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6章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火火火

第206章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火火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因為抽調獅鷲需要兩天的時間,所以卡洛斯在鷹巢山休整了兩天。,

    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為了逆天改命而不惜身的搏命者,卡洛斯不會再干出不帶護衛孤身上路的事情。

    反正也不急,勉強也算得上舊地重游,卡洛斯難得的舒緩了心情享受矮人特色的風光。

    什麼是矮人特色?

    明明個子很小,而建築風格卻是典型的大就是美。

    卡洛斯隨著年紀的增長,身體發育也開始逐步放緩甚至停滯。在奧特蘭克城時,他已經遇到進出要低頭的尷尬了。但是在矮人建造的這座城市,卻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

    粗糙,結實,雄壯。

    這大概就是矮人的特色吧。

    上次來鷹巢山的時候,鷹嘴還沒有雕琢好,而現在,鷹頭部位的羽毛雕琢已經進行了一半以上。

    站在遠處看,整座鷹巢山栩栩如生,就如同一只巨鷹傲立群山。

    矮人不愧是天生的石匠。

    然而正因為是在是太逼真,而羽毛的雕琢只完工一半,這就造成了一個尷尬的情況。

    鷹巢山這只鷹,是只癩皮鷹……

    “哈哈哈哈,近看還好,遠看太喜感了。”

    “嘿,這是我們的家園!”

    “額,我很抱歉……”

    “但是你說的沒錯,確實很喜感,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強森.巨石,一個矮人法師,方磚叔的腦殘粉,也算是卡洛斯的好朋友。

    這個矮人的坦率和豁達贏得了卡洛斯的好感,幾年未見,依然如此。

    在象征性的維護了鷹巢山的榮譽之後。強森.巨石加入了調侃禿頭癩皮鷹的行列。

    許久未見的朋友如何快速的融洽交談?

    無非就是吹逼、奉承、黑別人。

    擁有共同話題,卡洛斯迅速的和矮人聊了起來。

    沒有功利的目的性,也不想套什麼話,卡洛斯只是想單純的和人聊聊。

    于是,找了個風景不錯的背風地,兩袋子酒下肚。氣氛就熱烈起來。

    一開始,矮人法師滔滔不絕的講著鷹巢山的變化,說著庫德蘭和弗斯塔德,說著他自己。】

    然後強森.巨石想听卡洛斯說說他的經歷。

    雖然卡洛斯的口才經過十多年的鍛煉,也算不錯,但是他講故事的天賦並不高。

    有些磕磕踫踫,偶爾也會找不到合適的詞匯而卡殼,但是卡洛斯在說話時,無論是矮人法師還是他的護衛。都只是很安靜的听著,听著,听到了月亮出來。

    “當年那個有些滑頭的小子,已經成為一個大英雄了啊。”

    強森.巨石在故事的最後,忍不住贊嘆道。

    “英雄嗎,我覺得自己並不是。”

    或許是因為對方是個矮人,卡洛斯難得的敞開了心扉。

    “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我自己,我的家人。我身邊的人。我,並沒有那麼偉大。”

    “這不是足夠了嗎。不管你是怎麼想的,但是你所做的一切,使所有信任你的人受益。”

    強森.巨石作為一個矮人法師,天賦或許不那麼好,用了一百多年時間也就是個中級法師。但是作為一個用心思考的長者,他對卡洛斯說出了一句震撼心靈的話語。

    “愛你所愛的人。傾其所有。殺你憎恨的人,不留活口。卡洛斯,你不可能讓所有人都喜歡你,你也拯救不了所有人的生命。你知道嗎,從你的故事里。我听的想流淚。因為你雖然嘴里把自己說的很勢利,但是你干的事情卻太無私。我見過的人類,最少也有一千個,但是你和他們都不一樣,你不像個人類。”

    “哦,那我像什麼?”

    “聖人。”

    “聖人不也是人嗎?”

    卡洛斯笑著反問。

    “聖人都不得好死。”

    矮人法師板著臉回答。

    “那麼大師,您有什麼意見?”

    卡洛斯恭敬的低下頭致意詢問。

    “沒有意見,也不會建議你什麼。作為朋友,我希望你過得好,希望我們還有一起喝酒的時候。但是作為一個听眾,你期待更加精彩的故事。”

    “抱歉,強森大師,我曾經小瞧過您。”

    卡洛斯帶著溫和的笑容,誠實的道歉。

    “哈哈哈哈,不用介懷,我原諒你。”

    一次偶然的談話,一次誠懇的交流,讓卡洛斯的心靈感到一絲溫暖和愧疚。

    陷在記憶編制的恐懼牢籠中太久,卡洛斯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有了一種被害妄想癥。

    仿佛只要不去拼命,世界就會因為自己毀滅,仿佛少了自己,其他人就會一事無成。

    不知不覺中,卡洛斯已經從想要挽救家族的命運變成了想要得到更多,一次又一次的拼殺,一次又一次的搏命。卡洛斯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很久沒有和自己兩個弟弟交流,很久,沒有給伊露西亞寫過信了。

    不知不覺中,名為卡洛斯.巴羅夫的兒子、哥哥、弟弟,被一頂王冠束縛住了,成為一個叫做“王”的男人。

    乘興而來,盡興而歸,卡洛斯回到驛館休息,矮人法師也走在返回法師塔的路上。

    然後鑽進小巷失去蹤影。

    “哎,果然干涉未來沒有好下場,一步錯,步步錯啊。”

    取消變形術,一個侏儒少女搖晃著脖子。

    “艾格文吶,我這到底是幫了你還是害了你,好糾結啊。”

    隨著小侏儒打了一記響指,某個酒館的客房,爛醉如泥的強森.巨石緩緩醒來。

    “啊,腦袋好痛,再睡會。”

    兩天後,大領主梅茲兌現了承諾,一只獅鷲小隊從海岸方向返回鷹巢山。

    然而看著疲憊不堪的獅鷲以及獅鷲騎士們,卡洛斯主動提出,休息一夜,明日再走也不遲。

    梅茲沒有反對的理由,同意了。

    當天夜里,蠻錘矮人設立在群山中的觀察崗哨燃起了赤紅的狼煙,無數野獸在山間哀鳴,鷹巢山堡壘警鐘大作。

    “發生什麼了?你們出去打听一下。”

    卡洛斯穿著睡衣向侍衛下令。

    大約十多分鐘之後,侍衛回報。

    “陛下,龍,紅龍,可能是獸人所有的紅龍。矮人說大量的紅龍繞開了聯盟設立的監控站,襲擊了矮人的哨所,通過了群山。”

    “知道部落的目的地嗎?”

    卡洛斯皺起了眉頭,接著就是一身冷汗,如果今天啟程,那麼現在自己應該就在某個矮人的高山哨所休息了。

    “從方向判斷,應該是奎爾薩拉斯。”

    侍衛猶豫了片刻,說出了自己的判斷。(未完待續……)

    ps︰繼續求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