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34章 住口!這不是斯巴達

第534章 住口!這不是斯巴達

    “群星之間有大智慧,在對抗燃燒軍團的道路上,艾澤拉斯並不孤單。實際上,艾澤拉斯從來都不是燃燒軍團的主要攻擊目標。但是如果因此就以為萬事大吉天下太平,就太天真了。燃燒軍團攻打奧達奇的時候,沒有人站出來,奧達奇亡了;燃燒軍團腐化阿古斯的時候,納魯來晚了,結果軍團多了兩個巨頭;萬神殿決定和燃燒軍團比賽殺人的時候,我們再不站出來,這個宇宙就真的沒有希望了。聖光軍團,听著很有意思,但是我是不會加入的,因為你們那位聖光之母是個智障。”

    麥迪文在送走卡洛斯之後,一個人站在窗口看風景,空蕩蕩的會客廳內,只有悅耳的風鈴聲。

    而卡洛斯,已經跨越千萬光年的距離,來到“新世界”。

    【計劃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偽造身份取得資格,第二部分是參加儀式取得勝利。】

    麥迪文與卡洛斯契訂的靈魂契約,具有真言效果,所以兩人之間才存在最基本的信任。

    雖然很詭異,詭異到接近靈異,但是卡洛斯知道麥迪文說的都是真的,所以他來了。

    這是一個荒蕪的世界,卡洛斯甚至都不能斷定這是一顆完整的星球,還是一個空間結構扭曲的特殊位面。但是這些並不影響卡洛斯做出判斷。

    來對地方了。

    與聖光無關,與魔法無關,這是積年累月鍛煉下產生的玄學。

    武者之心。

    整個世界回蕩著一股悲涼的戰意,那是透過毛孔深入骨髓直達心靈的感受。

    “法爺的法術真是玄乎……”

    卡洛斯選擇性的遺忘的聖騎士的法術一樣不怎麼科學這個事實。

    這是一個被燃燒軍團毀滅的世界

    這是一個被燃燒軍團毀滅的不那麼徹底的世界。

    這是一個逐漸破滅的世界。

    這是一個完成了復仇又還沒有死透的世界。

    一個奇葩的世界。

    根據麥迪文的說法,燃燒軍團在毀滅這個世界之後,按照慣例統治著它的灰燼。但是在世界的遺願干涉下,代行者完成了復仇。

    那是一具鎧甲,一具沒有主人的鎧甲。

    第一時間,卡洛斯想起了自己復原的聖騎士t2套,復仇者。

    真tmd玄學啊。

    因為沒有參照,時間失去了現實意義。

    順著惡魔留下的遺跡,卡洛斯也不知道用了多久,終于抵達一處荒蕪的,一看就是堡壘的地方。

    跳下足以摔死好幾百萬個獵魔人的陡坡,卡洛斯甚至都不需要使用聖盾術緩沖,麥迪文的法術長期有效的保護著他。

    雖然尸骸早已風化,白骨也已腐朽,堅硬的建築本身還是在歲月的沖刷中保存下來,那些留在鋼鐵和岩石上的痕跡無聲的訴說著當年發生的事情。

    放慢步伐,卡洛斯如同花高價買了門票的觀光客一般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一切。

    一種很奇妙的意境。

    依然不知道過了多久,明明意識很清晰,卻有一種恍然回神的感覺,卡洛斯已經抵達了這處荒蕪要塞的最核心位置————空曠的地下廣場。

    那是一具深淵領主的遺骸,巨大的頭骨上充滿裂痕,左側的獠牙已經折斷,厚實的胸甲被擊穿,右手的戰矛布滿缺口。

    而在這具深淵領主骸骨的面前,一具漆黑的玩意兒縮成一團。

    這tmd是鎧甲?

