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12章 往前一步是黃昏,退後一步是人生

第212章 往前一步是黃昏,退後一步是人生

    春耕祭典,洛丹倫各國都有,特色或者不同,實質都是一樣的。

    大家嗨一嗨,然後該干嘛干嘛,窩冬結束了,屁民干活吧。

    奧特蘭克今年的春日祭典唯一的不同,就在于在王室的推動下,除了少數大貴族家還有富余勞動力,往國內一半的土地將采用集體耕作制度。

    沒錯,農業合作社制度。

    詛咒戰爭,贊美戰爭,在部落的強大壓力下,阿歷克斯攝政大公爵能夠讓任何反對者閉嘴。

    雖然阿歷克斯自己也覺得這制度很糟糕,互不相識的農夫耕種著不屬于自己的土地,並且在戰後的土地分封上肯定會產生非常多的矛盾和麻煩。

    但是阿歷克斯不得不承認,在當下的局勢下,這個辦法確實有助于緩解國內巨大的糧食缺口和不穩定情緒。

    這無形中,減少了巴羅夫家族的壓力。

    你看,王室已經想辦法為你們安排活路了,出了問題哪里出的問題你們找誰的麻煩。

    思索到這里,阿歷克斯同意推動兒子的計劃。

    日後飲毒總好過今日死。

    在安撫了派系勢力後,阿歷克斯的命令被落實下去。

    一場聲勢盛大,但是物質準備並不豐盛的春日祭奠在奧特蘭克地區的各個國民聚集地展開了。

    其中自然以奧特蘭克城的最為聲勢浩大。

    然而卡洛斯在象征性的出席了祭典開幕式後,就回到了自己的書房,和王國的將軍們進行著密談。

    停留在斯坦索姆地區的軍隊6續開回了,但是圖拉揚卻留在了北地要塞。

    因為如同卡洛斯的預料那樣,凱爾薩斯勝而不勝,獸人大軍不敗而敗。唯一兩頭不討好的,只有巨魔。

    在凱爾薩斯的攻勢如潮下,巨魔節節敗退。銀月城的大軍很快收復大量淪陷土地。

    但是就在不久之後,遮天蔽日的紅龍用永恆的烈焰焚燒了大半個永歌森林。

    凱爾薩斯不愧是達拉然肯瑞托六人議會的成員之一。

    在紅龍的烈焰下。凱爾薩斯大神威,和魔導師軍團一起構築起了籠罩了整個軍營的龐大魔法盾,在火海中護住了七成的士兵。

    雖然三層的士兵陣亡,已經算得上是慘敗,但是凱爾薩斯的聲望卻在那一役高漲起來。

    但是紅龍的突襲只是個幌子,真正的殺招是獸人的暗度陳倉。

    就在凱爾薩斯為了收拾殘局而忙的昏天暗地的時候,一個叫赤波恩的獸人帶領著近萬的大軍突襲了銀月城。

    舉國震動,國家不國啊。太陽王陛下,獸人打過來啦!

    在滿城的驚慌之下,阿納斯塔里安憤怒的聲音通過魔法傳遍全城。

    “我大奎爾薩拉斯還忘不了!”

