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7章我將筆耕不輟,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第207章我將筆耕不輟,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個組織,一個軍事組織,一個需要用信仰來洗腦的軍事組織,用酷炫而帥氣的制服和拉風而崇高的誓詞來凝聚人心,是最實惠和經濟的做法。←,

    長夜將至,我從今開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將禁奢侈、絕妒忌、忘榮辱。我將甘奉獻,不計得失。我將盡忠職守,生死於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劍,國度中的守衛。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曉時刻的曙光,喚醒眠者的號角,守護王國的鐵衛。我將生命與榮耀獻給照亮黑暗的聖光,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返回奧特蘭克城的卡洛斯第一件事甚至不是去見自己的父親,而是參加王立國教騎士團的新一批成員宣誓授裝儀式。

    無恥的修改盜用了守夜人軍團的宣誓詞,配上布蘭詩經的配樂,卡洛斯將藍白色的黨衛軍制服樣式的長風衣發放到每一個新入者的手里。

    全然不同于洛丹倫諸國軍服的樣式設計,磅礡而大氣的時尚設計。

    換裝完畢,每一個新人都喘著粗氣。

    興奮,熾烈的興奮。

    榮耀,滿眼盡是雪山的咆哮。

    狂熱,高台之上,那個身形遮擋住太陽的男人,本身就如同太陽般閃耀。

    “諸君,我痛恨戰爭。家園破碎,農田荒廢,親人離散,饑不果腹,衣不蔽體。平民在送命,貴族在虧錢,即使身為國王,我依然活在恐懼里。是的,我恐懼,畏懼。我害怕我沒有盡到一個國王應盡的義務,害怕因為我的輕率或過失而讓你們白白送命。可是我不得不這麼做。因為你們都是戰士,都是王國的戰士,是國王的戰士,我已身先士卒,你們豈能居後?”

    “今夜如此,夜夜如此。”

    在整齊劃一的回答之後,卡洛斯繼續演講。

    “或許在以後。組織會吸納新人,培養後備。但是現在,名為獸人的強敵如同綠色的海嘯一般沖擊著人類的生存空間,而我們。唯一的,最後的堤岸。名為部落的龐然大物肆虐于我們的家園,每一個奧特蘭克人必須奮起抵抗。你們都是各個部隊的精銳,有些人之前就獲得了騎士稱號,不少家伙是被父輩塞進來的。是家族為了表忠心而獻上的質子。”

    卡洛斯說完這一句停頓了一會,用目光掃過所有人。

    “不過沒有關系,無論出發點是什麼,你們經受住了最嚴苛的考驗。也沒有機會再後悔,參加儀式之前,你們的教官給了你們五次退出的機會。從今天起,從你們披上這身制服開始,你們就是王立國教騎士團的一員,遵循聖光的意志,我們將為了人類更加美好的未來而奮戰。”

    “聖光指引我們前進的方向。”

    “很好。你們是天生的戰士,是聖光的先行者,是人類的捍衛者,是現如今我手里最精銳的力量。你們的前輩在北方的戰場正面了自己的價值,用敵人的鮮血染紅了自己的功勛章。現在,聯盟需要你們,奧特蘭克需要你們,你們的國王,你們的大團長,需要你們。你們。準備好了嗎?”

    “時刻準備著!”

    “很好,解散。”

    沒有過多的言語,新一批的王立國教騎士團成員有序的離開,在國王的矚目下昂首挺胸的離開。

    “真是成功的洗腦啊。大少爺,你給了他們光輝的榮耀,但是他們並沒有相符合的實力。很抱歉,但是我這個人就是這麼誠實,你這是謀殺。”

    方磚叔見卡洛斯沒有離開高台的意思,便走了上去。

    “你不是個法師嗎。怎麼對于營銷學還有研究?”

    卡洛斯保持著一種公式化的笑容低頭看著自己的魔法顧問。

    “我並沒有反對你的意思,但是這些家伙這幾個月都學了些什麼?服從,紀律,背誦你撰寫的聖光教典。干了些什麼?隊列養成,姿態禮儀矯正,還有各種各樣的文山題海。就這樣,你要送他們上戰場?”

    方磚越說越激動,但是還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很遺憾,是的。之所以選這樣一批人,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有一定的戰斗力,我只需要堅定他們的信仰就好了。”

    卡洛斯回答道。

    “但是信仰不能幫你戰勝獸人。”

    “可以的。”

    “哈?!”

    方磚以為自己听錯了。

    “我說,可以的。這個世界,信仰既是力量,擁有力量,便能無懼任何敵人。”

    “看來你隱藏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或者東西。好吧,我保留意見。如你所見,你委托我的事情我辦到了,至于好不好,自己看吧。”

    方磚說完,就站在卡洛斯身邊不再說話。

    早在登基之後,卡洛斯就開始著手籌辦自己的勢力,而王教國立騎士團的建設和改組,就是其中的重中之重。

    說來可笑,雖然登基為王,卡洛斯的真實勢力其實並沒有增加多少。

    因為巴羅夫家族的家主依然是阿歷克斯.巴羅夫,收繳上來的土地也幾乎全部分發出去了,艾登的親族也沒有被清洗,奧特蘭克國內的各方勢力依然保留著自己的傳統勢力。

    除了這座奧特蘭克城,除了這頂鐵王冠,卡洛斯其實並沒有得到太多。

    相反,為了對抗獸人,巴羅夫家族幾乎是在燃燒積存百年的脂肪供奧特蘭克王國取暖。

    雖然未來一片光明,但是巴羅夫家族存在著撐不到那一刻的危機。

    所以卡洛斯必須緊緊的將王立國教騎士團抓在手里。

    而大清洗之後,卡洛斯將平民區和貴族居住區相鄰的一大片地區單獨劃分了出來,推平了重建,在高牆後修建起了一座軍事化管理的訓練基地,也就是王立國教騎士團的訓練基地和總部駐地。

    負責人正是大法師方磚。

    “方磚叔,你知道嗎,了解的越多,看到經歷過的越多,對這個世界本身越是敬畏。曾經,我以為那些碌碌無為者竊取高位是種犯罪。但是輪到自己爬到這個位置,我才體會到做出決定是怎樣一種煎熬和折磨。”

    半晌的安靜後,卡洛斯突然說了這樣一句。

    “好了,大少爺,我只是一時有感罷了。你也知道,你不在的日子,是我在負責這個地方的運作,那些被你洗腦的傻子就跟我的學生一樣。既然你心里有數,就夠了,這個地方還給你了。”

    方磚嘆了口氣,也舒了口氣。

    “角斗士的研究怎麼樣了?”

    卡洛斯也覺得點到為止就好,轉移了話題。

    “有進展,但是沒有太大的成果。”

    提到研究工作,方磚來了精神。

    “帶我去看看吧。”

    “沒問題。”

    在方磚的帶領下,卡洛斯粗略的參觀了教團的主體建築,然後從機關入口下到地下設施,在一個寬敞的區域,見到了正在橘黃色燭光下閱讀的獸人。

    在先王艾登遇刺時生死不明的獸人劍聖斯巴達克斯。(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