    卡洛斯不知道是自己眼花了還是麥迪文是個騙子。

    小心謹慎的走到了那坨玩意兒面前,卡洛斯感覺不到任何“活物”的跡象。

    在時間失去意義的世界,干看著鳥用沒有,于是,卡洛斯伸出手觸踫了那一坨。

    剎那間,時間似乎開始流轉。

    卡洛斯似乎“看”到了當年發生的一切,一個漆黑的人型怪物一個又一個的殺戮著燃燒軍團的惡魔,毀滅她所【看】到的一切。最後,這個漆黑人型在曾經的世界支配者建造的末日堡壘里,決戰了這個灰燼世界新的主人。

    深淵領主的力量超乎想象,令卡洛斯產生了深深的疑惑,就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一個獸人,憑什麼砍得死瑪諾洛斯。

    難道不同深淵領主個體之間的實力差距這麼大嗎?

    或者是因為瑪諾洛斯分配了太多的力量用來腐化獸人,或者是因為戰斗前格羅姆什.地獄咆哮重新飲用了大量惡魔之血。

    但是真相已經不再重要,因為不知名的深淵領主與詭異的漆黑人型之間的戰斗,吸引了卡洛斯全部的注意力。

    原始、狂暴,根本毫無技巧所言,粗鄙的毫無美感,甚至比不上剛放下草叉的聯盟新兵。

    但是又有著另一種震撼,在肆無忌憚的宣泄著這樣一種主義————擁有力量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漫長的戰斗,深淵領主流干了自己的惡魔之血,眼中以及頭頂的靈魂之火也在逐漸熄滅。

    最後,深淵領主使用了焚身爆,漆黑的人型毫發無傷。

    接著,勝利的怪物逐漸從人型坍塌成“一坨”。

    而卡洛斯的觸踫,或者說是麥迪文的法術,令曾經的復仇者有了反應。

    那是這個苟延殘喘的世界最後的悲憫。

    卡洛斯被清醒的拉入了整個世界編織的夢境。

    再一次,再一次,再一次的,履行使命。

    身穿漆黑的鎧甲,卡洛斯面前是“曾經”的深淵領主。

    那一坨殺得,格羅姆什殺得,我殺不得?

    卡洛斯偏頭看了一眼空蕩蕩的右手,又看了看左手,再回頭,漆黑版的阿什坎迪.兄弟會之劍已經莫名的出現在右手。

    忍不住輕哼一聲,卡洛斯對左手出現洛薩曾經使用過的獅王之傲盾牌也毫不奇怪。

    來吧,戰個痛!

    邁步向前,卡洛斯根本沒有硬踫硬的想法。

    不是不敢,而是不削。

    技巧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傻子才你一拳我一腳。

    沒有了震撼人心的踫撞,深淵領主失血的速度卻更快了。

    是時候讓你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殘忍了!

    卡洛斯根本不允許深淵領主在自己面前自爆。

    不準自爆!

    盾擊接劈砍,腳踢連沖撞,卡洛斯的力量滲透進深淵領主的軀體,阻止著邪能向核心匯聚。

    “你這個怪物!”

    似乎是深淵領主臨時的遺言,又似乎是其他什麼聲音。

    在一陣混沌的扭曲中,卡洛斯“清醒”過來。

    “儀式成功了!”

    “天吶,你看哪個漆黑的怪物,光是看一看就心驚膽顫的。”

    “這一次,我們贏定了!”

    明明說的是從未听過的語言,卻一點不妨礙卡洛斯理解其中含義。

    這時,一個長著雙角的類人型生物走上前來,對著卡洛斯躬身行禮,然後說道︰“向斯巴達最後的王者線上最誠摯的敬意。”

    卡洛斯用余光看了看自己腳下的魔法陣,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身體上穿著那一坨鎧甲……

    等等,這即視感,好像有哪里不對!!!

    “如果您還有什麼心願未了,就和我一起取得最後的勝利吧,為了滿足一切的天之杯。”

    ……

    卡洛斯感覺自己的精神受到了沖擊,嚴重程度堪比當年發現自己重生艾澤拉斯。

    “那麼,你就是老子的罵死它?”

    卡洛斯鬼使神差的說出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