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7章 力量本身並不可怕

第527章 力量本身並不可怕

    阿克蒙德本(身sh n)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出現在他面前。

    克羅米利用她專業搞事幾千年的敏銳直覺創造出了一個近乎完美的契機,以至于卡洛斯數十年後曾經感嘆————想當年老子差點就宰了【污染者】。

    守衛召喚儀式的惡魔衛士被調走,剩下的分散在廣闊的儀祭場各處,真正守衛虛空裂隙的,只有寥寥十數魔。

    天賜之機,此時可以說是阿克蒙德(身sh n)邊護衛最薄弱的時刻,而虛空裂隙的尺寸,足夠克羅米和卡洛斯穿過去傳回來的玩上一下午。

    阻擋在卡洛斯屠“神”之路上的最後一個障礙就是……

    打不過。

    力量本(身sh n)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對力量一無所知。

    與(身sh n)邊亢奮的“腳男”不同,克羅米和卡洛斯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阿克蒙德的可怕。

    僅僅是一個從未見過甚至听都沒听說過的法術,一個由暗影與邪能構成的大眼珠子,卡洛斯的雙手在顫抖著,用余光瞥一眼克羅米。

    嗯,還好,克羅米的表現也沒有好那去,眉頭都快皺成狗不理了。

    就如同只有上了考場,才知道平時學的玩意兒有什麼用。

    只有真正確認過眼神,才知道是不是不該惹的人。

    對不起,阿克蒙德,我擋了你的路,我想活下去。

    時間就是空間,時與空從來都不是獨立的屬(性x ng)。

    虛空裂縫,隔開的不僅僅是卡洛斯與阿克蒙德,不僅僅是過去和現在,更是兩個世界。

    卡洛斯從來沒有想過能在這里對阿克蒙德干些什麼,本(身sh n)也辦不到。

    但是破壞儀祭場,干擾召喚儀式,令阿克蒙德將領德拉諾的計劃落空,這本(身sh n)就是一場空前的勝利,其意義甚至大過于之前所有的戰爭。

    想明白,想透徹,卡洛斯終于再次從【統帥】變成了【戰士】。

    不再思考利弊得失,不再掛牽凡塵夙願,用了整整兩年時間才調整好的心態,僅僅因為阿克蒙德的氣勢就發生了改變。

    這一次,哪怕是(身sh n)為【法師】的克羅米都察覺出了卡洛斯的變化。

    畏懼,消退。

    狂(熱r ),顯現。

    辣個男人,回來了。

    阿克蒙德的魔化之眼處于虛空裂隙之上,虛空裂隙位于邪能之池上,六個獸人術士引導著的暗影法陣維持著這一切的平衡。

    張開聖光之翼,卡洛斯蠻不講理的躍起對著阿克蒙德的魔化之眼就是一記跳劈。

    “白痴嗎?”

    克羅米嘟囔了一句根本不想摻和其中,一記火球術砸向獸人術士,熾(熱r )的大火球卻被無形的屏障阻隔。

    這時候,克羅米才驚覺卡洛斯那詭異的戰場直覺。

    不解決阿克蒙德的法術,根本無法破壞召喚儀式。

    完全違反經典力學的隔空對拼,終究以卡洛斯的失敗結束,聖光與邪能的沖撞引起大地異常的震顫,阿克蒙德的魔化之眼卻完好無傷。

    一束紅色的電光快如閃電,卡洛斯本能的在落地瞬間就開啟了聖盾,抵擋住了阿克蒙德最出名的必殺法術【死亡一指】。

    然而他(身sh n)邊的兩個戰士就沒有這樣的好運氣,整個人連同武器盔甲衣物統統化為灰燼。

    “別被欺騙了!那些獸人根本不是引導者,而是電池!我來擋住它,你去殺了它!”

