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6章 大聲告訴我︰護甲都是什麼!

第526章 大聲告訴我︰護甲都是什麼!

    ();        直線距離三百米,迂回曲折一公里,就這麼點距離,卡洛斯和他的小分隊整整花費了兩天時間才完成轉移。

    或許是因為燈下黑的原理,或許是因為惡魔根本不關心這所謂的隱匿符文石,當卡洛斯成功的潛行進去岩洞,才發現根本沒有惡魔守衛在這里。

    標準的外緊內松,繞開外面惡魔守衛的層層布防,在岩洞內打眼埋炸藥完全不受干擾。

    甚至還可以生個火烤個(肉r u)。

    生活簡直美滋滋。

    隱匿符文石,沒有見過的人听起來第一印象大概是一塊表面不滿神秘符文的石碑。

    然而……不是的,那真就是一塊石頭。

    一塊黃褐色外表的巨石。

    外型並不規整,總體看起來像個橘子的巨大石頭。

    從風格上看得出來,應該是獸人的手筆,或者準確點講是耐奧祖的手筆。

    粗獷卻有效。

    因為害怕是用聖光法術會引起惡魔的警覺,所以卡洛斯放棄了用聖光之眼掃描一番的打算。“這東西布置在這顆星球的魔法節點上。之前三塊隱匿符文石連成一個三角形覆蓋住了整個區域,隔絕了任何的法術窺查。雖然之前被你們毀掉了兩塊,但是只要有這東西存在,所有預言類的法術就不能對它周圍的區域使用。”

    克羅米看著猛漢們在一旁刀劈斧鑿的埋設炸藥,對若有所思的卡洛斯解說道。

    “問一句。”

    “說。”

    “毀了這東西,你想探查什麼?”

    “當然是燃燒軍團的動向。”

    “阿克蒙德?”

    “不僅僅是阿克蒙德,還有其他惡魔。”

    卡洛斯和克羅米畢竟是年輕的人和年輕的龍,根本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x ng),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有螻蟻在呼喊吾之名諱,找到它們。】

    獸人儀祭場,(肉r u)眼不可見的虛空裂痕另一邊,污染者阿克蒙德感應到了有什麼在呼喚自己。

    雖然虛空裂痕的尺寸還不夠阿克蒙德真(身sh n)穿越,但是將意志投放過去一部分,已經足夠。

    于是,包括卡扎克在內的惡魔,都聆听到了統帥的命令。

    因為當量足,所以不需要深入爆破,在底部鑿出安置炸藥包的缺口,然後密密麻麻圍了一圈,最後放上一個懷表引信,定好時間。

    埋設炸藥的工作大約半個小時就完成了。

    “接下來干什麼?”

    卡洛斯松了口氣,正事算完了。

    “你想去搞搞破壞也行,想直接走也行。”

    克羅米無所謂的聳聳肩。

    “那當然是……”

    卡洛斯話還沒有說完,一股惡寒的感覺席卷全(身sh n)。

    “逃!”

    其他的聯盟士兵還好,在場的唯獨卡洛斯和克羅米知道,就在剛才,發生了一些什麼不好的事(情q ng)。

    那是只有實力到達一定層次的強者才能明白的感受。

    就在剛才,一個【龐然大物】籠罩住了整片天空。

    張揚、肆虐、惡毒。

    無可匹敵,無可違逆。

    僅僅是自(身sh n)存在的氣息,便令卡洛斯的(身sh n)體忍不住微微顫抖。

    克羅米的表現也沒有好到哪里去,她的臉都白了,如同冬(日r )最純潔的雪花。

    然而無知就是最大的原罪。

    “這個感覺是……”

    “阿克蒙德來了!”

    【找到你們了,螻蟻。】

    一瞬間,所有的惡魔躁動起來,因為偉大的軍團統帥下達了命令————將祭品獻上。

    虛空裂隙之上,阿克蒙德用自己堪稱恐怖的實力強行跨越億萬光年的距離,將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投(射sh )到德拉諾,形成了一只眼楮。

    阿克蒙德不介意耐心等待,時間本就站在燃燒軍團這一邊,耐心是走向成功必要的品德。

    但是漫長的等待依然令阿克蒙德感覺煩躁。

    所以它不介意宣泄力量為自己找點小樂子。

    “趕快傳送我們走!”

