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37章 風暴要火

第537章 風暴要火

    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這不是鬼面獸嗎?

    是鬼面獸……吧。

    突然之間五位英靈齊聚一堂,卡洛斯非但沒有涌起高昂的戰役,反而還有些光怪陸離的荒謬感。

    想笑。

    這算什麼?

    暴雪大宇宙?

    雖然偷襲泰姆.莫寧的家伙全程保持著光學隱身,但是與繃帶人戰斗的過程中,卡洛斯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別說光學隱身了,裂隙突襲也防得住好不好。

    艾澤拉斯的法師和盜賊什麼陰招不會,隱身等于無敵在的常識對于卡洛斯不管用。

    尤其是刀刃踫撞過程中,空氣中激蕩的粉塵實際上也暴露出了偷襲者的體態特征。

    不用躲了,普羅托斯,你那憂郁的下巴,反關節的四肢已經出賣了你的身份,唯一的懸念就是你老大姓澤還是姓高。

    以為拿實體刀劍就能隱瞞你擁有光刃的事實嗎?

    “那是……什麼?”

    突如其來的致命一擊,泰姆.莫寧一直到卡洛斯擋在他身前,才反應過來,自己差點死了。

    但是卡洛斯並不願意解釋什麼,濃煙特大劍低垂在地,用盾牌護住自己的御主,卡洛斯半扭過頭關注著那邊的戰斗。

    小姑娘好可憐啊。

    用屁股思考也能明白。

    星靈是被自己與繃帶人的戰斗吸引,來撿漏的。

    雖然不清楚小紅帽與鬼面獸發生了什麼,但是魯比.洛斯擺明了是故意引誘鬼面獸來到此處,希望借眾人之力消滅對手。

    不過,大人的世界是很復雜的。

    卡洛斯與空氣對持,繃帶人也護在御主身旁,星靈一擊不成早已不見蹤影,誰也沒有要幫她的想法。

    魯比.洛斯手中的新月玫瑰是一柄具有槍械功能的長柄鐮刀,鐮刃飛舞間,直接射擊或者利用子彈的反作用力,紅袍少女的戰斗優美的如同舞蹈。

    可惜小姑娘氣急敗壞的聲音破壞了這樣的美感。

    “它吃了自己的御主,還有我的!它根本不是英雄!”

    但是不管卡洛斯還是繃帶人都選擇了听而不聞視如不見。

    “您有什麼建議嗎?”

    泰姆.莫寧此刻的身姿放的異常低,哪怕卡洛斯背對著他,也依然低頭行了一禮。

    “你會死。”

    卡洛斯在思考著局勢,害怕自己說錯話,便采取了腦補流的對話方式。

    果不其然,泰姆.莫寧陷入了腦補的僵局。

    這位【無火的余燼】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厲害,但是其他英靈也不是易予之輩。我會死,意思是離開它的保護,我會被剛才的暗殺者殺掉?但是這個紅衣女孩透露的情報……對手已經被消滅了兩個,真是個好消息,如果屬實的話。要不要介入呢,很難選擇,畢竟……

    泰姆.莫寧抬頭望向一旁,卻驚訝的發現繃帶人與他的御主已經不在了。

    什麼時候離開的,自己居然毫無察覺!

    卡洛斯倒是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並非是因為他的魔法感知比泰姆.莫寧還強,而是因為……他看見了。

    恰好看見了。

    而這到好處的一眼,也令卡洛斯在心里對繃帶人的身份有了底。

    虛靈……

    雖然全身被黑色的繃帶綁住,沒有透露出虛靈那種特有的光芒,但是這種悄無聲息的開啟關閉次元之門的能力。

    沒跑了。

    今天晚上來的值得啊,打一架的功夫,確定了四個對手的身份。

    就在卡洛斯盤算著這場詭異的聖杯儀式時,魯比.洛斯與鬼面獸的戰斗發生了變故。

    魯比.洛斯的子彈,用完了。

    槍鐮新月玫瑰,平心而論,是一把特質化的武器。

    或者說鐮刀,本事是農具而不是武器,內開刃的鐮刀只有橫向揮砍一個動作可以有效殺敵,用作戰場對敵,鐮刀可能還沒有木棍好用。

    但是加上機械聯動的大口徑槍擊功能後,新月玫瑰就擁有了一百種玩法。

    單純作為鐮刀或者槍械,新月玫瑰都是畸形且不入流的,但是兩者組合在一起,加上魯比.洛斯強悍的實力,便造就了新月玫瑰的神話傳奇。

    現在,子彈用完了。

    魯比.洛斯陷入了困境。

    一邊是青春無敵的美少女,一邊是面目猙獰的鬼面獸。不用問也知道,卡洛斯的個人傾向無疑是魯比.洛斯。但是這場儀式,關系到卡洛斯回家的路,長得再好看用什麼用。

    勝利,卡洛斯要的是這場儀式戰爭的勝利。

    所以這位小姐,對不起,請你和這只大猩猩同歸于盡吧。

    卡洛斯想法是好的,但是魯比.洛斯也不是傻子,你不來幫我,我不會去找你嗎?

    說干就干,尋到鬼面獸一個破綻,拉開距離閃過卡洛斯身邊。

    卡洛斯側開半步用手中盾牌封擋了魯比.洛斯所有可能攻擊泰姆.莫寧的路線,卻最終沒有對她進行攻擊。

    于是,卡洛斯擋在了跟進的鬼面獸面前。

    “加入洪魔。”

    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泰坦守護者是搞個**,居然讓一只感染洪魔的鬼面獸成為英靈,但是由于是投影重塑的身體,造成了感染洪魔後,這只鬼面獸居然還保有語言能力和基本的智慧。

    看出卡洛斯不好對付,鬼面獸使用了拉攏技能。

    “汝之主今何在。”

    卡洛斯用極其裝逼的語調發問。

    “吃了。”

    鬼面獸如實回答。

    這沒得談了啊。

    看著泰姆.莫寧那憎惡的眼神,卡洛斯只好嘆了口氣。

    這里不表明立場,怕是要和自己的“御主”陣營對立咯。

    “小心,然後保護好自己。”

    卡洛斯用眼神示意泰姆.莫寧小心魯比.洛斯,但是泰姆.莫寧看在眼里,確實【無火的余燼】漆黑頭盔的眼縫內紅光一閃。

    這簡直……這簡直就是泰瑞爾讓伊利丹看他臉色行事啊!

    “忠義不存,留命何用。”

    鬼面獸還在等卡洛斯回答他的問題,卡洛斯已經提著特大劍砍了上去。

    然後,鬼面獸很輕松的用手中的長柄戰錘格住了卡洛斯攻擊。

    卡洛斯雙手平攤松開了武器,漆黑的劍盾化作煙霧纏繞周身重新依附鎧甲。

    鬼面獸自然不會看著卡洛斯裝逼,再戰來,已經是重錘劈頭。

    魯比.洛斯不知道眼前的黑色人型想要干嘛,但是也不能見他送死,只能開啟【神速】沖上前去替卡洛斯擋住鬼面獸的攻擊。

    但是魯比.洛斯在力量上與鬼面獸差距太大,僵持片刻後直接被鬼面獸蠻力掃飛。

    “你在干嘛?”

    魯比.洛斯憤怒的問道,擺人型十字架有意思嗎?

    但是泰姆.莫寧明白,卡洛斯不是在發呆,自己的魔力再一次要被抽空了。

    “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足夠了。”

    卡洛斯突然加速前沖,用手中不可視的利刃搶在鬼面獸動作之前完成了十字斬擊。

    “死在黑暗劍之下,是你的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