。

    作為凡人種族,這些士兵做的夠好了,不能對他們要求再多。

    高級將領或許明白,斬草不除根(春ch n)風吹又生的道理,但是對絕大多數士兵來說,穿越黑暗之門來到德拉諾,就是一場懲罰(性x ng)質的戰爭。

    現在,聯盟勝利了,獸人以及他們的怪物盟友被打的抱頭鼠竄潰不成軍。

    這樣的功績足夠回老家跟村長家的阿花吹牛((逼b )b )了。

    罷了罷了,卡洛斯都不急,我急什麼。

    雖然圖拉揚很想繼續打下去,打到獸人彈盡糧絕為止。

    但是戰場是個催人成熟的地方,圖拉揚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單純BOY了。

    戰爭是政治的延續,有卡洛斯頂在上頭,是自己的幸運,長官讓干什麼就干什麼,別想那麼多。

    整支軍隊充斥著快活的氣氛,士兵們私下交換著戰利收藏品,軍需官統計著大宗繳獲物資以及可回收軍備,某些特別部門以及法師帶著看起來還有干勁的士兵在聯盟實際控制範圍內瘋狂搜刮德拉諾土特產。

    所有人都明白了,回家的(日r )子不遠了。

    塔納利安叢林內洋溢著快活的氣氛。

    只有卡洛斯那邊,氣氛很是凝重。

    “為什麼不讓我參加?”

    圖拉揚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因為聯盟需要一位統帥。”

    卡洛斯淡定的回答。

    “你才是聯盟的大元帥,我……”

    “你什麼你,我什麼我,你沒我能打,非要把話說這麼明白嗎?”

    “你……我……耤I”

    “別耍小孩子脾氣了,看看外面,花團錦簇,歡聲笑語。如果這次出事,你想多洛丹倫多少母親會失去兒子,多少妻子會變成寡婦,多少孩子要跟著後爹姓?”

    在場其他人都在佯裝地上有美麗的風景,不去摻和聯盟軍隊內部威望最高的兩位大佬的撕((逼b )b )。

    因為青銅龍克羅米提供的資料,法師們終于發現事(情q ng)大條了。

    軍團科技,震撼人心。

    哪怕是眼高于頂的銀月城大魔導師,也不得不承認,惡魔的伎倆是真尼瑪牛((逼b )b )。

    完全不同于精靈/人類的魔法體系,獸人/惡魔的召喚儀式居然通過德拉諾的地脈與黑暗之門糾纏在一起。

    如果放任不管,後果將非常的嚴重。

    到底多嚴重沒有人知道,反正很嚴重就是了。

    這就是癥結所在。

    這種不負責任的論斷,沒法跟手底下士兵說,甚至連招洛丹倫聯盟那幫貴族老爺要軍費都不可能用這種不著調的說辭。

    但是偏偏所有對整個戰局有清晰認識的人,都明白這是真的。

    你沒有在你的車庫見過噴火龍,你就能斷言噴火龍不存在嗎?

    這里可是艾澤拉斯,克羅米噴你一臉龍息帶龍涎。

    塔納利安叢林北部出現惡魔,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奎爾薩拉斯的高等精靈先祖輩可是和燃燒軍團拼過刺刀的好漢,也證實了惡魔的存在。

    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何況那個和老衲強過師太的牛鼻子活該殺千刀的想法,聯盟直接坐看獸人倒霉是廣大人民群眾的基本想法。

    奈何耐奧祖牛((逼b )b )啊,頭頂軍團太君的威((逼b )b )利(誘y u),硬生生的在惡魔和聯盟的眼皮子底下玩ど蛾子。

    原本互不關聯的兩件事,黑暗之門與召喚儀式,被耐奧祖以術士薩滿雙重學霸的(身sh n)份活活攪和到了一起。

    在耐奧祖的計劃中,聯盟強攻惡魔儀祭場,拼個你死我活無所謂,聯盟贏了,正好找惡魔太君要錢要糧要物資要知識,您看,是您支持力度不夠,聯盟才打過來的;如果惡魔太君贏了,也無所謂,利用自己手里那把鑰匙將黑暗之門給懟爆,通過地脈連鎖反應破壞召喚儀式,問德拉諾蒼茫大地誰主沉浮?我耐奧祖嗦了蒜。

    橫豎佔便宜,左右不吃虧。

    獸人老哥,穩。

    當然,聯盟也可以當無事發生,回艾澤拉斯生孩子種地去。

    所以整件事(情q ng)就說明了一個道理。

    每一個位面之子都有一個在命運制片廠上班的編劇老爹。

    因為與召喚儀式所在的儀祭場地脈相連,聯盟想要炸毀黑暗之門,儲備的技術當量不夠了。

    所有**師大魔導師中級法師魔法學徒齊上陣,用了接近兩噸草稿紙,算出來的結論是材料不夠,做不出足夠Waaaaaaaagh的大炸彈。

    別說大伊萬了,連小胖子都做不出來。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最後還是克羅米作為長者傳授了人生的經驗。

    山不就人,人還不會就山嗎?

    你摧毀最後一塊隱匿符文石,你手底下的法師不就能截斷召喚儀式與黑暗之門的地脈聯系,到時候隨隨便便不就把門給炸了。

    蠢!

    而且你手底下的法師不行,你可以請我幫忙啊,我行的啊。

    很好,絕贊,非常棒,相當的克羅米

    卡洛斯把大家召集起來,不是听建議的,而是準備干事(情q ng)。

    “好消息是最後一塊隱匿符文石並不在儀祭場內部,而是在它的西南方向。”

    卡洛斯說道這里,忍不住按了按太陽(穴xu )。

    “更好的消息是,守衛在那里的惡魔頭頭,是惡魔已知的家伙,我們不用費心費力去收集資料了。”

    卡洛斯用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面對著眾人。

    “霸主,卡扎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