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8章偉大的先知安德羅妮生前曾經說過賣爹的都死了

第208章偉大的先知安德羅妮生前曾經說過賣爹的都死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從第一次和獸人交手,和劍聖對敵,卡洛斯就有個疑問。

    這些家伙強的沒有科學道理,猛的不講魔法依據。

    獸人的強,還能用天生的體質和惡魔之血的加成來理解。

    但是劍聖的強,那已經是超越,達到一種類似于道的強了。

    借用一個無法獨立完成直播的游戲解說的話來講,那是理解上有差距。

    對于武,對于技的理解,有差異,有差距。

    卡洛斯在戰場上對陣過劍聖,贏過,平過,也輸過。趕跑過,重傷過,殺死過,卻從來沒有俘獲過。

    即使尸體也沒有。那些獸人士兵只要再劍聖陣亡過後,會如同發瘋一般的搶奪尸體。

    所以在生擒了斯巴達克斯之後,卡洛斯耗費了大量的珍貴資源救活了這個劍聖。

    起初,卡洛斯用聖光治療斯巴達克斯,反而嚴重的灼傷了獸人劍聖奄奄一息的身體。在用草藥和魔法藥劑續命成功之後,方磚提取了獸人的血樣,分析出里面有異常活躍的魔力反應。

    惡魔之血!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股魔力反應逐步淡化,歸于平靜。

    雖然用聖光刺激斯巴達克斯依然會令獸人劍聖痛不欲生,但是通多是精神上的,而非生理上的。

    所以,每日的聖光洗禮,這樣對于其他人類可遇而不可求的待遇到斯巴達克斯這里就成為了一種酷刑。

    而奧特蘭克的聖騎士們樂此不疲。

    但是長時間的接觸聖光,驅散了惡魔之血對于斯巴達克斯施加的嗜血詛咒,讓斯巴達克斯在心靈上平靜了下來。

    獸人雖然勇武好戰,卻並非無腦的毀滅者。

    平靜下來獸人劍聖在囚室中反思自己的過往,產生了深深的罪惡感。

    “那根本不是來自力量的祝福,那是支配我們意志的惡魔之血。”

    斯巴達克斯對于自己的所作所為並沒有多少愧疚,成王敗寇,輸了無非就是一條命。但是他對于瑪諾洛斯,對于惡魔,對于燃燒軍團的恨意。卻伴隨著怒火高漲起來。

    我們都做了什麼?

    強迫各個氏族的同胞飲下惡魔之血,不服者死。

    屠殺了沙塔斯的德萊尼人,將兩個種族的百年友誼焚為灰燼。

    改變了自身的信仰,迫害原始薩滿們。

    神智恢復清明的劍聖為了更加深遠的報復,選擇了配合監禁者們的實驗。

    因為這條命,還有用。既然先祖的意志要我清醒過來,那麼我就不能放任族人們依然在混沌中懵懂。←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因為斯巴達克斯的配合。所以方磚同意了給這個獸人書籍排解憂悶,消磨時間。

    原本是想更加的了解人類世界。但是方磚提供的書籍都是類似于《聖光照耀著誰》、《三百年異位面生物圖鑒》、《心靈雞湯》之類的。

    在最初的艱難之後,獸人劍聖掌握了人類通用語預計文字的排列規律,並理解了這些書籍想表達的意思。

    好像很有道理啊!

    宗教類或者說心靈類的書籍,本身就是寫給那些想太多的人看的。

    一個獸人,在文字的海洋里,被人類的思想感化了。

    “我認識你。恭喜你,雖然沒有人告訴我,但是我還是從守衛的交談中推測出,你當上國王了。”

    劍聖斯巴達克斯在看見房門打開之後。便放下了手中的書籍。

    “這很好,一個能夠交流的獸人。說實話,我已經受夠了你那些只會高喊loktarogar的腦殘同胞。”

    在守衛的尷尬神色中,卡洛斯自己拉過一把椅子,坐在了獸人面前。

    “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麼,人類。劍聖的奧秘,在于積年累月的刻苦鍛煉。如果你想要利用我的血來速成人類劍聖,無非是痴人說夢。”

    斯巴達克斯的通用語並不標準,但是並不妨礙他與卡洛斯的交流。

    “沒有這個興趣,死在聖騎士手下的劍聖也不是一個兩個,在戰爭中,個人的作用遠遠沒有軍團那麼大。你願意透露劍聖的秘密。我們會給你更優越的條件,你不願意講也沒有關系,我不會強求的。”

