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30章 血祭血神♂顱獻王座

第530章 血祭血神♂顱獻王座

    “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但是我可以換個角度給你一些啟示。知識就是力量。”

    面對星界法師麥迪文還不進行交流探討,是會被雷劈的。

    所以卡洛斯問出了自己當前最困惑的問題————力量的本質是什麼。

    不是看過幾本騎士小說或者上輩子的修仙流口胡派的裝((逼b )b ),卡洛斯切切實實的遇到了瓶頸,觸摸到了玻璃天花板。

    力量的本質是什麼,不解決這個困惑,奧特蘭克的騎士王永遠只能是一個凡王,一只棋盤上的大螞蟻。

    卡洛斯感覺自己就是傳說中那只玻璃瓶里的蒼蠅,前途一片光明,就是找不到出路。

    仔細剖析自己,卡洛斯很清楚自己手中的“力量”。

    長久以來堅持不懈鍛煉下的強悍(身sh n)軀,千錘百煉生死搏殺下成就的高超武藝,前後五十多年累計形成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以及聖光之力。

    這輩子卡洛斯非常的努力,以至于三十歲之前就站在了人類的武力巔峰。

    憑良心說,在這個時代,卡洛斯已經是洛丹倫單挑第一人,哪怕曾經的老師賽丹達索漢也已經無法在技藝上壓制住曾經的學生,更加年輕強壯的(身sh n)體,卡洛斯有信心三招之內斬殺賽丹達索漢。

    烏瑟爾?

    雖然在聖光的存儲量上卡洛斯自認不如烏瑟爾,不過在聖光的使用技巧上,卡洛斯不是針對誰,白銀之手的諸位都是辣雞。

    至少卡洛斯在考慮與納魯探討人生的時候,其他的初代聖騎士甚至還沒有誰能夠完全復刻卡洛斯的招式。

    差距太大了,卡洛斯甚至無法靠與他們的交流獲得靈感。

    差距太大了,如此牛((逼b )b )的人王卡洛斯依然被超凡生物壓的喘不過氣。

    比如克羅米,平心而論,卡洛斯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全盛狀態克羅米的對手。

    更別提幾大龍王,更惶恐阿克蒙德。

    儀祭場一戰,與其說卡洛斯戰勝了阿克蒙德,不如說是卡洛斯從阿克蒙德手中逃脫。

    要清楚,阿克蒙德隔著一道虛空裂隙威壓德拉諾,中間是幾十上百億光年的物理距離,是成千上萬年的時間跨度,是隔著幾個維度的差別。

    用直白點的形容,阿克蒙德是沿著網線揍了卡洛斯一頓,中間還順手修好了老是斷線的路由器。

    超凡大佬,恐怖如斯。

    想要作威作福當個土財主,卡洛斯已經可以安然享受下半生了。

    但是想要追求點什麼,卡洛斯就必須突破那層桎梏。

    這也是卡洛斯前往德拉諾的一個出發點。

    被維綸那個老好人形象迷惑的人不會注意到,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幾千歲的老怪物,是一個封印了自己暗影之力的前最強術士,是一個真正的強者。

    而這樣的強者選擇了聖光之路,已經能夠說明很多問題。

    不過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維綸再牛((逼b )b ),納魯再iba,麥迪文也不差。

    眼前這個麥迪文可不是在艾澤拉斯被捅得死去活來那個傀儡。

    眼前的星界法師已經是那個多元宇宙橫行無忌的老流氓!

    說人話,就是麥迪文已經重新恢復了自己的力量並且比以往更牛((逼b )b )。

    “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你不會陌生,達拉然的法師經常念叨。但是我不是要告訴你一些老生常談的調調,而是要告訴這句話背後隱藏的含義。”

    麥迪文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停頓了片刻,然後接著說。

    “知識就是力量,但力量並不是知識本(身sh n)。死讀書一無是處,沒有使用者本(身sh n)的強悍實力,知識同樣一無是處。”

    麥迪文再次停頓,觀察卡洛斯的同時也給予他思考的時間。

    “沒有聖光,你掌握的聖光使用方法有用嗎?”

    “沒有。”

    “你能否認你掌握的那些聖光使用方法是知識嗎?”

    “不能。”

    “所以你選擇的道路沒有錯啊!納魯,納魯就是你前進的方向。”

    “可是……”

    “但是你還是錯了。”

    “啊?”

    “你需要的不是納魯的知識,而是納魯本(身sh n)。”

    振聾發聵,響鼓不用重錘,卡洛斯明白了麥迪文的意思,自己之前陷入了思維的誤區。

    納魯作為終極的聖光生物,強悍的不是它們對于聖光的感悟,對于聖光的親和,而是它們本(身sh n)就是聖光。

    它們的存在本(身sh n)就是一種提示,為其他的聖光使用者指明了前進的方向。

    “您……”

    卡洛斯用顫抖的語氣問道。

    “沒錯,我早已經不是純粹的人類,不是是長久以來的習慣,所以維持著人類的外型。”

    聰明人之間的談話,長者對于後背的指導,卡洛斯在得到明確的答復後,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卡洛斯實際上早就對答案有了潛意識層面的認知,卻不願意去深入思考,而麥迪文戳穿了這個美好的肥皂泡。

    那就是對于“人”的認知。

    卡洛斯在內心深處,對“非人”是恐懼的。

    艾澤拉斯的泰坦遺物不要太多,什麼雷電之心上古之血,甚至起源熔爐,想要獲取“力量”,真的不難。

    但是走捷徑依靠外物,我還是我嗎?

    到時候主宰意志的就是是我的“力量”還是我的“思維”?

    然而繞了一圈,麥迪文三言兩語間戳破了這個被卡洛斯刻意回避的問題。

    “看得出來,你是個(愛 i)國者,並且為了艾澤拉斯的未來在殊死奮斗。所以我不介意給予你我能力範圍內的最大幫助。”

    麥迪文端起酒杯起(身sh n)離開主座,走到靠近卡洛斯的座位坐下,探頭低聲細語的繼續說道。

    “這個世界充滿了各種危險,艾澤拉斯面臨無窮的威脅,燃燒軍團亡我之心不死,上古之神死而不僵(陰y n)謀不斷。然而我有心殺敵無力回天,在卡拉贊留下幾個分(身sh n)已經是我所能辦到的極限。”

    卡洛斯下意識的與麥迪文踫了踫杯,小酌一口。

    “但是天不亡我艾澤拉斯,艾露恩把你送到了我的面前。”

    卡洛斯抬起頭,用看神棍的眼神盯著麥迪文。

    對不起,忘記了,你本來就是個神棍。

    “我有個想法,你要不要听一听?”

    麥迪文輕聲細語的蠱惑道。

    “能為我安排一張(床chu ng)嗎,我太累了。”

    卡洛斯笑的很天真。

    這td “和你听說過安利嗎”有啥區別,我信了你的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