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13章 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第213章 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戰亂不休的洛丹倫大陸,凱爾達隆因其獨特的地理環境,成為一方世外桃源。¢£,

    希爾布萊德許多與巴羅夫家族扯得上關系的貴族都將家眷送到了凱爾達隆避禍,阿歷克斯自然也將夫人和幼子留在了湖心堡。

    即使已經掌握了奧特蘭克城的,阿歷克斯.巴羅夫這也是第一次讓家人趕過來。

    經年未歸家的卡洛斯印象里的兩個弟弟還是當年那兩個跟屁蟲一樣的半大小子。

    然而再見,曾經的兩個小跟班已經有了大人模樣。

    尤其是維爾頓,當年圓成個球的小胖子在榜樣的激勵下,居然練出了一身的腱子肉,即使穿著厚重的皮衣,依然看得出形體輪廓。

    而阿萊克斯,雖然不如弟弟那般壯碩,但是勻稱的體型和儒雅的外表完全繼承了自己父親的知性外表。

    好一對俊俏少年!

    可惜兩人都是鼻青臉腫的狼狽樣。

    妹妹是別家的乖,弟弟是自家的好。

    熱情的擁抱了自己的兩個弟弟,就走到了母親身邊親吻了母親的手背和臉頰。

    “伊露西亞,帶這兩個混球先下去,我有話和卡洛斯說。”

    “是的,母親。”

    遣散了房間內的僕從,詹尼斯忍不住哭了起來。

    “母親,您這是怎麼了,這可不像喜悅的淚水?”

    卡洛斯有些不知所措。

    “你知道阿萊克斯和維爾頓為什麼打起來嗎?”

    “額,不知道。”

    卡洛斯摸了半天也沒有摸出手絹,只好用自己的衣袖替母親擦拭眼淚,結果被自家老媽在屁股上狠狠的來了一巴掌。

    “為了地位!為了繼承權!這是要兄弟倪牆啊!”

    詹尼斯瞪著眼楮說明了事情的原委。

    如果卡洛斯沒有登基為王,那麼一切都好說,阿歷克斯的爵位終將是卡洛斯的囊中之物。自己的兩個弟弟或許是財物,或許是一塊土地,將在卡洛斯繼承父親的爵位後被分派出去自己打拼。

    如果卡洛斯沒有登基為王,阿萊克斯和維爾頓或許還沒有什麼想法,在自家大哥的庇護下瀟灑一輩子也就完了。

    然而,隨著家族地位的提升。一切變的不那麼確定了。

    無論是出于家族繼承的考慮還是家族地位的穩固,甚至是王位繼承權的延續,阿萊克斯和維爾頓得到的都將遠比之前多的多。

    即使得不到阿歷克斯的大公爵爵位,阿萊克斯和維爾頓最少也會是侯爵,並且是實權侯爵甚至伯爵。

    在艾澤拉斯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卡洛斯听到這里,已經明白了,卻無計可施,只能忍不住一聲嘆息。

    在這個美麗危險的殘酷世界,權力來自于力量與責任。

    即使一個僻陋村長。在村莊周圍出現了猛獸的情況下,也需要負責處理。或者花錢請人,或者親自帶隊。

    人類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秩序的慣性遠遠不足以支撐起王權的延續,所以分封成為最優的選擇。

    按道理,當自己成為國王那一刻,父親阿歷克斯就應該將巴羅夫家族的族長位置交給自己。

    但是阿歷克斯並沒有這麼做。

    卡洛斯有想過,卻沒有在意。

    現在想來。阿歷克斯恐怕就是害怕卡洛斯被突如其來的權力沖昏了頭腦,對自己兩個弟弟產生什麼想法。所以他這個當父親的選擇將沖突的矛盾點攬到了自己身上。

    卡洛斯並不介意,但是他不能確定自己的兩個弟弟到底是什麼想法。

    “維爾頓說阿萊克斯卑鄙懦弱,不配自稱英雄王的弟弟,阿萊克斯說維爾頓只長肌肉不長腦子,侮辱了你的名號,簡直是巴羅夫家族的恥辱。”

    在詹尼斯的描述下。卡洛斯明了了在自己離開的日子里面,已經有投機者聚攏在自己兩個弟弟麾下,並且開始互別苗頭。

    “英雄王是個什麼鬼?”

    卡洛斯一臉扭曲的問道?

    “那些吟游詩人的吹捧,現在鄉間野里,你被這麼稱呼著。”

    “呵。呵,呵,呵。”

    卡洛斯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笑得比哭還難听。

    “你去忙吧,我雖然傷心他們兩人兄弟不和,卻還不需要你這個連孩子都沒有家伙來出主意。”

    雖然對于卡洛斯來看望自己很開心,詹尼斯畢竟不是一個只知道談論服裝首飾八卦新聞的貴婦人,她知道自己的兒子是真的很忙。

    閑扯了一陣,聊了些軍旅生活中的趣聞,卡洛斯在哄笑了母親之後,離開了詹尼斯身邊,在院子里找到了自己的姐姐和兩個弟弟。

    “卡洛斯!”

    “大哥!”

    雖然兩個弟弟看到自己都很興奮,但是卡洛斯在二人的眼里看出了更多的東西。

    艾澤拉斯的人類還真是早熟啊。

    蹲下身去,卡洛斯對伊露西亞點了點頭,便將兩個弟弟擁到了懷里。

    “阿萊克斯,維爾頓。”

    卡洛斯溫和的喚道自己兩個弟弟的名字。

    “大哥在和獸人打仗。”

    “嗯。”

    阿萊克斯點了下頭,在等待自家大哥繼續往下說。

    “我知道,一切綠皮膚的怪物,大哥一個能打五個!”

    維爾頓一臉的崇拜神色。

    “獸人很厲害的,還記得小時候我們兄弟三人一起打狼的事嗎?大哥很忙,也很累,為了你們,為了我們巴羅夫家,大哥隨時有在戰場上戰死的覺悟。”

    “大哥!”

    “不可能,你這麼厲害!”

    手上用力,安撫了兩個大驚失色的弟弟,卡洛斯接著說道。

    “所以啊,我的弟弟們,如果大哥不在了,父親母親還有姐姐就要靠你們兩個照顧了。如果你們兩個先打了起來,到時候誰來保護這個家?”

    “卡洛斯,我錯了。”

    “是我先動的手,阿萊克斯,對不起。”

    “記住,這個世界是如此險惡,如果連自己的兄弟都不能信,你又該相信誰?”

    卡洛斯覺得說到這里,已經足夠了,松開兩個弟弟,留給他們一個高大的背影,卡洛斯離開了母親居住的院落。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如果聯盟戰敗,自家弟弟連爭權奪勢的機會都不會有。

    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充斥在卡洛斯的心田。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的家庭,但是這一切真的是我的親人們需要的嗎?

    當然!

    連活著的權力都沒有,那還說什麼愛!

    疲憊感來得快,去的也快,重新堅定信念的卡洛斯感覺到自己的視覺仿佛變清晰了,這個世界在無形中褪去了一層面紗。

    “好酷啊,這個男人是我大哥。”

    “阿萊克斯,我以後不打你了。”

    “我也不再背後說你壞話了。”

    “什麼?你不僅當著我的面說,你還在背後黑我?”

    “你不是剛說不打架了嗎?”

    維爾頓尷尬的放下了緊握的拳頭,目送卡洛斯離開。(未完待續……)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