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31章 踹死秘

第531章 踹死秘

    一切發生的太突然,卡洛斯的腦子是真的有點亂。

    或者說人總是願意去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情q ng)。

    這……是真的嗎?

    前一刻,卡洛斯還在挑戰魔神的威嚴,下一刻,畫風變了啊,整個世界都變了啊!

    這種沖擊,不亞于當年投胎到艾澤拉斯。

    最大的懷疑,這難道不是惡魔的幻境,是心智的迷宮,是基爾加丹的(陰y n)謀?

    不是,這不是欺詐者的風格。

    理智的分析,卡洛斯首先排除了這種可能(性x ng)。

    不管是精神幻境還是心之迷宮,要麼是在真實的世界利用認知扭曲的方式編織記憶,要麼是在精神世界利用宿主本(身sh n)的記憶編織幻想世界,最終通過不斷的腐化扭曲心靈世界達到((操c o)c o)控人格的目的。

    但是這兩種法術有個共同點,就是對潛意識的((操c o)c o)控,而中了這些法術的人有個共同點,便是邏輯喪失。

    在真實的世界編織記憶,必然有一個法術核心,任何事件的發展都會有一個指向(性x ng),“巧合”會接二連三的發生,編織的世界始終是虛假的,物理法則和魔力運行上會有巨大的破綻。可惜卡洛斯調動聖光之力試圖勘破這一切時,發現毫無作用。

    這一切在物質上是真實的,麥迪文的半位面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一個虛假的杜撰出的空間。

    當然,也有可能是軍團惡魔的詭計,是邪能的特效。

    但是問題來了,真是這樣,不管基爾加丹還是阿克蒙德直接抓自己去拷問不就好了,干嘛搞這些ど蛾子?

    說不通啊。

    那麼自己是沉迷于精神世界嗎?

    更不像啊。

    成為聖騎士最大的隱(性x ng)福利之一,就是意志豁免的強度高的可怕。只要自己不動搖,聖光就不會主動放棄你,只要聖光還眷顧著你,任何心智類的法術就很難對聖騎士生效。

    哪怕恐懼魔王這種玩弄心智的行家里手,也需要在漫長的時間內不斷的削弱目標的抵抗,最後才能利用心靈的漏洞((操c o)c o)作被害者的(身sh n)體。如果被害者是聖騎士的話,恐懼魔王實際上是消滅了被害者的意識,然後取而代之。

    聖光作為秩序側最高位的能量體現,天生就有這種效果。

    卡洛斯還能調集大量的聖光,所以他很確信自己的心智並沒有出問題。

    排除一切的不可能選項後,那麼再離奇的真相那也是真相。

    自己真的被克羅米搞到艾澤拉斯以外的世界,還恰巧遇到了星界法師麥迪文。

    躺在松軟的(床chu ng)榻上,卡洛斯發現自己犯((賤ji n)ji n)了,環境太好,睡不著……

    最後,卡洛斯將褥子扯出來墊在地板上試了試,軟硬合適,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再次睜開眼,第一時間握緊首,蓋在(身sh n)上的是暖和的毯子,而不是冰冷的鐐銬,定了定神,卡洛斯晃晃悠悠的爬了起來。

    桌子上有食物和飲料,卡洛斯也不客氣,自顧自的吃了起來,從窗戶望出去,老流氓正在海灘上玩著我追你,我追到你就讓來嘿嘿嘿的游戲……

    嗯……

    法不法師不清楚,這一點也不傳奇。

    在卡洛斯眼中,麥迪文簡直毀人設。

    “你相信命運嗎?”

    “不怎麼信。”

    “我信。”

    所以在卡洛斯提出這個問題後,麥迪文如此回答。

    “我的過往,你應該听說過一些。我死了,死在安度因手上。然後我的母親復活了我。接著我離開了艾澤拉斯,穿梭于群星之間。這一切對于你來說可能只是十幾年前、幾年前、幾個月前,甚至有可能是幾天前發生的事(情q ng)。但是對于我來說,已經是前塵往事了。”

    “時間流逝……”

    卡洛斯敏銳的抓住了問題關鍵。

    “沒錯,此刻的我,早已恢復了力量,遠比當年更加強大。但是掌握的知識越多,就越是敬畏命運的可怕。所以我湮滅了一顆恆星抽取力量為我自己做出佔卜,為艾澤拉斯佔卜。”

    “那麼……結果呢?”

    卡洛斯的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

    “救世主,是我的孩子。”

    咦?居然不是光與暗的熊孩子!

    “我被艾澤拉斯大結界除外了,除去那幾個分(身sh n),我根本無法過多干涉艾澤拉斯星球發生的事(情q ng)。但是我從來沒有忘記初衷,沒有忘記我曾經的失敗,沒有忘記我的母親我的朋友我的故鄉。”

    麥迪文選了個放松的姿勢繼續說道。

    “力量,我已經有了,如果我能夠回到艾澤拉斯,我敢這麼說︰只要我活著一天,燃燒軍團便休想踏足這顆星球一步。但是比命長,我是活不過虛空惡魔的。所以我開始探求解脫之路。最後,我通過佔卜得到一個明確的啟示。我的孩子將是艾澤拉斯最後的救世主,能夠將艾澤拉斯從必然毀滅的命運中拖拽出來。”

    “……”

    卡洛斯不知道該說什麼。

    “你信嗎?”

    “……”

    卡洛斯不知道說什麼好。

    “其實我是不信的。”

    “!!!”

    話被麥迪文說完了,卡洛斯無話可說。

    “但是有個目標總比無能為力強吧。”

    您是大佬您說了算。

    “所以你的意外來訪,我是真的很開心很高興。我願意幫助你。”

    “幫助我返回艾澤拉斯?”

    “對。”

    “……”

    “……”

    場面突然就很尷尬。

    “我記憶力不太好,您不是說要送我回去難如登天嗎?”

    “是啊,很難,非常難,難度登天。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啊。”

    卡洛斯默默的看著麥迪文裝((逼b )b )。

    “在群星間穿梭,要麼走傳送門,要麼玩星間飛行。艾澤拉斯大結界長久以來一直保護著我們的世界,最大的作用之一就是屏蔽了外界的傳送定位。越是強大的存在要前往艾澤拉斯,走傳送這個路子,消耗的能量就越多。當然,這是句廢話,關鍵在于傳送定位的難度就越大。”

    卡洛斯是真的有些不明白麥迪文在繞什麼圈子了,一頭霧水的同時還有點想唱歌————簡單點,說話的方式簡單點。

    “尊敬的**師閣下,感謝您無私的幫助,那麼,請問我該怎麼配合您的付出,又需要如何補償您的損失?”

    卡洛斯打斷了麥迪文的長篇大論,用真摯誠懇的語氣問道。

    然後,麥迪文的臉上終于有了不自然的神色。

    那是介于尷尬和鬧心之間迷之微笑。

    “相信我就好。”

    麥迪文伸出手拍了拍卡洛斯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