    卡洛斯大聲喊道。

    “不行,空間被鎖定了。”

    克羅米已經帶上了哭腔,配合上侏儒女子特有的尖銳聲調,所有人都知道,事(情q ng)大發了。

    “那還等什麼?跑啊!”

    卡洛斯轉(身sh n)走到炸藥堆旁,將引信懷表的指針撥了撥,接著帶頭沖出岩洞。

    逃命中卡洛斯發現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似乎惡魔犯了傻,仔細想一想,它們似乎集結在了隱匿符文石的正上方,各種偵測法術瞎((逼b )b )亂照。簡直和玩游戲看著小地圖紅點位置找不到任務物品一樣蠢。

    壞消息是帶翅膀的惡魔發現了卡洛斯的行蹤,犯傻的惡魔們殺過來了。

    平心而論,侵入德拉諾的軍團惡魔數量並不算多,大部分還在儀祭場護衛召喚阿克蒙德的儀式。

    追殺卡洛斯一行的惡魔數量粗略估計也就三百上下。

    如果卡洛斯(身sh n)邊的這些人都有一個打十個的能力,那麼這將是一場酣暢淋灕的戰斗。

    問題是能嗎?

    不能啊。

    卡洛斯自己都沒有打十個的自信,說個**。

    地上的惡魔還好說,比賽跑路而已,問題是天上的惡魔。

    在一群文字大小的黑影中,有一個馬蜂個頭的家伙,卡洛斯僅僅是回頭瞥了一眼,就覺得頭都大了一圈。

    霸主,卡扎克。

    “怎麼辦?”

    “先跑。”

    “跑得掉?”

    “被鎖定了。”

    “反打?”

    “打不過。”

    劇烈運動中,根本沒有長篇大論的余地,卡洛斯和克羅米的交談基本都是一個詞兩個詞的往外吐。

    這次行動帶出來的人,體力沒有差的,都是聯盟的好手,都是人類中的筋(肉r u)男,但是越是跑,越是心驚膽顫。

    因為惡魔的(身sh n)影越來越清晰了,雙方的距離越拉越近了。

    一路向北,越野跑酷,卡洛斯他們終于在被飛行惡魔追上之前離開了山區光禿禿的地形,一頭鑽進了丘陵樹林。

    “什麼(情q ng)況,想明白沒有?”

    一路上克羅米狀態都不對,卡洛斯在短暫的休息中,喘著粗氣問道。

    “我在檢查自己的狀況。不可能的,哪怕是阿克蒙德也不可能的,毫無征兆的封鎖空間。”

    “所以呢?”

    “被封鎖的其實是我。”

    克羅米施展了一個法術,于是卡洛斯用(肉r u)眼也能看到,一些虛空中滲透出的暗影能量如同鏈條一般鎖在了克羅米的(身sh n)體。

    “別管我,你們逃命吧。”

    克羅米慷慨激昂的說道。

    好的大王,沒問題大王。

    卡洛斯差點就點頭了,于是他調動聖光之力試圖驅散那些暗影鎖鏈,卻驚喜的發現被鎖住的不僅僅是克羅米,還有自己。

    “有難同當才是戰友間該做的事(情q ng),怎麼能放任你一個人遭罪。”

    卡洛斯義正言辭的說道。

    “你相信我嗎?”

    克羅米問道。

    “信信信,你說啥我都信。”

    “那就別跑了。”

    克羅米說完,掏出一堆瓶瓶罐罐開始緊急布置魔法陣。

    而天空中,惡魔的(身sh n)影越來越近,遠方,惡魔的腳步聲隱約傳來。

    伴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隆,克羅米強行施展了傳送術。

    “這里是?”

    卡洛斯剛剛松了口氣的心(情q ng)又緊張起來。

    這里不是聯盟的營地啊。

    “這里是惡魔儀祭場,召喚阿克蒙德的地方。”

    克羅米解釋道。

    “哈?!”

    “利用隱匿符文石被破壞帶來的魔力激((蕩d ng)d ng),我用暗影能量作為坐標進行的反向召喚傳送。”

    克羅米解釋完,卡洛斯突然有點明白了。

    不愧是打過流沙之戰的青銅龍。

    惡魔傾巢出動去追自己一行,克羅米一招斗轉星移,這是要強行換家啊!

    換家樂,樂換家,死中求活,高,實在是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