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2章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九十分全是填空題

第202章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剩下九十分全是填空題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雖然被拘束在囚籠內,但是有洛薩的吩咐,吳平並沒有被虐待,除了精神有些萎靡之外,身上沒有明顯的傷痕。※%,

    當著人類王國最有權勢的這些人,年輕的小伙子再次重述了自己這些日子以來面對各種威逼利誘也未改口的說辭。

    那天夜里,比格拉斯將軍面對獸人的突襲,派遣自己去敲響警鐘,點燃狼煙,而將軍則帶著剩下的人機關控制中樞死守。

    如果守不住,就破壞機關。

    等吳平憑借自幼刻苦訓練而獲得的武技戰勝強敵完成任務,帶著援兵前去救援比格拉斯.貝爾托恩的時候,索拉丁大門失守了,早有準備的獸人軍隊沖入了甬道。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甬道內的防御設施起到了應有的作用,索拉丁之牆的守軍憑借充足的準備,艱難的頂住了獸人的第一波沖擊。

    雖然防線一度失守,但是守衛索拉丁之牆的勇士們頑強的拼搶,還是反復奪回了陣地,人類守軍甚至用尸體堵住甬道通口。

    吳平帶著援軍前去接應比格拉斯,卻發現中樞控制室內,城門卡鎖被打開,防御設備的開啟裝置被破壞。

    同袍的尸體遍布中樞控制室,比格拉斯將軍卻不見蹤影,生不見人死不見尸。

    而放下甬道內五道鐵閥的卡鎖,被【愛書屋】托卡拉爾死死卡住。】

    後來,吳平等人拼盡全力,才從卡死的兩個大齒輪中間拔出了比格拉斯的傳奇配劍,放下了鐵閘,為守軍贏得了喘息的機會,為聯盟重整旗鼓提供了寶貴的時間。

    吳平用一種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態度平淡的闡述了他所知道的事實經過。

    然後卡洛斯忍不住听笑了。

    “達納斯,這些人就因為托卡拉爾卡在機關樞紐上。就指責你父親叛變?”

    但是看到四周所有人都怪異的看著自己,達納斯的臉色也很糟糕,卡洛斯發現自己的慣性思維出了問題。

    這見鬼的時代可不流行無罪推論,一個將軍的失蹤,傳奇寶劍的證據,還真夠定罪了。

    “你們就沒有請個法師利用【愛書屋】的器靈追述下事情的經過?這也太不魔法了吧。”

    卡洛斯果斷的轉變了話頭。

    看著周圍的人紛紛議論起來。卡洛斯內心舒緩了一口氣,還好沒有丟人。

    “然而卡洛斯陛下,很遺憾,溝通器靈這種事,並沒有您想想的那麼簡單,恐怕只有奎爾薩拉斯的精靈又或者安東尼達斯大師有這樣的實力,我,做不到。”

    卡德加站了出來說道。

    作為洛薩的魔法顧問,他必須為洛薩辯解。

    “卡洛斯。即使銀月城,能做到的也不多。傳奇品質的魔法造物,本身就是多學科共同支持的魔法產物。想要溝通器靈很容易,想要從器靈那里問出明確的答復或者查看器靈的記憶,可不是件簡單的事。”

    奧蕾莉亞的發言緩和了現場人類的尷尬看,不是我們想不到或者無能,而是連精靈也說難,我們還是換個辦法吧。

    然而卡洛斯沒有到來的時候。這麼多聰明人爭不出個一二三四,一副莽夫偽裝的卡洛斯來了。也不可能就評論出個五六七八。

    在爭論的最後,吳平自己說話了。

    “卡洛斯陛下,我能懇求您一件事嗎?”

