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4章黑手團長是阻止工會發展的唯一障礙

第204章黑手團長是阻止工會發展的唯一障礙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戰爭將在今年結束,我的大酋長,戰無不勝的毀滅之錘,勝利終將屬于獸人部落。”

    古爾丹恭敬的跪在了奧格瑞姆面前。

    “那麼術士,你為了我,為獸人,為部落帶來了什麼好消息。不要急,不要慌,慢慢想,我會給你足夠的時間。然後,你最好想一個好點的理由,想一個讓我選擇性遺忘你在燃燒平原做的那些事的理由。”

    奧格瑞姆將靠在椅子旁邊的毀滅之錘提到了雙腿中間,兩只手疊在一起搭在錘柄上。

    “尊敬的大酋長,為了勝利,犧牲是必然的,必須的,也是必要的。同樣的道理,為了勝利,借用惡魔的力量也是理所當然的。”

    古爾丹臉上那有些角質化的皮膚因為笑容而出現了明顯的褶皺,仿佛蛇或者說龍類鱗片一般的視覺效果。

    “哦,是什麼樣的收獲,說出來看看吧,看看是否值得浪費兩千個奴隸,看看是否值得七百個同胞為了你的任性而死在戰場之外,看看是否值得搭上我們安排在燃燒平原的督軍。”

    奧格瑞姆的語氣越來越輕柔,但是手掌握住毀滅之錘的力度越來越大。

    “首先,我的大酋長,雖然我知道你從未真正信任過我,但是我必須為自己申訴一下。”

    古爾丹動作輕緩的站了起來。

    “杰里艾薩.死亡之爪高階督軍的死亡,是矮人的蓄意謀殺,而不是我的過錯。然後,我為部落帶來了全新的力量,足以摧毀聯盟那脆弱防線的,無可比擬的力量。”

    “那麼,是什麼。”

    奧格瑞姆也站了起來,毀滅之錘被部落大酋長提在右手,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向古爾丹。

    “燃燒的烈焰,活著的魔火。”

    古爾丹從腰間拿出一個木制的圓筒。遞給了奧格瑞姆。

    “見鬼,比當初的祝福之血還難聞,這是什麼鬼玩意?”

    奧格瑞姆僅僅拔出塞子,刺鼻的味道就撲面而來。散發著邪能輻射的液體讓大酋長不那麼舒服。所以奧格瑞姆又塞上了圓筒。

    “魔血。”

    “說點我能听明白的,術士,不要賣弄你那陰暗的學識。”

    奧格瑞姆將圓筒還給了古爾丹,然後轉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將毀滅之錘重新放回側手邊。

    “大酋長。您沒有發現嗎?聯盟的那些家伙正在適應戰爭,他們變得越來越難對付。雖然部落的勇士依然在勝利,不停的在勝利,可是我們整整一年,被各種勝利舒服在了被聯盟稱為希爾布萊德的地方。”

    古爾丹說完,森森的笑了起來。

    “你是在指責我,嘲笑我嗎,古爾丹。”

    奧格瑞姆眯起了眼楮,片刻後又恢復了原裝,大酋長決定原諒術士的冒犯。

    “不。偉大的奧格瑞姆,我只是提醒您,部落需要新的武器,能夠決定勝負的武器,能夠摧毀聯盟抵抗決心的武器,就像我們在沙塔斯做的那樣。”

    古爾丹張開了雙臂,講的慷慨激昂。

    “你的意思是我們在他們的飲水里倒魔血?我不覺得人類會喝綠色的,和屎一樣味道的水。”

    奧格瑞姆不吝惜任何機會遍地惡魔之血那糟糕的味道。

    “不,魔血將是獸人的力量之源,一切的力量之源。更強的獸人士兵。更強的死亡騎士,以及,更強的術士,以及被奴役的惡魔。”

    古爾丹小心的措辭。觀察著奧格瑞姆的神色。

    “那麼,古爾丹,你有一個月的時間證明你的生命是有價值的。還有一個月,人類就要開始耕種了,新一輪的戰役就要打響。不要以為你那些空洞的說辭說服了我,你的性命暫時還是你的。只是暫時。”

