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40章 王德發啊呦看得迷

第540章 王德發啊呦看得迷

    異常魔獸見聞錄最新章節!

    只有小朋友打架才掄王八拳,大人的戰斗能一刀捅死從不**。

    不管你是為了亞頓還是為了誰,魯比.洛斯沒有認輸的道理。

    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想的,至少這位信標學院的獵人對這場天之杯的爭奪儀式並沒有執念。

    有的只是求勝的意志。

    能與其他世界的大英雄們戰斗,真是太開心了。

    因為這讓魯比.洛斯感到滿足。

    能和英雄同行的,只有英雄;能與怪物戰斗的,都是怪物。

    我的過去充滿遺憾,我曾因自己的軟弱無力和哽咽哭泣。

    在這個世界,我的生命已經踏入倒計時。

    那麼,就讓最後的華麗一擊當做墓志銘。

    這,便是戰士的生存之道。

    繼承至母親血脈的神秘力量作用于物質世界,外在表現便是這一對銀色的瞳孔。銀瞳之力開啟,世界的法則清晰的展現在魯比.洛斯面前,作用于自身,便是超越常識的速度。

    當速度快到極致,時間,被單方面的停止了。

    新月玫瑰的刀鋒劃過黑暗聖堂武士的胸膛,太空合金制成的胸甲出現平滑的切口,星靈手中光刃所散發的光芒因為追不上魯比.洛斯的速度,在小姑娘眼中斷裂成氤氳光斑。

    最後的回眸,是無憾的微笑。

    這場異世界的夢幻游戲結束了……

    最強的一擊,腰斬了黑暗聖堂武士的魯比.洛斯魔力耗盡,維持不住自身的存在,如同沙漠中風化千年的雕像,化作粉末消散于無形。

    而星靈,在一切發生後,才反應過來。

    單論武技,自己敗了啊。

    裝逼莫過普羅托斯,能夠從原子層面查看知識的神之長子明白自己的形體將在零點零三秒後失去物理連接的穩定性,被刀鋒劃成兩半的軀體受到星球引力影響將失去內應力。

    那麼,此刻該怎麼辦呢?

    答案只有一個。

    星靈絕學————化球大法!

    在萬世之戰時期,高貴的神之長子,偉大種族普羅斯托因為理念的分歧,進行了長達數千年的內戰。

    慘烈的戰爭催發了很多極端的技術。

    比如幽能湮滅。

    原本在戰局陷入絕望時,由兩位高階聖堂武士進行思維融合可以催發幽靈湮滅反應生成一個強大的能量體生命,這個時刻散溢著幽能的能量怪物被星靈成為執政官。

    執政官自誕生起那一刻,生命便進入倒計時,身體內不斷進行著的湮滅反應的它通常只有數小時到數日不等的活動時間。

    執政官的強大是無需質疑的,但是它同時也是脆弱且代價高昂的。哪怕是萬世之戰開始前,整個艾爾還團結一致的年代,高階聖堂武士也不是地攤貨,總體數量甚至沒有星靈黃金艦隊的主力戰艦數量多。

    因此,甚至許多新生代的星靈甚至教條的認為必須要兩位高階聖堂武士做出自我犧牲才能生成一個執政官。

    那是無知。

    真實的原因是不到彈盡糧絕,高階聖堂武士又何必犧牲自己呢?那是因為他們已經筋疲力盡了,所以需要兩人合力。

    而真正的強者,一個人也可以合球。

    “Power Overwhelming”。

    在零點零三秒不到的時間內,在被魯比.洛斯殺死前,黑暗聖堂武士選擇了自我湮滅。

    誰殺了我?

    我殺了我!

    血紅色的球型能量體生物湮滅生成的瞬間,星靈的御主因為無法承受這股心靈的沖擊,體內魔力暴走,燃燒起來變成一根人型火柴。

    而正面搏殺的卡洛斯、多恩、法拉姆三人都感受到了堡壘內那攝人心魂的威壓。

    法拉姆手上動作一頓,立刻近身搶攻,多恩趁勢跟進,卡洛斯辛苦招架。

    然而片刻後,在多恩與卡洛斯搏力時,虛靈卻開啟次元裂隙遁入虛空。

    卡洛斯加大手上力度提防著虛靈的偷襲,心中焦急萬分,這是出事兒了啊。

    結果突然手上力道一空,卻是多恩賣個破綻收力退出了佔據。

    這時候如果卡洛斯跟進,有百分之八十七的概率可以給星際戰士來一下狠的,甚至乘勝追擊打死多恩也未嘗沒有機會。

    但是如果泰姆.莫寧出事,自己要怎麼打這一出【無火的余燼】的戲碼演下去?

