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09章 大姑娘劃船不用槳,全靠浪

第209章 大姑娘劃船不用槳,全靠浪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從人類與獸人的戰爭爆發前,伊露西亞為了逃脫政治婚姻的束縛,哀求弟弟幫忙,終于成功的混入達拉然,成為師安東尼達斯的弟子。●︵,並且在兩個月前考過了魔文字四級,完成了中級法師獨立課題論文答辯,成功晉級。

    在人類國度,法師一直是稀缺資源,即使是只會些戲法和基礎魔藥知識的魔法學徒,也是受人尊敬的存在。擁有了中級法師的頭餃,伊露西亞可以說已經擁有了自由婚配的權利。

    然而當初的肆意妄為,讓伊露西亞和家族出現了一絲隔閡。

    兩年來,阿歷克斯巴羅夫大公爵沒有給予過伊露西亞一枚金幣的援助,也沒有來過一封信函,就如同沒有她這個女兒一般。而兩個年幼的弟弟只會懇求姐姐給自己捎帶各種各樣的新奇禮物,對姐姐的關心也只是停留在口頭上。

    要不是卡洛斯一直給予自己金錢上的支持,要不是和母親的魔法通訊緩解了自己心靈的空虛,伊露西亞都不知道自己能否支撐下來。

    雖然父親不理會自己,但是卻沒有剝奪自己的地位。

    女伯爵伊露西亞巴羅夫,作為達拉然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越來越受人重視。

    可惜越是這樣,伊露西亞越是迷茫。

    因為自己原本以為來到達拉然,就能脫離家族的束縛,靠自己的努力闖出一片天。

    可惜現實就是如此殘酷。達拉然的下水道里那些因為魔法事故而支離破碎的學徒殘骸養肥了那些貪婪的老鼠。

    達拉然從來不是淨土。

    如果自己的母親不是安東尼達斯的小師妹,如果自己的父親不是巴羅夫家族的家主。如果自己的弟弟不是奧特蘭克的國王,達拉然那些高高在上的師們還會對自己帶著微笑的低頭致意嗎

    自己從來沒有獨立,家族依然庇護著我。

    明白了這個事實的伊露西亞內心非常糾結。

    只能將所有精力投入到魔法學習中,好像只有這樣做才能忘卻所有的不愉快。

    于是,吉安娜挨餓了。

    “伊露西亞姐姐,我們出去吃頓好的吧”

    隨著年歲增長。十一歲的金發小蘿莉也慢慢長開了。明白了金幣除了用于魔法研究和化妝品、新潮衣服外,還能用來購買服務,各種各樣的服務。

    這讓普羅德摩爾家的大小姐原本充裕的財務變得異常的窘迫。

    而隨著年歲的增長,吉安娜終于發現了一個無奈的事實,那就是芬娜金劍是真的不喜歡自己,所以伊露西亞就成了吉安娜最後的飼養員。

    然而飼養員伊露西亞沉迷于魔法的領域後,吉安娜陷入了饑餓游戲。

    “恩,你知道我的錢袋在哪里,買點香料面包和燻肉回來吧。”

    伊露西亞在寫字台上繼續著自己的學習研究。頭也不回的對吉安娜說道。

    喂我再窘迫面包香腸還是吃得起的啊皇姐殿下,我想吃的是大餐啊千水魚宴、紅肉燒烤、狂野大餐,什麼都行,我想吃好東西啊

    吉安娜的內心無聲的咆哮著。身體卻乖巧跑去擁抱了伊露西亞。

    “要注意身體啊,學姐。”

    “小家伙,你做起研究來比我還瘋狂,說誰呢”

    伊露西亞被吉安娜抱住,帶著寵溺的笑容抬起了頭,用指頭在吉安娜額頭點了一下。

    “我年輕啊。”

    吉安娜理所當然的回答道,並且成功的逗笑了伊露西亞。

    “你的意思是姐姐我老咯”

    “不。用成熟比較好。”

