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10章 升級了速埋的寡婦雷,就問你怕不怕

第210章 升級了速埋的寡婦雷,就問你怕不怕

    一人計短,眾人計長。

    這句話可能存在爭議,你能舉出諸葛琴魔,某個綽號小叮當的大校又或者人生寂寞如雪的寂寞侯來證明一個人的智計也能碾壓眾生。

    但是一人力窮,眾人力漲這句話,確是很難舉得出反例的。

    在部落的強壓之下,阿歷克斯巴羅夫強行推動了全面戰爭動員令。

    不僅僅是適齡的精壯男子,甚至身體健全的農婦也被集中征召了起來。

    和一些人想的不一樣,對于全面戰爭動員令抵制最強烈的不是被送上前線的農夫工匠們,也不是被塞給一把錘子草叉干活的農婦們,而是那些不歸屬于巴羅夫派系的貴族們。

    作為受戰爭影響最嚴重的希爾布萊德居民們,對于獸人的暴行有著直接的體會,這些被迫離開家園的平民不在乎是否被巴羅夫家族強行征召,也不在乎那些貴族老爺私下里流傳的謠言。

    什麼一朝是巴羅夫家族的奴隸,一輩子都是奴隸。

    大家也不是傻子,在這個戰亂不休的時期,城堡里的大老爺願意管你的生死已經是值得慶幸的事情了,加入了動員兵團好歹有口飯吃。

    至于戰後怎麼樣,你說我是奴隸就奴隸了,我不會跑嗎?

    巴羅夫家的人再怎麼殘暴,總比不過獸人會吃人吧!

    平民百姓有著最現實,也是最勢利的判斷,這讓巴羅夫家族的反對者有些無計可施。

    將全國的子民控制在手里,是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也是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放任他們閑置下來,必然生亂。

    食物供給不上,他們必然造反。

    但是每天供他們吃喝。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雖然塔倫米爾地區是受到戰火摧殘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但是布瑞爾和達隆凱爾還能正常耕種,高山牧場和高原農場也能進行正常的生產。

    雖然奧特蘭克王國的整體糧食儲備存在大問題。但是巴羅夫家族領地的糧食實際上是有富裕的。

    再加上奎爾薩拉斯王國許下的允許奧特蘭克王室購買糧食的空頭支票。

    手握糧食的阿歷克斯攝政大公爵用強硬的姿態鎮壓了所有反對者的聲音。

    不勞動不得食,戰爭時期一切物資計劃供應。不響應奧特蘭克王國全面戰爭動員令者即為叛國。

    在這三個原則之下,內憂外患的奧特蘭克王國在只有三條腿的四方桌上展現著自己強大的肌肉。

    往日里,領主想要征召領民修建點什麼,那叫個難啊,領民們各種推諉磨洋工啊。

    現在,想要吃的不?

    干活。

    想要活命不?

    听話。

    在特殊時期,用特殊手段,奧特蘭克王國呈現出一種病態的欣欣向榮。

    城市被翻新。道路被修補,山道關卡被重新維護,荒地被開墾,碎石原的石頭都被捋了一遍,往日里禍害四野的山地獅被有計劃的獵殺。

    為了活命,奧特蘭克的子民用一種不干點什麼就渾身難受的勁頭麻痹著自己。

    “卡洛斯,你把家族推到了絕路。”

    在攝政大廳,遣退官員侍衛之後,阿歷克斯疲憊的對兒子說道。

    “即使我們按時春耕,到第一批作物成熟。也需要四個月。但是我們的儲備糧只夠堅持兩個月了。如果要打大仗,那麼消耗會更大。饑餓的難民和凶猛的野獸沒有什麼區別,卡洛斯。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你將成為一個笑話,你會失去那頂王冠。”

