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5章 南山南,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第205章 南山南,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十萬大軍到底有多大?

    很多人,甚至很多軍人根本沒有確切的印象和概念。¥f,

    卡洛斯上一輩子,戰過春運,斗過凌晨六點的地鐵,見識過霧霾中的廣場舞,自以為對數字已經麻木了。

    但是在一次軍事演習中,作為紅軍防守方,在面對藍軍的攻勢時,嚇得兩腿發抖。

    事後,作為陣亡分子領盒飯時,卡洛斯抽空問了下導演部,對面的進攻人數有多少。

    導演部回答,一千一百人。

    這不可能!

    卡洛斯當場就跳腳了。

    那種鋪天蓋地的氣勢,你說一萬人卡洛斯都信,你告訴我只有一千人,這怎麼可能!

    然而不用導演部的人發飆,老班長直接在他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讓他安靜吃飯。

    到最後,他們這些陣亡分子作為後勤保障,見識了紅藍雙方最後一場要點爭奪戰。

    七千人對九千人,在五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戰成了一鍋粥。

    從多屏顯示器中,卡洛斯第一次知道,原來真正的戰爭是如此的震懾人心。

    人上一千,無際無邊,人上一萬,蔽日遮天。

    在重生之前,許多人在網絡上總愛說,十萬人,還沒有我們一個縣的人多。

    然而將高樓大廈的立體空間鋪疊平攤開來,你且看看那是何等寬闊的空間。

    至少,在敦霍爾德城堡,一萬四千多人的部隊所需要的營帳就鋪開了七里的長度。

    “卡洛斯,你要走了嗎?”

    達納斯不舍的問道。

    “也該走了,等戰爭結束,我們有的是時間歡聚。”

    卡洛斯故作瀟灑的笑了起來。

    “哎,路上小心。”

    達納斯也沒有多矯情,只是在好朋友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兩下。

    “回去吧,大戰在即,再多的籌劃準備也不嫌多。”

    卡洛斯想了半天,也沒有想說什麼拉風的告別語。最後湊到了達納斯耳邊。

    “替我照看好奧蕾莉亞。”

    “哈?大名鼎鼎的女英雄需要我照看?”

    猶豫了片刻,卡洛斯還是說出了口。

    “她的精神不太對,戰斗方式太拼了,作為朋友。我很擔心。”

    “……明白了,有機會,我會的。”

    “恩,那我走了。”

    早在兩日前,吉恩邁格雷恩就返回了吉爾尼斯。一天前,戴林普羅德摩爾也繞道返回南海鎮,準備策劃新一輪的海上攻勢。

    而現在,輪到卡洛斯了。

    奧蕾莉亞作為奎爾薩拉斯的特使,自然要留在洛薩身邊。雖然擔心,但是卡洛斯沒有任何立場要求奧蕾莉亞跟自己走,所以只好拜托達納斯幫忙照看。如果達納斯不是個傻子,自然會將卡洛斯的話語透露給洛薩知道,那麼卡洛斯的目的就達到了。

    闊別親人已經許久,卡洛斯歸心似箭。所以他沒有選擇從塔倫米爾走山道返回奧特蘭克,而是準備北上辛特蘭,然後向鷹巢山的老朋友尋求幫助,用獅鷲栽自己這一行人翻越群山,抵達奧特蘭克的東部,然後騎馬返回城市。

    這樣大概可以節約出整整一周的時間。

    難得的國王與大領主之間的聚會。

    在吳平一案之後,洛薩邀請了所有的實權貴族齊聚一堂,對于接下來的戰爭形式進行了研究判斷。包括卡洛斯在內,所有人都同意,應該利用春季。巴拉丁海灣的洋流變道而信風不至的時機,對部落發動猛烈的、不計成本的攻勢,進一步消耗獸人的物資補給以及有生力量。

    在討論中,一個大致的計劃逐漸成型。而為了撰取更多的話語權,卡洛斯主動承擔了清剿塔倫米爾到南海鎮這一線獸人的任務。

    為此,卡洛斯必須用最快的速度返回奧特蘭克,回到自己的大軍當中。

    幾天的時間,卡洛斯並沒有見到太多的朋友。戰況依然激烈,烏瑟爾、提里奧弗丁和賽丹達索漢等人都在希爾布萊德的各處繼續組織著對部落的進攻或者防御。經歷過戰火洗禮的友誼總是顯得彌足珍貴。而早日結束這場和獸人之間的種族戰爭才有享受生活的資格。

    所以卡洛斯如同風一樣的來,好似霧一般的去。

    卻依然被森林的精靈堵了個正著。

    “不辭而別,這可不是王者作風。”

    奧蕾莉亞坐在樹丫上,顯然已經等了卡洛斯一陣子。

    “身邊就這麼點人,不悄悄的走,等著被人綁架暗殺嗎?”

    卡洛斯仰起腦袋,站在樹下就這麼直愣愣的看著。

    “切。”

    雖然知道卡洛斯不可能看見什麼,奧蕾莉亞還是跳了下來。

    “色狼胚子,腦子里全是肌肉的變態,除了佔便宜什麼都不會的家伙。”

    奧蕾莉亞用一種類似于發泄的神情宣泄著。

    “然後,謝謝你。”

    “知道嗎。”

    卡洛斯很突兀的問道。

    “什麼?”

    奧蕾莉亞理所當然的莫名其妙。

    “剛才,我差一點就決定把你掠走了。”

    “哈?”

    “我怕你求死。”

    “你傻了嗎?死了還怎麼復仇?”

    “說的也是。”

    莫名其妙的開局,稀里糊涂的結束。

    卡洛斯的侍衛們用眼神交流著,都是不明所以,但是交談的兩個人,卻已經表達了各自的友誼和關心。

    一路北上,山路難行,期間還有小股的獸人散兵潛伏在山路林間。

    出發後第三天的凌晨四點,人最困乏的時候,有兩個獸人試圖摸營,卻被訓練有素的侍衛制服。卡洛斯听見了行軍帳篷外的嘈雜,最後卻決定松開了手中的武器。

    離天亮還有一會,還是多休息休息吧。

    就這樣,還算是順利,卡洛斯在九天後抵達了鷹巢山。

    “哦,梅茲,見到你可真是令人高興的一件事。”

    卡洛斯將鷹巢山的大領主如同嬰孩一樣的舉高高,而大領主也並不生氣。

    “混小子,你又長高了,那麼,能放我這把老骨頭下來了嗎?”

    “當然。”

    因為商業貿易和利益牽扯,鷹巢山的蠻錘矮人和巴羅夫家族走的很近,在這里,卡洛斯受到了蠻錘矮人的熱情款待。

    “卡洛斯,你恐怕得等兩天啊,現在我們抽調不出來能夠一次性送你們這三十多個人返回奧特蘭克的獅鷲。”

    在酒席上,梅茲無奈的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啊哈?嗝!為什麼?”

    卡洛斯疑惑的問道。

    雖然一個獅鷲騎士需要長時間的訓練才能用于戰斗,但是控制獅鷲載人飛行,並不需要如同庫德蘭和弗斯塔德那樣的王牌,隨便有個三百小時的飛行記錄就夠了。

    “因為我們把富裕的人手全部布置到海岸那邊去了。”

    “發生什麼了嗎?”

    “是的,之前進攻辛特蘭的那隊獸人,越過了山脈,應該是去奎爾薩拉斯了。”

    卡洛斯聞言,忍不住笑了出聲。

    “哦,為了我們高貴的凱爾薩斯王子取得更多的榮耀,干一杯。”

    “干!”(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