    奧格瑞姆用指甲點在結實的木制副手上,節奏恰好是古爾丹的心跳頻率,這讓古爾丹感到不太舒服,有一種生命不受自己掌控的錯覺。

    “偉大的毀滅之錘,感謝你的寬容和仁慈,一個月後,您會得到滿意的成果,我保證。←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古爾丹愈發恭敬的回答。

    “那麼,就去完成你的工作吧,你的時間,不多了。”

    “好的,沒有問題。”

    古爾丹離開奧格瑞姆的營帳後,回到了自己的部族駐地,稍微休息了一下,研究了一會卡扎克賞賜的禁忌知識,又抄寫編撰了一部分用于培訓新術士的禁忌魔典,然後留下一個幻影,用法術傳送到了一個隱秘的山洞內。

    “你來晚了,古爾丹。”

    點燃火把,雷德.黑手坐在昏暗的洞穴深處,安靜的等待著古爾丹。

    “因為我以為你需要更多的時間。”

    “所以你錯了,奧格瑞姆更加信任我,因為我比你表現的更像一條狗。”

    “但是從你的語氣,從你的眼神,從你的心跳聲,哦,燃燒平原的督軍不是你,所以你這麼快就來了。”

    古爾丹的語氣充滿了嘲弄的意味。

    “閉嘴,骯髒的術士,你是想和我在這里廝殺一場嗎?真是個好地方。”

    雷德.黑手的臉上出現怒意。

    “未來的大酋長,你就是這麼對待你忠實的支持者嗎?”

    古爾丹的語氣依然充滿調侃,但是神色卻很嚴肅。

    “古爾丹,我不恨奧格瑞姆,我的父親是在一場榮耀的決斗中失敗的,奧格瑞姆贏得堂堂正正。我之所以反對他,只是因為他不能帶領部落,帶領獸人走向勝利,甚至因為奧格瑞姆所標榜的公平,黑石氏族傷亡慘重。我,只有我,黑手的兒子,雷德.黑手,才是真正有能力領導部落的人。”

    雷德.黑手沒有發現,自己的心智已經受到了古爾丹的干擾,不經意間,年輕的黑手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原來自己的誘導方法錯了,這個獸人沉迷于權力地位而不是仇恨。

    “是的,讓我們看看奧格瑞姆成為大酋長後,都干了些什麼?每天都有獸人勇士在戰場上進行著毫無意義的流血廝殺,那些人類如同腐肉上的蛆蟲一般殺之不盡,而我們高貴的獸人卻在因為蛆蟲而流血。”

    古爾丹用一種蘊含魅惑魔力的嗓音說道。

    “但是奧格瑞姆卻讓野石氏族的那個雜種去燃燒平原當督軍。”

    雷德.黑手突然間有些泄氣的樣子。

    “那麼,我能為你做些什麼,我的朋友。”

    古爾丹用溫和的讓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問道。

    短短幾句話之間,古爾丹的聲線語氣反復變化、渾然天成,讓人忍不住懷疑部落的術士(聲優)都是怪物嗎。

    “殺了那個雜碎。”

    雷德.黑手用咬牙切齒的說道。

    “哦,奧格瑞姆身邊隨時有十個以上的劍聖保護,你要我去送死嗎?”

    古爾丹用夸張的神情咋呼道。

    “你知道我說的誰!反正你已經干掉了一個燃燒平原的督軍,也不在乎再干掉一個。”

    雷德.黑手對于古爾丹的冷笑話毫不來電。

    “當然滿意問題,我的朋友。不過……”

    古爾丹拉長了語調。

    “你會得到你想要的。”

    雷德.黑手說完這一句,熄滅了手里的火把,身形消失在洞穴的黑暗中。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沉迷于無聊政治斗爭的蠢貨們,難道不知道只有力量才來帶來真正權勢嗎?爭吧,搶吧,然後等死吧,世界終將熊熊燃燒,只有軍團才是永恆。”

    走遠的雷德.黑手沒有听見古爾丹的肆意狂笑,卻在心里下定了主意。

    “古爾丹,我不會犯奧格瑞姆那樣的錯誤,等我成為大酋長,第一件事就是處死你。但是在那之前,為我所用吧。”(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