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5章 傲慢與偏見還有苟

第525章 傲慢與偏見還有苟

    ();        燃燒軍團從不是一個凝聚的團結的整體。

    從來不是。

    扭曲虛空自宇宙誕生那天起便存在,虛空惡魔的歷史已經不可考究,憑什麼萬神(殿di n)無數次大遠征把扭曲虛空當做免費的窯子想來就來想蒮N耤H

    因為團結就是力量。

    在萬神(殿di n)的遠征軍團面前,虛空惡魔強大的個體實力就是個笑話。

    有史為證————虛空風雲起蒼黃,萬神軍團往里闖。深淵領主吊起打,恐懼魔王到處藏。青銅艦隊茫茫多,薩格拉斯不可擋。看你不爽你有罪,老子泰坦就是狂。啊哈,就是狂。

    在數十萬年的時間里,萬神(殿di n)除了滿宇宙派遣科考船平定秩序觀察生命演化之外,最主要的任務或者說目標就是揍虛空惡魔。

    論數量,扭曲虛空與物質世界類似,無邊無際無窮無盡,虛空惡魔的數量並不比萬神(殿di n)泰坦少,為什麼會被欺凌成這樣?

    因為在阿曼甦爾的光輝號召英明領導下,萬神(殿di n)軍團充分發揮了自(身sh n)主觀能動(性x ng),發揚了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良傳統。

    而扭曲虛空的渣渣們一盤散沙。

    所以當薩格拉斯反出師門豎起反旗後,惡魔們迎來了救世主,團結在薩格拉斯(身sh n)旁的惡魔們終于能夠和萬神(殿di n)五五開了。

    所以大家劃重點。

    混亂才是惡魔的本質,指揮官才是軍團的本體!

    覆滅一個惡魔的觀察崗哨不是什麼了不起的豐功偉績,但是戰斗的過程中卡洛斯察覺到的一些潛在現象令他有了別樣的想法。

    太弱了。

    不是說惡魔的實力太弱了,而是說他們作為一個征服了無數世界毀滅了無數星球的戰爭集團,軍事素養太弱了。

    幾乎就是各自為戰,沒有配合沒有掩護,戰友的死亡既不能激發它們的怒火也不會令它們感到畏懼。

    一個字形容,莽。

    一句話形容,憑本事框選的f2a,你還想要我微((操c o)c o)?

    之前的草叢蹲人頭說明不了什麼,但是這次的正面沖突,卡洛斯對于軍團基層士兵有了清晰的認識。

    可怕又可笑。

    哪怕是自己,艾澤拉斯年度十佳勤奮青年,堅持鍛煉二十多年風雨無阻的人類巔峰聖騎士卡洛斯巴羅夫同志,在技戰術上也不能穩壓這些惡魔,完全是靠著聖光加持的強悍軀體硬吃這些惡魔力氣比自己小動作比自己慢。

    可是在有戰友的幫助下,一刀一個真不是搞笑的。

    整場戰斗連一分鐘時間都不到,小分隊就肅清了這個崗哨,十二個惡魔倒了一地,人類方輕傷三人而已。

    看起來是個好消息,惡魔不堪一擊。

    但是卡洛斯確實背後發涼。

    整個艾澤拉斯有幾個自己這樣的猛男?

    圖拉揚、卡德加、瑪法里奧、伊利丹?

    別往艾澤拉斯臉上貼金了。

    滿打滿算十根手指頭也夠用了。

    而軍團有多少惡魔士兵?

    無窮無盡。

    紙上得來終覺淺,終知世事需躬行。

    虛空惡魔不可怕,燃燒軍團是真的可怕。

    不管上輩子在游戲里刷了多少軍團惡魔交任務,這是卡洛斯第一次真正的面對燃燒軍團。

    四個字總結————心有余悸。

    “處理好尸體,趕緊走。”

    沒有了這處居高臨下的崗哨阻撓,克羅米帶著小幫手們飛快的跑路。

    貼著山崖迂回,穿過一片谷地,爬上對面高坡,繞過一座獨峰,順著山路蜿蜒爬升,在(日r )落之前,卡洛斯一行終于抵達了任務地點。

    “克羅米,你tmd是來搞笑的?”

    卡洛斯將頭探出掩體只是看了一眼就想罵娘。

    憑借常年打仗鍛煉出來的眼力,卡洛斯都不用細數,掃一眼就能確定前面最少五百起步的惡魔。

    而且恐懼守衛、末(日r )守衛、虛空獵犬、地獄火、小鬼、炎魔、魅魔,什麼都有,種類齊全。

    “你才是來搞笑的。卡扎克可是軍團大佬之一,他(身sh n)邊怎麼可能是之前你隨便切切砍砍的雜兵。”

    克羅米不滿的白了卡洛斯一眼,眼神如同看白痴。

    “那還玩個(屁p )啊,閃人吧。”

    卡洛斯低下頭轉(身sh n)就準備走人。

    “你慌什麼慌,我是那種發布必死任務的無良龍族嗎?”

    克羅米的解釋還不如不解釋,卡洛斯本想點頭的,最後忍住算了。

    “你看仔細點。”

    “看什麼?”

    “他們的布置。”

    隨著克羅米的提醒,卡洛斯發現了盲點。

    “這個是……”

    “出工不出力啊。別被他們的數量和體型嚇到。正因為卡扎克的存在,這些家伙都爭著搶著往里靠,看見右手邊那處山谷的隘口了吧,卡扎克應該就在里面。你看看那附近的惡魔,一個比一個嚇人。你再看看左手邊,那兩根石柱子那里,那兒有一條小道,被地形擋住了,我們這里看不清。順著往下走,有個大岩洞,最後塊隱匿符文石就在里面。”

    克羅米解釋完,卡洛斯有點明白了。

    燈下黑原理啊。

    看似十分危險的惡魔老巢,其實……一般危險。

    “炸藥我們運過來了,剩下的事(情q ng)你自己處理吧,我們走了。”

    卡洛斯盤算片刻,果斷準備閃人,什麼任務獎勵統統不要了,命都沒了,要獎勵有什麼用。

    “邪惡在前,正義倉皇逃竄,你還算是個聖騎士嗎?”

    “聖騎士又不是傻【嗶】的代名詞,你當我是傻【嗶】啊。”

    “其實沒有那麼危險的,分批潛行過去就好了。”

    “我知道,問題是怎麼回來。過去容易,炸東西容易,炸了東西怎麼逃命,你告訴我?裝了((逼b )b )還想走,你當卡扎克是吃【嗶】長這麼大的。”

    卡洛斯不是愣頭青,根本不吃克羅米這一(套t o)。

    “你傻啊,傳送啊。開傳送門,我也會的啊。雖然動靜大了點,但是炸都炸了,還怕什麼?”

    克羅米這麼一說,卡洛斯有些了然。

    來的時候翻山越嶺,走的時候一張tp,克羅米果然會玩啊。

    這即視感怎麼這麼強,不就是魔獸爭霸里hum打ud的斷礦流戰術嗎?!

    猶豫了片刻,卡洛斯被說服了。

    排除潛行者去探探路,眾人默默等待著天黑。

    雖然惡魔理論上是不用睡覺的,但是黑暗同樣影響一部分惡魔的視覺感知。

    卡洛斯本著賊不走空的原則,決定干一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