    “你說。”

    “我留在這里,接受審判,一方面是為了自己的清白,另一方面也是為了比格拉斯將軍的聲譽。但是現在。我放心了,有您和洛薩元帥主持公道,我不擔憂將軍被人誣陷了。所以事情變簡單了。有人說我串通部落謀殺了將軍,我詢問過軍法官,這個罪名是可以請求神聖裁決的。所以。我想請陛下您充當我的擔保人,我願意接受神聖裁決。”

    吳平說完,整個會場鴉雀無聲。

    “但是你現在的狀態……”

    卡洛斯忍不住鄒起了眉頭。

    所謂的神聖裁決,說白了就是賭命。

    被告者可以選擇火燒不死、石錘不亡、雷劈無礙或者刀兵不傷四種考驗中的一種。

    只要通過了,你就是無罪的。

    然而前三種根本就是扯淡的,唯一有可行性的只有所謂的刀柄無傷。也就是跟控訴方授權的武士來一場你死我活的廝殺。

    指控者委托的武士可以著甲持盾,而被指控者只有一把刀。

    這樣也就算了,武器的優劣差異還可以通過技巧彌補。關鍵在于看似公平的背後,吳平已經在囚籠里呆了快半個月,身體狀態和精神狀態都非常糟糕。而在神聖裁決中,只有活下來的一方是無罪的,別想指望對手放水。

    吳平所說的擔保,只是請卡洛斯為自己擔保自己取得兵器之後不會暴起傷人,所以卡洛斯的猶豫不是因為這個。卡洛斯擔心的是吳平會輸。

    舉個不恰當的理智,猛如克甦恩這樣的家伙,在虛弱復活狀態依然被腳男給推了。身體機能處在低谷的吳平,任你武藝如何高超,如果連對手一刀都架不住,還怎麼打?

    “陛下,請您為我擔保。”

    將卡洛斯的名號放在洛薩之前,已經可以看出吳平的內心是有怨氣的,思考了一小會,卡洛斯點了點頭。

    一場不公正的比武,吳平趁著對手披甲的時機,做著一些在常人看來匪夷所思的熱身動作活動筋骨。

    因為怕他自殺,所以吳平的褲腰帶是被取走了的。

    用稻草捆綁的褲腰自然不可能上比武場,達納斯解下了自己的武裝帶遞給了吳平,卡洛斯抽出一名侍衛的佩刀遞給吳平,洛薩在身邊一個軍官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那名少校軍官親自去籌辦了一小壺的酒水和半塊面包遞給了吳平。

    這個舉動讓卡洛斯對洛薩的感官好了不少。

    大戰在即,給神聖裁決中的一方送吃食,贏了還好說,輸了很可能被人指責動手腳。

    洛薩的舉動屬于吃力不討好,但是無愧良心。

    吳平接受了所有人的好意,坦然的盤膝而坐,慢條斯理的進食。

    而擔任裁決武士的家伙也不甚在意,在他眼中,吳平已經死定了,將死之人的最後晚餐,何必苛責。

    就這樣,大約五分鐘,吳平進食完畢,站了起來,一小隊軍士拉出警戒線,防止交戰雙方無雙周圍觀戰的貴族老爺們。

    卡洛斯沒有用聖光治療吳平,因為卡洛斯發現了,吳平在洛薩的保護下,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的損傷,他虛弱的是精神。

    在怨憤、委屈、不甘、焦慮之下,這個年輕人的精力損耗很大。比奧特曼還不如,卡洛斯斷定,吳平如果在一分鐘內不能取勝,那麼他就沒有機會了。

    但是一個披甲持盾的武士,連一分鐘都堅持不到,這不太現實。

    卡洛斯絞盡腦汁思索著怎麼樣才能不那麼明顯,不那麼引起反感的幫吳平一把。

    因為干擾神聖裁決,即使作為國王,也是很失格的事情。

    就在卡洛斯思索的時候,比武開始了。

    吳平很詭異的雙膝跪地,單手持刀拖在身後。

    裁決武士忍不住嗤笑了起來,現在認慫了為什麼要選擇神聖裁決。

    小心的一步一步推進身邊,裁決武士舉刀就砍,只見電光火石之間,吳平彎腰矮身,滾地盤腿一夾,裁決武士被摔倒在地,吳平用了一收腰一扭胯,沒拿兵器的那只手按住了裁決武士的頭盔頂部往後一拉,長刀劃過露出的頸項。

    戰斗結束了。

    “趟地刀!”

    卡洛斯看呆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