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8章 我于殺戮中綻放

第528章 我于殺戮中綻放

    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千個元素之靈匯聚在一起足以引發自然的奇跡。

    對于燃燒軍團來說,耐奧祖是個不折不扣的二五仔,他辜負了阿克蒙德的信任,背叛了與基爾加丹定下的契約。

    但是耐奧祖抽煙喝酒燙頭,他是個好獸人,好酋長。

    至少到目前為止,耐奧祖對得起同胞們的信任。

    軍團太君實在太猛,不可力敵,只能智取。

    耐奧祖不是古爾丹那樣意志堅定的投降派,為了力量可以不擇手段,他的心中還有獸人的概念,還有先祖的榮耀。

    所以在曲意迎合的假象下,耐奧祖策劃著一出驅逐燃燒軍團的苦(情q ng)戲碼。

    依靠基爾加丹傳授的(禁j n)忌知識,依靠惡魔之血帶來的力量,獸人從苦苦掙扎的困境中一躍而起,翻(身sh n)農奴把歌唱,當起了德拉諾的扛把子,把昔(日r )的“主人”與“強敵”踩在了腳底下狠狠的摩擦。

    但是各個氏族的酋長們隱約能夠感覺到,事(情q ng)有些不太對。

    耐奧祖在維持著獸人部落的同時,也在暗地里不斷抗爭著。

    命運也給了他這個機會。

    耐奧祖的一言一行瞞不過基爾加丹,欺詐者從未真正信任過這個影月氏族的老獸人。

    但是基爾加丹與阿克蒙德的塑料兄弟(情q ng)給了耐奧祖機會。

    論掌控暗影的實力,一百萬個耐奧祖加起來也不夠阿克蒙德死亡一指biubiubiu。

    但是在背棄薩滿之道前,耐奧祖才是德拉諾元素之靈的寵兒。

    這一次,耐奧祖請求、懇請、哀求、約束、桎梏、強迫、壓迫,用盡一切方法,再一次取得了自然的力量。

    這一次,耐奧祖遠在千里之外,卻發動了令高山崩塌,令滄海逆流的法術。

    嘴角流著血,安詳而滿足的表(情q ng),耐奧祖癱倒在地前的心(情q ng)是愉悅的。

    獸人的故鄉不需要惡魔染指。

    先祖之魂在上。

    我,耐奧祖,影月氏族的族長,獸人部落的大酋長,不是叛徒。

    惡魔儀祭場,阿克蒙德穿越虛空裂痕的手臂死死的拽住聖光護體的卡洛斯,在發現無法將其拖回扭曲虛空後,便狠狠用力,準備扼殺這個壞了自己好事的人類。

    而天空中,克羅米俯沖而下,軀體鱗片與空氣的摩擦令巨龍形態的克羅米在突破音障的一瞬間,迸發出巨大的聲響。

    阿克蒙德跨越虛空裂痕的手臂感受到潛在的威脅,一陣酥麻的感覺傳到虛空裂痕另一邊的(身sh n)體,令不世的魔神久違的冷顫。

    哪怕是阿克蒙德,強行將(身sh n)體置于兩個世界,也是冒了極大風險的。

    即使是薩格拉斯,擁有毀滅宇宙威能的男人,也不敢將自己與整個世界相提並論。

    阿克蒙德再狂妄,也不會大言不慚的宣稱自己現在比薩格拉斯更強大。

    所以阿克蒙德猛的一縮手臂,放棄了扼殺卡洛斯的計劃,再次試圖將這個惱人的小蟲子拉到自己所在的世界。

    阿克蒙德要用最惡毒的刑法折磨卡洛斯的**,然後奴役他的靈魂。

    折磨做的後果,就是卡洛斯苦力維持的聖光護盾與虛空能量發生激烈的對沖湮滅,整個虛空裂痕的穩定(性x ng)急劇下降。

    而克羅米發現阿克蒙德縮手後,自己的巨龍形態就很尷尬了,再次變幻成侏儒形態,擺出北斗百裂拳的招式實戰出從天而降的拳法,打在了阿克蒙德的大拇指指甲蓋上。

    “啊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噠……”

