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29章 我奎良奎影不當戰神好多年

第529章 我奎良奎影不當戰神好多年

    轟鳴的雷霆,咆哮的怒焰,群山崩塌,逆浪沖天。

    這就是魔神的威能,這就是阿克蒙德的囂張氣焰。

    當我降臨,這個世界的命運就注定只有毀滅。

    當我凝視,凡人癲狂吧恐懼吧,死亡也無法幫助你逃脫。

    雖然這一切的背後是耐奧祖的推波助瀾,是基爾加丹的陰謀算計。

    但是黑暗之門,聯盟的營地,幾萬雙眼影望向北方混沌翻涌的雲層,感受著大地的震顫,恐慌在蔓延。

    “卡洛斯呢克羅米呢其他人呢發生了什麼”

    圖拉揚傾注聖光試圖挽救勇士的性命,但是千瘡百孔的身軀被邪能腐蝕的太過徹底。

    “王說…王上說…說……”

    “卡洛斯說了什麼”

    “逃,快逃。”

    “卡洛斯人呢回答我,他人呢”

    “圖拉揚,冷靜點,你冷靜點,他已經死了。”

    卡德加說完,立刻發現自己說錯了話。

    “我的意思是你手里這個可憐的家伙,他已經死了。”

    “還有一個,一定要救活他,我們必須知道發生了什麼!”

    突然出現在營地的兩個家伙,都是與卡洛斯一同出發的成員,隨後便是天地異象。

    有什麼事情發生了,但是聯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這種情況非常的糟糕。

    能說話的救不活,情況好點的陷入了深度昏迷。

    逃,快逃,到底有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了,要逃走。

    哪怕是真的,卡洛斯說過這個,是要同行的人員逃走,還是借他們的口,要聯盟撤退

    情報不足,全靠腦補,圖拉揚一個頭兩個大。

    可惜卡洛斯已經沒有余裕去考慮圖拉揚的感受了,因為這此時此刻,他明白了什麼叫大寫的尷尬。

    星海之中,一處離塵鎖世的半位面空間,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還有一位老流氓。

    麥迪文正在毯子上使用小狗式辛勤耕耘,渾然不知一旁多了位逃票的觀眾。

    那個……

    我說……

    阿諾……

    會被殺的吧……

    卡洛斯此刻大腦一片混沌。

    前一刻還與阿克蒙德血戰鋼鋸嶺,玩著超級英雄總是在最後一秒逃出生天的把戲,下一秒就突然從b級片現場穿越到了a片現場。

    腦子有點亂,靜靜出差不在家,我該想誰在線等,急。

    “謝謝啊。”

    麥迪文突然說話。

    “不用謝。”

    卡洛斯隨意接了話。

    “哪怕是老夫,在這種時候受到驚嚇也會產生心理陰影的。”

    一邊解釋著,麥迪文一邊加速沖刺,然後在“額啊”的悠長呻吟中,星界法師提起褲子打了一記響指,畫風一變,卡洛斯已經置身于富麗堂皇的會客廳。

    “請問發生了什麼”

    卡洛斯此時已然沒有從世界觀受到沖擊所產生的暈眩中清醒過來,智商處于離線狀態。

    “有趣,真是有趣。看樣子你知道我是誰,而我卻對你沒有什麼印象。不過,看在你來自艾澤拉斯的份兒上,我姑且認為你是朋友。朋友來了有好酒,且飲上一杯吧。”

    麥迪文又是一記響指,魔法餐具自己動了起來,斟滿好酒的高腳杯自己飛到了卡洛斯手上。

    痛飲美酒,卡洛斯反復的在意識世界不斷追尋斷線的記憶,真實的感受通過五感傳來。

    這不是幻覺……

    自己不是在做夢,也沒有靈魂出竅。

    “克羅米!!!!!!!我甘霖娘耶”

    在淒厲的哀嚎中,卡洛斯回魂了。

    “哦(一二三四聲漸變)。”