    卡洛斯眼中迸(射sh )出的聖光將軍團惡魔的鬼蜮伎倆照出了原型,他的提醒,令克羅米回味過來。

    看似在引導法陣的獸人術士,其實只是“祭品”,真正主持召喚儀式的,另有其人。

    而卡洛斯口中的兩個它,後者指的真是隱藏起來的那個惡魔。

    沒有隱藏實力的余地,克羅米終于恢復巨龍的形態。

    阿克蒙德的魔化之眼轉過方向,卡洛斯蓄力又是一擊,破事魔化之眼將注意力轉回自己(身sh n)上。

    “不準分神!”

    克羅米升至半空,魔力匯聚雙眼瘋狂的掃視儀祭場。

    沒有,沒有,還是沒有,魔力的匯聚一直都在邪能之池,並沒有流向其他地方,暗地里的引導者在哪里?

    當然是在邪能之池里!

    突然醒悟,克羅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感受到巨龍口中匯聚的龍息,阿克蒙德的魔化之眼再次轉向,卡洛斯一記類似于靈車漂移的詭異轉向,再次擋在了魔化之眼面前,聖盾瞬間重啟,又一次擋住了阿克蒙德跨越億萬光年施放的必殺法術。

    “不準ot!”

    沒有人知道卡洛斯喊的“歐提”是什麼鬼,也沒有功夫去思考是不是還有非提和亞提,突襲帶來的混亂時間已過,惡魔正迅速的回援,哪怕呆在卡洛斯(身sh n)邊有著額外的士氣加成,但是聯盟的勇士們對付零星的惡魔還可以,對付成建制的惡魔部隊,根本傷亡不起。

    很快,克羅米完成了魔力的匯聚,蘊含著它本源力量的龍息轟擊在邪能之池中央,沖破無形的屏障引發劇烈的能量亂流,暗影之力肆虐,飛濺的邪能之液燒灼腐蝕觸踫的一切,在原本的邪能之池地步,一顆大眼珠子痛苦的顫抖著。

    不同于眼魔,也不同于阿克蒙德施展的魔化之眼,那是一顆帶有眼柄,眼柄末端有著觸須的怪物。

    吃了克羅米一記滿蓄力龍息,怪物痛苦不堪,而失去了它的引導,卡洛斯第一次真正的“傷害”到阿克蒙德……的法術化(身sh n)。

    二十八個勇士,在短短不到一分鐘的戰斗中,已經倒下了十七人,但是剩下的勇士早已經生死拋諸腦後。

    甚至不用眼神的交流,這些勇士第一時間殺向那些獸人“電池”,失去了祭品和引導者,虛空裂隙開始失衡,空間亂流開始出現。

    “凡人,你很不錯,加入我們吧,名譽、地位、力量,你能想到的一切,我都能給你。”

    阿克蒙德的聲音穿越時空傳來,卡洛斯的表現得到了【污染者】的賞識。

    “我要的……”

    卡洛斯看著魔化之眼,喘著氣爭取時間恢復激((蕩d ng)d ng)的氣息。

    “你要什麼,說出來吧。”

    阿克蒙德蠱惑道。

    “我要的,自己去取!”

    卡洛斯嘶嚎著,第一時間再次開啟聖盾術,沖向虛空裂隙,將聖光灌注于刀刃之內,將刀刃擲入裂隙之中。

    暴怒的阿克蒙德引爆了魔化之眼,巨大的沖擊直接將克羅米沖飛。

    當克羅米艱難地在裹挾著砂石的狂風中穩定(身sh n)形時,卻是發現已經極端不穩定的虛空裂隙中,一只粗壯的手臂探出其中,巨大的手掌握住卡洛斯,正試圖用蠻力摧毀卡洛斯勉力維持的聖光壁壘。

    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克羅米俯沖而下,不介意任何代價也要創傷阿克蒙德。

    哪怕強如阿克蒙德,強行將(身sh n)體置于兩個世界也是要承擔巨大風險的,如果能斷掉阿克蒙德一臂,犧牲一個克羅米又如何!

    在儀祭場,短暫而激烈的戰斗引起的震((蕩d ng)d ng),就是最好的信號。

    幾千里之外的影月谷,耐奧祖久違的施展了薩滿的手段。

    “大地的元素啊,听我號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