    發出意義不明的怪叫,克羅米雙臂崩裂濺(射sh )出的鮮血染紅了她的衣袖,阿克蒙德承受不住痛苦,松開了手掌,卡洛斯逃出生天。

    虛空裂隙的存在愈發不穩定,散溢著虛空渦流的裂痕對面,阿克蒙德不敢再次嘗試將軀體進行跨位面穿越。

    但是魔神的意志卻清晰無誤的跨越時空的阻隔,映入卡洛斯的心靈世界。

    “你的堅持一無是處,你的世界終將毀滅,凡人,最後的機會,加入我們,加入偉大的燃燒軍團。”

    “再見。”

    聖騎士對于戒律的解釋,實際上是對聖光奧秘的一種掩護。

    短時間內多次使用聖盾術,會令聖騎士的心靈產生巨大的空隙,這也是阿克蒙德可以洞穿卡洛斯的意志屏障直接在他心靈視界投影的原因。

    阿克蒙德不是第一次與聖光為敵,該如何對付聖光的使用者更是駕輕就熟。

    在卡洛斯說出再見後,阿克蒙德的(身sh n)形突然龐大起來,試圖在精神上摧毀這個不知好歹的聖騎士。

    但是,艾瑞達最強大的術士,燃燒軍團最強大的戰士,污染者阿克蒙德失算了。

    卡洛斯不是訓練場里溫和的幼苗,三次聖盾術不是他的極限,當聖光壁壘再次閃耀,阿克蒙德永久的失去了它的一部分法力。

    雖然與阿克蒙德深不可測的實力相比,卡洛斯的小伎倆造成的實質損傷甚至沒有克羅米的沖擊來的大,但是這種羞辱令污染者暴跳如雷。

    就如同我被跳蚤跳臉了不說,它還((舔ti n)ti n)了我一般。

    憤怒使阿克蒙德理智蒸發,一團碧綠的魔火出現在卡洛斯和克羅米面前。

    等到卡洛斯在自己的心靈視界斬殺了阿克蒙德的幻象回過神來,已經失去了最佳的應對時間。

    而克羅米,那全力的一擊不僅成功傷害到了阿克蒙德,更是重創了自己,此刻正在使用喘氣回血**。

    于是,無人針對的魔火擴散開來,瞬間竟成燎原之勢。

    “撤退!”

    遠方,回援惡魔的(身sh n)影越來越近,(身sh n)側,魔焰滔天,最後三名幸存的勇士听到卡洛斯的呼喊,撤出戰團,靠了過去。

    然後卡洛斯發現克羅米呆立原地無動于衷,就靠過去一把抄起克羅米,然後……

    我曰!老子的腰!這小娘皮好tmd沉!!!

    突如其來的(騷s o),閃了卡洛斯的腰,與阿克蒙德對抗過的勇士差點被克羅米閃死,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不知道克羅米發呆的原因,卡洛斯一時之間也沒有什麼精力去分析啥,逃命才是正道理。

    而卡洛斯從四次元菊花掏出一卷看起來就很金貴的卷軸,更是令最後三名心存死志的勇士突然有種逃出生天的錯覺。

    雖然對系統君各種猜疑各種估計各種詆毀各種**叨,但是不可否認,外掛這東西用不用是一回事,有沒有是另一回事。

    【回程卷軸】

    與傳說中的回城卷軸只有一字之差,效果確實差不多。

    雖然貴的卡洛斯(肉r u)痛,但是這也是他出來浪的最大資本。

    腳下的大地不斷震顫著,裂縫出現在山體各處,一場大災難正在進行中,卡洛斯瘋狂的將殘存的力量灌輸進【回程卷軸】,卻無法成功激發。

    “克羅米,要死啦!搭把手啊!!!”

    渾渾噩噩中,似乎听到了卡洛斯的召喚,克羅米伸出了自己的小胳膊將手掌印在了卷軸上。

    隨後,便是元素之靈的怒嚎參雜著魔焰滔天。

    群山,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