    麥迪文突然臉上浮現出玩味的笑容。

    “看來,你也是個有故事的人。那麼,能否自我介紹一下,陌生的訪客。”

    “我姓卡,卡傲天的卡……”

    卡洛斯突然給了自己臉上一拳,腦子還是很亂。

    “尊敬的守護者閣下,我是卡洛斯.巴羅夫,奧特蘭克之王,聯盟的大元帥,一個虔誠的聖騎士。”

    “守護者,多少年沒有听到這個名號了……你認識我哎,我也問了個傻問題,卡洛斯.巴羅夫,巴羅夫家族一直是提瑞斯法議會的支持者,你見過我的畫像不奇怪。”

    麥迪文自嘲的笑了笑,然後小酌一口,然後收起了笑容,用緩慢的語氣鄭重的問道。

    “那麼,尊貴的客人,能如實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您請問。”

    卡洛斯立直了身體。

    “艾澤拉斯現在怎麼樣了。”

    “啊!”

    卡洛斯完全不知從何說起,甚至不明白麥迪文這個問題是什麼意思。

    “好吧,換個問題。耐薩里奧……就是那個黑龍之王,還好嗎”

    “被伊瑟拉、阿萊克絲塔薩、瑪里苟斯追殺,最後墜海,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這樣啊。”

    麥迪文提問的時候,注意力一直放在卡洛斯的臉上,有一種其實並不關心問題答案的感覺。

    “那麼尊貴的客人,是否願意為我這個糟老頭講一講您的故事呢”

    “我真傻,真的……”

    悲從心來,卡洛斯開始講述自己剛才的經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龍憎神煩克羅米,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

    听完卡洛斯的講述,麥迪文肆無忌憚的大笑著,心情十分愉悅。

    而在振聾發聵的笑聲中,卡洛斯才發現,自己居然對一個“陌生”人如此毫無戒備,幾乎是一種心理暗示層面的親近。

    冷汗布滿後背,卡洛斯有些後怕。

    這個看起來像是麥迪文的家伙,在平靜的表象下,強的令人發指。

    “我想我知道原因了。”

    “嗯,額,啊”

    “你剛才不是說阿克蒙德最後對你使用了精神攻擊嗎”

    “對。”

    “那麼,同樣的,克羅米也遭受了阿克蒙德的精神攻擊。而且很明顯,你擺脫了惡念的時候,她還在苦苦抗爭。”

    “似乎……是這樣的。”

    卡洛斯回憶著當時克羅米的表現,好像是那麼一回事。

    “而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我這里,我大概也知道原因了。”

    “請賜教。”

    卡洛斯恭敬的站起來鞠了一躬。

    “你差點萬劫不復。”

    麥迪文使用了恐嚇作為起手式。

    “當時克羅米的意志正在和阿克蒙德的邪念做抗爭,你讓她幫助你使用傳送道具,阿克蒙德應該試圖操縱克羅米把你傳送到扭曲虛空,傳送到它面前。你破壞了阿克蒙德的計劃,卻差點把自己送到它的面前。不要懷疑,污染者絕對有這樣的實力。”

    一席話,卡洛斯听的後背發麻。

    “就克羅米那點魔法造詣,在意識抗爭的過程中根本沒有余力幫你計算坐標什麼的。所以她本能的使用了現成的。當年我留在她身上的。”

    卡洛斯听懂了麥迪文所說的每一個詞,卻無法理解這些詞匯組合在一起是什麼意思。

    “簡單的說,你被她坑了,也被她救了。”

    “那我是不是該對她說一聲謝謝”

    卡洛斯的怨念猶如實質一般快要流淌出來。

    “那倒不用。說點實在的吧。現在的問題是你該怎麼回去。”

    “額,閣下這樣的星界法師,送我回去不是易如反掌”

    卡洛斯有些不好的預感。

    “難度登天。”

    麥迪文遺憾的聳了聳肩膀。

    “我已經被艾澤拉斯大結界除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