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32章 餿主意

第532章 餿主意

    “不知道你听沒听過這個詞,信任成本。”

    又休息了幾天,卡洛斯在麥迪文的半位面享受著除xxoo之外的頂級款待。

    超過五十個種族的僕從為星界法師提供生活服務,飲食起居無不精致入微,講究。

    而星界法師的圖書館藏書之豐富,令卡洛斯大開眼界,流連忘返。

    無數對于艾澤拉斯的法師來說哪怕只言片語也價值千金的書籍,其中蘊含的知識對身為聖騎士的卡洛斯來說也是開卷有益。

    就這樣,廢寢忘食的徜徉在知識的海洋中忘記了時間流逝的卡洛斯,被麥迪文再次請到會客室,就听到了這麼句話。

    “額……沒有听過。”

    卡洛斯自從想起麥德安這回事兒以後,再見麥迪文總感覺怪怪的。

    “人與人交往的基石是信任,而這種信任是有風險的,其中帶來的收益與損失之間的差額,便是信任成本。”

    “比如?”

    “我幫助你返回艾澤拉斯,你能夠反過來幫助我達成一些目的。然而你也可以在回去之後無視我對你的幫助,以至于我耗費的大量人力物力以及更加寶貴的時間卻毫無收益。這是我對你的信任成本。同樣,你可以接受我的幫助,卻也面臨著我可能欺騙你的後果,這是你這一方面的信任成本。”

    “沒錯。”

    “現在的情況是我們同樣來自艾澤拉斯,文化上的共識是我們信任的基礎。”

    “是這樣。”

    “你知道我是誰,對我有一定的了解。雖然我對你並不是知根知底,但是這些天的觀察,我覺得你是個可以信任的人。”

    “謝謝。”

    口里說著謝謝,卡洛斯卻感覺有哪里不對勁。

    不過睿智狀態的麥迪文,確實非常有魅力,卡洛斯與之交談,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感。

    “所以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如何求同存異。”

    麥迪文停頓了片刻,給卡洛斯整理思緒的時間。

    “從結果上來看,你其實沒有更多的選擇,因為你雖然有著一定程度的法術造詣,但是星界旅行從來不是聖騎士的專長,所以從結果上來看,要離開這里,你就繞不開我的幫助。”

    卡洛斯想了想,沉默的點了點頭。

    “你能承認這點,這非常的好。而我,也並不介意幫助你。”

    麥迪文害怕自己的話語有些咄咄逼人,于是拍了拍手掌,魔法酒瓶和杯子自動運作起來,散溢著凜冽芳香的美酒主動湊到了手邊。

    “但是實際情況是,想要返回艾澤拉斯,真的很難。”

    麥迪文主動與卡洛斯踫了踫杯子,接著一飲而盡。

    “能解釋一下嗎?”

    卡洛斯一飲而盡,做出聆听的姿態。

    “因為艾澤拉斯大結界。讓我想一想怎麼用你能理解的話語來闡述這個事實。”

    麥迪文說道這里,陷入了短暫的沉思。

    “人的一生其實非常短暫,比如我的母親,對于你們來說,傳奇大法師艾格文已經活了八百多年,很長壽是吧。”

    “沒錯,除了精靈,大多數生靈的壽命都在一百年上下,人類就更短了。”

    “你知道我活了多久了嗎?”

    “嗯?”

    卡洛斯不太明白麥迪文這句話的意思。

    “按照艾澤拉斯的時間流逝,我已經活了超過三千歲。大概吧,四千歲也有可能,失去對比,我只能粗略的估計。”

    “!!!”

    卡洛斯心里突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時間和空間,從來不是割裂的。就好比從暴風城到鐵爐堡,你要走兩個月,而我用傳送法術嗖的一下就到了。這中間牽扯的不僅僅是那幾千里的距離,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在艾澤拉斯,或者說在星球上,這種問題還不明顯,或多或少的被無視了。但是在宇宙中,在星界穿梭上,這個問題就非常的關鍵。”

    麥迪文再次停頓,給卡洛斯思考的時間。

    “然後,回到之前我所說的艾澤拉斯大結界。那玩意兒只是個猜想,達拉然的法師們研究了幾百年也沒有證實它真的存在。但是當我離開了艾澤拉斯,在群星間獲取力量之後,卻真實的觸踫到了它。”

    “它……是個怎麼樣的存在?”

    卡洛斯心里涼了一半。

    “很復雜,非常不好解釋。但是對我來說,它阻隔了我定位。我甚至能夠操作留在卡拉贊的分身去做一些事情,能夠清晰的感應到當初我留下的一些手筆還在正常的運作。但是我,在你眼前這個我,卻回不去了。”

    麥迪文說的很玄乎,卡洛斯卻覺得自己听懂了。

    “如果我強行打開一道傳送門返回艾澤拉斯,整個星球都將針對我做出反擊,這是很麻煩的一件事。”

    “那您沒有嘗試在星球外圍開道門,然後軌道空降?真空什麼的對您構不成影響吧。”

    卡洛斯抱著僥幸的心理問道。

    “別鬧,星球外圍?我拿什麼定位?變差一丁點就是幾十萬上百萬公里的距離。連燃燒軍團都辦不到的事情,我可不敢狂妄到自認為比薩格拉斯更加強大。要知道墮落泰坦還要借助永恆之井才能開啟傳送門。”

    麥迪文似乎覺得譏諷一個聖騎士並不能獲得智商上的優越感,很快收斂了臉上的神情。

    “那麼,您能否開啟一道通往德拉諾的傳送門呢?我可以走黑暗之門回家。”

    卡洛斯問道。

    “非常棒的想法,理論上這確實是目前的最優解。但是我不得不告訴你個壞消息,哪怕是我親手打開了黑暗之門聯通了艾澤拉斯與德拉諾,但是我本人,從來沒有去過德拉諾,也沒有任何與德拉諾有關的信標。雖然理論上抽取你的記憶,根據你記憶中的德拉諾星空換算坐標不是不可以。但是……那需要超過三十年的時間。還是理想狀態下的工作效率。”

    听到這里,卡洛斯已經明白了麥迪文的意思。

    時間與空間從來都不是獨立存在的,麥迪文有辦法送自己返回艾澤拉斯,卻沒有辦法送自己返回“正確時間”的艾澤拉斯。

    “更麻煩的還有時間流,就是青銅龍掌管的那個時間流。那玩意兒解釋起來太麻煩,我直接告訴你結果好了。如果沒有合適的切入點,盲目的將你送回去,你很可能會失去【人】的身份,所有時間線的你會坍塌從同一個存在。”

    “那會怎麼樣?”

    “不知道,想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抱歉,我的知識儲備無法支撐我進行推理想象。”

    卡洛斯感覺有些頭大。

    此刻的卡洛斯還沒有察覺到,他已經被麥迪文拉進了學霸的領域,並且已經被繞暈了。

    簡單的說,卡洛斯牌人肉cpu因為強行計算超載荷的數據,功能直線下降。

    “所以,回到最開始的話題,信任成本的話題。我能夠幫助回到正確的艾澤拉斯,但是,我也將付出高昂的代價。那麼你能告訴我,我要如何才能確保你不會爽約,並且是在我無法對你追責的情況下。”

    麥迪文做不漠不關心的神情,說著非常在意的話語。

    “嗯,或許,我們可以簽訂一份魔法契約,一份契印靈魂的契約?”

    卡洛斯想了想,主動提出了麥迪文繞了一大圈想要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