    于是,奎爾多雷精靈向獸人展示了什麼叫做真正的魔法。

    無論獸人使用薩滿的元素之力還是術士的暗影之力,都無法打破銀月城的符文護盾。

    三日的嘗試未果,這一支獸人軍隊洗劫了銀月城外圍,在燒殺搶掠之後,從容撤退。

    面對銀月城連的十二道詔令,凱爾薩斯無奈的回軍北上,放棄了全殲巨魔的機會。

    就這樣。凱爾薩斯和獸人大軍擦肩而過,在一場中等規模的追擊戰後,凱爾薩斯站在銀月城外。看著一片焦土,看著完好無損的符文護盾,宣告銀月城之圍解了。

    而當王子殿下再次領兵去清剿巨魔的時候,祖金已經在山林中重整旗鼓,等著精靈了。

    凱爾薩斯贏得了軍心,卻失去了銀月城的民心。

    獸人獲得了勝利,卻沒有贏得戰爭,如何全身而退,成為了獸人統帥夜不能寐的魔怔。

    至于巨魔。祖金雖然沒有表意見,但是卻不會去強行壓制憤怒的手下。獸人的行為與背盟無異。阿曼尼巨魔與獸人的盟約,破裂了。

    然而獸人圍攻銀月城的舉動。給予了巨魔一點點喘息的機會。

    有傳言說凱爾薩斯曾經感嘆道,就為了去欣賞銀月城符文護盾的光輝,又有多少勇士健兒要倒在群山之中,倒在巨魔的長矛之下。

    然而這一切都不是卡洛斯應該關心的。

    卡洛斯關心的是圖拉揚為了防備獸人直接南下,主動留在北地要塞主持防務,並且扣下了自己兩千精銳,亨利謝特主動留下協助(監視)圖拉揚。

    卡洛斯想到的是奎爾薩拉斯應允的物資補給,恐怕遙遙無期了。

    但是即便如此,半個月後的大戰役,奧特蘭克有困難要上,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

    戰爭進行到這個份上,就如同兩個先天高手在比拼內力,看似波濤不驚,確實誰先守不住那口氣便一敗涂地的節奏。

    卡洛斯感覺到冥冥中,歷史的慣性依然存在。

    戴林普羅德摩爾的兒子依然死了,南海鎮圍城已然生了,永歌森林依然被燒了。

    那麼按照時間節點,部落的內亂也該開始了。

    雖然古爾丹是個不穩定的因素,但是卡洛斯相信,此刻的這個聯盟絕對強于其他時間線的聯盟。

    是時候結束這場傷亡慘重的戰爭了。

    我到這個世界是為了花天酒地過驕奢淫逸的生活來著,不是來給艾澤拉斯擦屁股的!

    卡洛斯在手下將領的喋喋不休之下有些走神的想著。

    軍械、糧草補給,軍團開進的先後順序和路線制定。

    即使將軍們都忠于自己,卻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小九九,都想著多保存幾分手下的性命。

    雖然有些不耐煩,卡洛斯卻依然保持著臉色的平靜。

    在真實的世界,你身邊的朋友、親人、屬下,甚至仇敵,他們不是npc,他們有著自己的想法和利益述求,有些小心思也是不可避免的。

    身為王者,最重要的任務之一就是統合屬下的利益述求,讓足夠多的人將自己的追求同國王的命令一致起來。

    到目前日至,卡洛斯干的還不錯。

    一百四十七個聯隊已經準備就緒,三萬多接受過半年以上軍事訓練的男人已經配備了基本的武器和鎧甲,足夠三萬人和一萬軍馬食用三個月的糧草也已經籌集完備。

    第一次,卡洛斯手中的籌碼允許他脫離棋子的地位,如同一個棋手一般的行事。

    然而也就這一次,如果卡洛斯搞砸了,他也就失去了在戰後瓜分勝利果實的機會。

    一種帶有不安的興奮充斥著卡洛斯的內心。

    然而即使在宏圖霸業面前,偉大的國王,卡洛斯巴羅夫依然是他媽的兒子。

    “大少爺,維爾頓少爺和阿萊克斯少爺打起來了,夫人很生氣,伊露西亞小姐希望您能去看看。”

    侍從官托德走進會議廳在卡洛斯耳邊說道。

    哎,王國與家庭。

    卡洛斯站了起來。

    “你們繼續制定作戰計劃,天黑前我要得到一個大致的框架。”

    “遵命,我的陛下。”

    在將軍們的恭送下,卡洛斯去行至作為兒子的義務————安撫母親,去行事哥哥的權力————揍弟弟。

    我愚蠢的歐豆豆們,你們準備好迎接愛的鐵拳了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