    吉安娜惡意賣萌中。

    “去買東西吧,晚上請你吃好的。”

    “嗯,一言為定哦。”

    吉安娜愉快的離開了伊露西亞的書房,跑去買午餐。

    因為超人一等的天賦,吉安娜在魔法領域的進展極快,但是安東尼達斯明白欲速則不達的道理,強制性的停下了吉安娜的進階課程,要求吉安娜鞏固加深現有的基礎。

    怎麼鞏固加深

    天賦差一點窮一點的就只有復習魔法筆記,推導魔法公式,進行理論研究。

    對于吉安娜來說,這些東西根本就是學習中的日常,完全沒有刻意來做的必要,那麼剩下的方法手段就只剩下一個了實驗,大量的魔法實驗。

    然而,做實驗是要花錢的。

    對普通人而言,吉安娜富得流油。

    對法師界來說,吉安娜是個負債蘿莉。

    是的,為了進行魔法實驗,吉安娜已經透支了自己六個月的生活費。

    所以無事可做的吉安娜窩在伊露西亞家也有躲債的意思。

    卡洛斯留下了六個只知道吃和打的手下用來護衛姐姐的安全,達拉然那些討債的家伙還沒有勇氣同時得罪普羅德摩爾家族和卡巴羅夫家族,只能盯梢著,等待吉安娜自己出門。

    “棍棍,買吃的去。”

    不敢獨自出門的吉安娜直接扔出兩枚金幣支使起伊露西亞的隨從。

    “今天不是該團團嗎”

    正在門房玩啞鈴練肌肉的家伙疑惑的望著吉安娜。

    “讓你去你就去,給伊露西亞姐姐買午餐你不樂意”

    吉安娜雙手叉腰教訓著眼前的傻大個。

    “光光,你來門房守著,我去給大小姐買東西。”

    “哦,你去吧,騎騎,你來陪士士下棋吧,我去守門。”

    雖然不明白這六個人的名字到底有什麼含義,但是每次听他們談話,吉安娜都有一種深深的違和感。

    “對了,吉安娜小姐,這里有封國內的來信。大小姐不允許我們在她做實驗的時候打擾她,你幫我們轉達一下吧。”

    作為卡洛斯親自操練的第一批士兵,名叫棍棍的男人有著嚴格的紀律性,直到接班人抵崗,才離開門房,並且遞給吉安娜一封信。

    咦,這個火漆花紋,怎麼好眼熟,但是又認不出來啊

    雖然有疑慮,吉安娜還是拿著信件回到了伊露西亞的書房。

    “伊露西亞姐姐,有你的信。”

    接過信件,伊露西亞看著封口火漆也是楞了一下,然後取過剪刀剪開了信封的底部,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約定好的記號還在,就松了口氣,開始閱讀書信。

    讀著讀著,伊露西亞就開始流淚。

    “姐姐,怎麼了”

    吉安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慌亂的取出手絹替伊露西亞擦拭眼淚。

    “姐姐能回家了,父親大人原諒我了。抱歉,吉安娜,我去洗下臉。”

    說著,伊露西亞離開了書房返回臥室。

    而吉安娜則從書桌上拿起了書信。

    “伊露西亞巴羅夫法師閣下,如果你還認同奧特蘭克公民的身份,收到信函後請在春耕祭典前返回奧特蘭克城。

    奧特蘭克王家法師協會”

    “什麼嘛,怎麼巴羅夫家族的家伙都是一群死傲嬌嗎”

    嘟囔著,吉安娜將書信放回書桌上。

    不對啊

    自己的下一筆信貸兩天後就要到期了,但是父親戴林的下一筆生活費最少五天後才能到賬,伊利西亞回國了我怎麼辦

    吉安娜霎時間被名為討債的恐懼所支配。

    “伊露西亞姐姐,帶我去奧特蘭克城好不好”

    金毛小蘿莉用帶著顫抖的發嗲聲音一路跑向伊露西亞的臥室。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