    阿歷克斯其實從一開始就不贊同全面戰爭動員計劃,手握布瑞爾的巴羅夫家族只要始終和聯盟站在一起,橫豎都是贏家。

    尤其是在戰後,糧食緊缺,巴羅夫家族憑借遠離戰火的產糧地,會成為所有貴族的座上客。

    但是阿歷克斯無法反駁,全面戰爭動員令確實是最快穩固兒子權柄的方法。

    到目前來說。一切進展良好,並且還能良好兩個月。

    “父親。您知道嗎?我有一種預感,這場戰爭馬上就要迎來轉折點了。”

    卡洛斯站在窗口。從高處看著遠方的風景。

    “你是說半個月後的大戰役?哈,一年多來,這樣的大戰役還少嗎?兩邊死的人都不少,可是戰爭還在繼續。”

    阿歷克斯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肆無忌憚的嘲諷著聯盟的無能。

    “父親大人,部落並沒有想象中的強大。他們也有**,他們內部也存在權力斗爭。贊美安度因洛薩,我覺得聯盟最少還能支撐一年,而獸人肯定比我們先出問題。”

    卡洛斯的聲音顯得有些悠遠,好像他的身體在這里,靈魂已經升上天空正在俯視眾生。

    “說得好,但是這毫無意義,我們的糧食只夠兩個月了。全面戰爭動員令既是利器,也是枷鎖。原本我們可以不用管那些人的,但是一但響應了征召,我們就得填飽他們的肚子。”

    阿歷克斯對于大勢的判斷不感興趣,因為繁雜的工作已經讓大公爵疲憊不堪。

    “父親大人,我們救不了所有人。”

    “那你還……”

    阿歷克斯沒有說完就被卡洛斯打斷。

    “因為他們必須自救。”

    “你的意思?”

    阿歷克斯好像有些明白,又不確定兒子到底說的是什麼。

    “這一場戰役,奧特蘭克會承擔希爾布萊德中部地區的全部作戰任務。”

    “你是想!”

    阿歷克斯突然瞪大了眼楮,難道自己的兒子是想送士兵去死!

    “是的,我要造成既定事實。不僅是塔倫米爾,是時候將希爾布萊德的精華之地收歸奧特蘭克所有了。”

    阿歷克斯的感覺怪怪的,即為兒子沒有變的那麼殘暴麻木而高興,又為兒子沒有變的那麼冷血無情而遺憾。

    “但是,糧食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阿歷克斯皺著眉頭強調這個問題。

    “奎爾薩拉斯的承諾雖然安撫了民心,但是我並不看好。”

    “父親,我也不看好,恐怕奎爾薩拉斯要出大亂子了。”

    卡洛斯扯動臉部肌肉笑了下。

    “那麼,你準備怎麼解決眼前的難關?”

    “當然是英明睿智的泰瑞納斯殿下咯。”

    “哈,那個看起來慷慨大方,做生意從來不虧本的家伙?”

    阿歷克斯對于泰瑞納斯的調侃也讓卡洛斯笑了出聲。

    “是的,父親,家族的地位變了,周邊的環境變了,時代,變了。我們手里有泰瑞納斯想要的東西,他會滿足我們的一切要求。”

    阿歷克斯皺著眉頭思索著,然後勃然大怒。

    “逆子!布瑞爾決不能給泰瑞納斯!”

    “用安哈多爾和自己的女兒換布瑞爾,另外加上至少夠十萬人吃一年的糧食,您覺得泰瑞納斯會換嗎?”

    卡洛斯誠懇的問道。

    “休想……讓我…想想。”

    听聞兒子的話語,阿歷克斯從暴怒中平靜下來,並且陷入沉思。

       的敲門聲傳來。

    “進。”

    卡洛斯話。

    門打開後,老管家盧森薩克霍夫向兩位主人鞠了一躬。

    “王室法師傳來消息,伊露西亞小姐已經到了。同行者還有吉安娜普羅德摩爾女士。”

    卡洛斯莫名其妙的打了一個冷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