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3章 Plan T

第523章 Plan T

    從來沒有平白無故威望,不過是一直正確而已。

    大到一個帝國,小到一個探險者隊伍,維持組織存在的基礎,就是領袖的威望。

    精靈的卡多雷帝國,人類的洛丹倫聯盟,甚至狗頭人族群到燃燒軍團,都莫過如此。

    燃燒軍團是所有世界的滅世天災,不僅僅是因為虛空惡魔強大的個體實力,也不僅僅是因為軍團士兵無窮無盡的數量,更核心的問題————薩格拉斯。

    在被侵略者眼中,燃燒軍團是無窮無盡的惡魔大軍。

    但是如果把眼光拔高,把視野放開闊,問題的本質就顯而易見了。

    燃燒軍團就是薩格拉斯,薩格拉斯就是燃燒軍團,那無窮無盡的惡魔大軍,只是掩蓋這個本質的輕薄幻想。

    是薩格拉斯用自己的強力將散漫混亂的虛空惡魔擰成一股繩,是薩格拉斯用他無可匹敵的威望將互相敵視了上百億年的虛空勢力鑄造成燃燒軍團。

    只要薩格拉斯存在,燃燒軍團便不會消亡。

    打倒阿克蒙德、基爾加丹又如何,對于薩格拉斯來說時間已經失去了原本的意義,好用的手下只要去找,總能找到。

    然而殘酷的事實就是,艾澤拉斯沒有能夠打敗薩格拉斯的存在。

    體量的不對等,是實力上的巨大差距。

    薩格拉斯僅僅是真(身sh n)降臨,自然散發出的氣勢就能令艾澤拉斯星球崩解,艾格文曾經用盡全力擊敗的那具化(身sh n),不過是薩格拉斯在萬神(殿di n)時期用過的一具鎧甲加上一點靈魂碎片而已。

    這就是艾澤拉斯所有生靈所面對的絕望未來。

    那麼問題來了,有沒有一款……咳咳,挖掘機……哎,哎,有話好好說,把四十米的大刀放下。

    那麼問題來了,艾澤拉斯的未來就只有毀滅嗎?

    從邏輯上來說,是的,沒錯,恆星也會熄滅,艾澤拉斯的星核也終將冷卻。

    嗯……無法反駁啊,那麼換個問題,人類的未來毫無希望嗎?

    並不是,希望一直存在。

    萬神(殿di n)。

    能打敗薩格拉斯的存在,整個宇宙只有一個。

    萬神(殿di n)的扛把子,眾神之父阿曼甦爾。

    人類,或者說艾澤拉斯土著想要從燃燒軍團的滅世(陰y n)影中解脫,最直截了當的方式就是向萬神(殿di n)泰坦求救。

    方法就在那里,然而卻是一條死路。

    因為艾澤拉斯不再純潔。

    隨著薩格拉斯的背叛,萬神(殿di n)泰坦們已經失去了往(日r )的平和與寬容。

    在浩瀚的多元宇宙,萬神(殿di n)與燃燒軍團的戰爭永無止境,曾經為生命的萌芽而欣喜若狂的泰坦們早已在戰爭中化作收割生命的死神。

    因為上古之神的腐化,貿然呼叫泰坦第三次將領艾澤拉斯,恐怕燒玻璃就是艾澤拉斯的最終宿命。

    看看艾澤拉斯星球上都有什麼?

    上古之神的腐化爪牙————人類、矮人、侏儒。

    燃燒軍團的間隙密探————各種虛空惡魔。

    星界邪神的虔誠信徒————這個鍋扔給巨魔準沒錯。

    還沒有算上各種邪惡(禁j n)忌的魔法造物。

    艾澤拉斯土著們(屁p )股不干淨啊。

    這麼看,泰坦要在艾澤拉斯燒玻璃理由充分到爆!

    最簡單直白的一條路走不通,那麼艾澤拉斯該怎麼自救呢?