    兩個同樣強壯的男子互相對望著。

    “我個人是不會因為過往的所作所為道歉的,因為戰爭中,大家都只是個士兵,我沒有做錯。”

    “你的說法我接受。”

    卡洛斯平淡的說著。

    “但是作為獸人,我很抱歉。侵略你們的世界,是我們的錯。”

    “哦,很新奇的說法,第一次听說。”

    卡洛斯臉上終于出現了玩味的笑容

    “惡魔之血,你們的詞匯很貼切。瑪諾洛斯的血液,雖然帶給了我們力量,讓我們輕易的戰勝了德萊尼人,戰勝了鴉人和唬人,戰勝了山地戈隆和平原食人魔。但是,讓我們輸給了自己。一切就如同一場噩夢,我們以為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的意志,以為自己是這股力量的主人。但是感謝你們的聖光刑罰,當我醒來時,我才發現我們錯了,是瑪諾洛斯主宰了我們的意志。我們以為是我們做出了決議,然而不是。”

    卡洛斯安靜的听著獸人的自白,沒有嘲笑,也沒有勸解。

    見對方不接話,斯巴達克斯在短暫的沉默之後繼續說道︰“我不會一個人背負整個種族的罪孽,也背不動。況且這場戰爭的勝負未定。所以我只能給你這樣的一個承諾,如果你戰敗了,你們人類戰敗了,我會盡可能的保全你們這些人。但是如果你們勝利了,並且試圖找我們獸人背後的那些幕後黑手麻煩,我可以幫助你們。”

    “哦?你不懇求我寬恕獸人的罪行?”

    卡洛斯越來越覺得這個獸人有意思了。

    “得了吧,別當我是個傻子,能成為劍聖的沒有一個是傻子。你只是奧特蘭克的王,你代表不了整個人類,如果你們聯盟勝利了,獸人的命運我可以預見到,無非是傷亡慘重的回到德拉諾而已。我干嘛懇求你?”

    斯巴達克斯用帶有嘲諷意味的眼神看著卡洛斯。

    “那麼,關于對抗那些惡魔,你能提供什麼幫助,劍聖閣下。”

    卡洛斯決定進入主題。

    “我可以幫你訓練你的精銳士兵。”

    “哈,你打得過我?”

    卡洛斯發出了不屑的嗤笑聲。

    “打不過,但是這並不是說你的武藝就比我好,只是你的身體素質強于我而已。原諒我的冒犯,如果你和我體型一樣,力量想當,我殺你不用十招。”

    “然而沒有如果,我單手就能掐著脖子將你提起來。”

    斯巴達克斯突然揮拳,卡洛斯的反應也不慢, 的一聲,守衛們紛紛拔出了兵刃。

    卡洛斯揮了揮手手,示意守衛退下。

    “有意思,這是什麼?”

    “掌控憤怒後所獲得的力量。”

    卡洛斯忍不住在內心罵了句臥槽。

    “怒氣?”

    “隨便你叫什麼吧,雖然惡魔之血支配了我的意志,卻也讓我更加清晰明了如何支配自身的憤怒而不是被憤怒所支配。”

    斯巴達克斯回答道。

    “你就不怕我們用怒氣去對付獸人?”

    卡洛斯皺起了眉頭問道,感覺這里面仿佛有問題。

    “不怕,學會掌控憤怒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戰爭,不可能僵持那麼久。要麼你們戰敗前殺了我,要麼獸人戰敗,你們反攻倒算,不會有你擔憂的那一天。”

    斯巴達克斯解釋了自己的理由。

    好有道理啊,我竟然無言以對。

    “跟我講一講關于你們獸人,關于你們德拉諾的事情吧,以前有個叫萊昂納多的德萊尼珠寶加工匠師跟我說過,我想听听獸人是怎麼說的。”

    卡洛斯決定暫時略過這個不好下決定的話題。

    “哦,那個奸商居然還活著?”

    斯巴達克斯突然來了興致。

    “奸商?”

    卡洛斯忍不住八卦起來。

    “嗯,奸商,火刃礦聖索蘭達爾的舅舅嘛,經常從索蘭達爾那里搞些邊角料做一些看起來很厲害,其實質地很差的珠寶作品騙錢。”

    “額,你其實是在變相夸耀他手藝好吧?”

    “手藝還行,可惜是個奸商。”

    斯巴達克斯中肯的點評道。(未完待續。)

    p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