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4章 卡式潛入法

第524章 卡式潛入法

    ();        看,我們發現了什麼?

    一個落單的恐懼衛士!

    恐懼衛士體內的邪能元素濃度是地獄獵犬的六倍,去掉頭摘掉盔甲,可食用部位比例高達百分之六十七,是不可多得的優質獵物。

    它接近了。

    它考古來了。

    它距離卡洛斯藏(身sh n)的草叢不足三米啦。

    兩米。

    一米。

    恐懼衛士試圖用它手中的長柄武器去戳那一叢看上去很可疑的迷之草叢。

    卡洛斯跳了出來,口中高喊著德瑪西亞!!!啊,咳咳,高喊著為了聯盟!!!

    恐懼衛士變成了無頭恐懼衛士。

    狩獵大成功。

    “這種智商,一萬年前暗夜精靈怎麼會打的那麼辛苦?”

    卡洛斯低頭觀察著被蘊含邪能的血液腐蝕出痕跡的刀刃,有些疑惑的問道。

    “可以靠力量碾壓,動什麼腦子。燃燒軍團的可怕在于他們無窮無盡的數量。單論個體實力,能夠錘爆那些虛空惡魔的大佬多了去了。”

    克羅米一邊解說,一邊接觸幻術,那從迷之草叢後面,赫然還有二十八個背著炸藥包的猛男。

    “也對,不是偷襲得手的話,要解決這家伙恐怕還要費一番功夫。”

    卡洛斯動了動有些發麻的手腕,認同了克羅米的說法。

    戰場上斬首固然帥氣,但是真不是常規的對敵招式,梟首這個恐懼衛士,卡洛斯因為是初見殺,使用了最大出力,結果堪堪成功。

    玩游戲是一回事,真正面對是另一回事,卡洛斯有些心里沒底,又在無頭恐懼衛士的(身sh n)上戳了一劍。

    還行,(肉r u)質不算硬。

    然後用刀刃在恐懼衛士的盔甲上銼了幾下。

    這就不樂觀了,這些惡魔的盔甲很硬,卡洛斯手里的精品刀劍也只能留下劃痕。

    軍團科技,果然震撼人心。

    卡洛斯不抽煙不賭博不燙頭,對于生活品質的要求其實相當低,唯一的(愛 i)好就是收集各種盔甲武器,興致來了甚至親自下場掄大錘。

    所以卡洛斯手里的武器可以說品質都想當的贊,是神器以下的極品。

    然而代表的凡人工藝高峰的武器並不能有效擊穿軍團護甲,這就意味著聯盟軍隊目前對上燃燒軍團問題大發了。

    工(欲y )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果然種地攀科技才有未來。

    “你確定這些惡魔沒有心靈感應、精神共享之類的異能?”

    “沒有。”

    “死亡之後不會來一發焚(身sh n)爆?”

    “你不是剛殺了個嘛。”

    “與我想象中的惡魔不太一樣啊。不是說燃燒軍團的惡魔死了之後(身sh n)體會化為灰燼嗎?”

    “這是哪門子的惡魔?”

    “咦!不是嗎?”

    “嗯……真要認真說的話,有一部分惡魔死亡之後是會快速腐朽,但是你宰掉這個明顯不是。”

    克羅米思索便可,給出答案,從側面印證了卡洛斯的想法。

    薩格拉斯果然法力無邊啊。

    恐懼守衛並非扭曲虛空的源生惡魔,而是艾瑞達人轉化而來,有血有(肉r u),而末(日r )守衛恐懼魔王一流的原生惡魔,則在生命形式上更加接近混沌本質。

    “我很害怕那些惡魔會有些奇奇怪怪的天賦能力,會引起它們的警惕。你也明白,這次的任務,潛行玩法,很容易,一但引起警覺,咱們基本就涼了,哪怕你會飛,也得玩完。”

    卡洛斯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塔納厘惡魔。

    “傲慢唄。”

    克羅米無所謂的說道。

    “哈?!”

    卡洛斯不明所以。

    “燃燒軍團作為一個整體是在太過強大了,所以它們不屑于搞這些。你說的那些天賦能力我們龍族都有,但是並沒有什麼用。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小花招不值一提。死上幾個惡魔士兵算什麼,只要傳送門打開了,鋪天蓋地的軍團惡魔會毀滅一切。”

    克羅米本來並不想說這麼多,但是她突然想起了當年的流沙之戰。

    一萬年前的上古之戰,克羅米還沒有出生,她是通過時間流去窺探當年的(情q ng)景,總隔著一層薄霧。而三千多年前的流沙之戰,暗夜精靈與青銅龍軍團共同對陣其拉蟲人,克羅米是上了戰場的。

    那鋪天蓋地的蟲海和黑曜石巨像,克羅米一輩子忘不了那慘烈的景象。

    所以走神的時候,不自覺的多說了一些。

    結果,等克羅米回過神,發現周圍的人都是一臉的詭異。

    “看什麼?”

    “畫風不對。”

    卡洛斯沒過腦子,真話脫口而出。

    略去隊伍內部的口頭打鬧減壓,隊伍有條不紊的迂回潛行中。

    有克羅米這位精通天知道多少系法師的法爺領路,隊伍成功避開了惡魔布置的無數軍團之眼,順著山勢起伏勾勒出的婀娜曲線利用視野盲區不斷前行。

    “翻過這條溝,基本就到地方了。但是上面有個惡魔駐守的崗哨,我們白天沒法直接穿過去,會被發現的,休息下吧,晚上行動。”

    克羅米思考片刻後,無奈的小攤手,她自己一個人什麼時候都可以,帶著隊伍,就沒辦法了。

    “你的幻術呢?”

    卡洛斯秉承遇事不決問法爺的傳統開著黃腔。

    “別鬧,沒有足夠的施法材料,我拿頭給你維持那麼大範圍的幻術結界。”

    克羅米白了卡洛斯一眼。

    “嗯……現在才中午啊。”

    “我反正是沒辦法。”

    “那個崗哨有多少惡魔?”

    “大概,可能,也許,反正肯定不到十個。”

    得到克羅米肯定的答復,卡洛斯想起了某個叫做康納肯威的大爺。

    戰爭不是請客吃飯,跟隨卡洛斯一起出任務的猛男們每一個都是經歷過戰火洗禮的好漢。在于獸人部落的漫長戰爭中,聯盟士兵們懂得了一個最樸質的道理,怕死的往往是最先死的。

    所以想要活下去,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把敵人殺光。

    哪怕敵人是惡魔。

    潛行者們根據克羅米的提示,小心翼翼的躲開他們無法用(肉r u)眼看到的陷阱,背著炸藥包的壯漢們也放下了負重,掏出了武器。

    而克羅米小心翼翼的觀察著惡魔布置的警戒法術。

    不到十分鐘時間,克羅米的額頭已經冒出毛毛汗。

    她用衣袖擦了擦,對卡洛斯點了點頭。

    “成了,大概三分鐘時間的靜默領域,布置出來了。”

    卡洛斯也點了點頭,準備發起沖鋒。

    在敵人的視力範圍內呆那麼久實在太過危險,卡洛斯準備臨時信奉一下狂戰士信條。

    只要把發現自己的敵人全部砍死,就不算潛行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