    將原本簡單的問題搞復雜,弄成無解死循環的罪魁禍首————上古之神。

    首先需要說明,泰坦並非對上古之神束手無策。

    實際上,萬神(殿di n)在艾澤拉斯發現上古之神並非泰坦們第一次見識這個玩意兒。

    但是當初薩格拉斯叛變革命前第一次帶隊平定元素之亂重整艾澤拉斯秩序到泰坦第二次降臨爆錘上古之神,中間的萬年時光,上古之神對于艾澤拉斯星球的腐化已經相當的深。

    所以泰坦們在錘爆亞煞極,打的克甦恩詐死虛弱復活之後,就把恩佐斯和尤格薩隆關進了拘束裝置封印起來切片研究。

    這樣做一方面是想要對上古之神這種物種進行更加深入的研究,另一方面也是想利用時光的流逝,令艾澤拉斯自我治愈,等到星球的傷痕恢復後,再把上古之神從星球上拔取出去。

    然而,但是,呵呵噠。

    薩格拉斯墮落了。

    萬神(殿di n)所有的探索與發現必須為戰爭讓行。

    艾澤拉斯這檔子鳥事與整個宇宙的安危相比,又算得上什麼。

    當年處理這檔子事的泰坦說不定都已經戰死在前線。

    無解了啊。

    撲街。

    明明可以當做靠山的萬神(殿di n)泰坦,對于現在的艾澤拉斯而言,和燃燒軍團根本沒有區別。

    一個想把艾澤拉斯炸掉,一個想把艾澤拉斯淨化掉。

    最終的結果,都是全滅結局。

    卡洛斯在鎮壓自己五髒六腑造反的時候,不自覺的想到了這些。

    在空中顛簸了兩天一夜,整個隊伍除了克羅米統統失去了戰斗力。

    唯一的成果是卡洛斯教會了大家一首歌,開頭一句是“苦澀的沙吹痛臉龐的感覺”。

    距離目的地還有一座山需要爬,然而繩索在怪鳥的反復拉扯中終于不堪重負繃斷了。

    迫不得已緊急降落後,大家不約而同的出現了程度輕重不一的暈陸癥狀,于是二十九個壯漢只能癱倒一地看著一個萌萌噠侏儒妹子拳打暴動怪鳥,腳踢獵食獸群。

    等到稍稍恢復平衡感後,卡洛斯一行才後怕,散落一地的炸藥的引爆藥居然沒有因為沖擊而boom!!!

    運氣啊。

    收攏完物資,天已經黑了,一場充足的睡眠足夠令眾人恢復元氣。

    所以卡洛斯和克羅米主動承擔了守夜的責任。

    墜落地已經距離軍團惡魔的勢力範圍不遠了,不時還能在遠方天空中看見奇形怪狀的不明飛行物,所以卡洛斯(禁j n)止了生火烤(肉r u)。

    簡單的喝點涼水吃點干糧,和衣而眠,雖然很不舒服很冷,但是幾十個小時的顛簸消耗了眾人太多的精氣。

    很快,呼嚕聲此起彼伏。

    “你也去睡一覺吧,守夜我一個人就行了。”

    克羅米的眼楮也黑暗中發出昏黃的微光,她認真的對卡洛斯說道。

    “那我守上半夜你守下半夜吧。”

    卡洛斯想了想,提出個折中的方案。

    “你恐怕忘記了,我是巨龍,這種程度的奔波,對我不算什麼的。別逞強了!”

    克羅米有些好笑又好氣的說道。

    “你恐怕忘記了,我是聖騎士,戰場上更嚴峻的局勢我都面對過,這是首領的義務,是我必須承擔的責任。”

    卡洛斯不知道自己在矯(情q ng)什麼,就是不像服軟。

    “抱歉。那我先休息片刻,到時間了你到我。”

    克羅米似乎被卡洛斯的話語觸動,不再糾結,找了塊能靠背的石頭做下假寐。

    而卡洛斯望了望遠山,不知道在想什麼。

    這時候居然有士兵說夢話。

    “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