    卡洛斯放棄了追擊,軀體上燃燒的火焰卻更加熾熱,扭頭便向魔法堡壘地下核心沖刺,遇牆開牆破頂而入,真真切切的不走尋常路。

    發生了什麼事情,卡洛斯完全摸不著頭腦,或者說狹隘的認知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兩個刺客型的英靈打架怎麼會打出這種動靜?

    在卡洛斯的劇本里,魯比.洛斯哪怕不是星靈的對手,也能拖延足夠的時間,再不濟,泰姆.莫寧的魔法堡壘還有重重機關陷阱,以一敵二一時陷入逆風並非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在魔力的獲取上卡洛斯認為自己擁有絕對的優勢,多恩和法拉姆第一時間無法秒殺自己,那麼戰斗結果就已經被確定,無謂的過程交給時間就好了。

    但是命運的導演啪啪啪的打著卡洛斯的臉,讓他明白了這出戲資方爸爸才是真編劇。

    那駭人的悸動,那詭異的戰斗痕跡……

    不,這根本不是什麼戰斗痕跡,只是單純的路過。

    和自己沒有區別。

    卡洛斯過路,留下一地殘垣斷壁,而那東西的前進方向上,空無一物。

    魔法師設下的法師陷阱在星靈執政官面前如同無趣的玩具,魔力的洪流也無法阻礙怪物的腳步。

    泰姆.莫寧所能依靠的只有最原始最純粹的力量苟延殘喘。

    至少緊趕慢趕到魔力爐所在處的卡洛斯所見的場景,泰姆.莫寧正在和紅球對波……

    並且泰姆.莫寧已入風中殘燭,足夠為整個魔法堡壘提供魔力的魔力爐,在紅球的面前顯得那麼的乏力。巨量的魔力侵蝕著泰姆.莫寧的身體,也讓魔法師難以為繼。

    泰姆.莫寧死亡的結局近在咫尺。

    不是說好紅球沒有普攻的嘛?

    卡洛斯愣神的片刻,紅球也感覺到了他的存在。

    所以進入不可逆轉的幽能湮滅後,雖然失去了【眼楮】,殘存的習慣依然令星靈采取了扭頭這樣的動作。

    “雖然這並不榮耀,但是看起來我贏了。”

    擁有心靈溝通能力還真是方便,明明用語言最少要三秒鐘才能完整表述的話語,紅球字用了一個“眼神”。

    終于,泰姆.莫寧堅持不住,失去了對雙手的控制,紅球的幽能沖擊即將摧毀他的身體,以及他身下的魔力爐。

    一場絢爛的煙火表演即將開幕。

    魔法救不了自己的御主,但是聖光可以。

    卡洛斯用右手扯下了左手的“臂甲”,露出了自己屬于“人類”的手臂,也破壞麥迪文施放在他身上的保護,同樣也打破了無法使用聖光之力的桎梏。

    火焰熄滅了。

    光芒依然閃耀。

    潔白的聖光輝煌燦爛,聖潔的壁壘堅不可摧,星靈的湮滅幽能也無法洞穿包裹著泰姆.莫寧的聖光壁壘。

    將臂甲套回左臂,卡洛斯明白,世界的殘響已經沉寂,現在這副漆黑的鎧甲已經【死】了,失去了所有的神秘與奇異,僅僅是一副還算結實的鎧甲而已。

    但是卡洛斯並不後悔。

    沒有麥迪文,他卡洛斯.巴羅夫也不是個廢物。

    紅球無視了奄奄一息的泰姆.莫寧,轉過身來“注視”著卡洛斯。

    卡洛斯毫不畏縮的回應了星靈的戰意。

    “還活著嗎?”

    “嗯。”

    “武器,我需要一把武器。”

    哪怕已然湮滅,星靈依然能夠理解卡洛斯與泰姆.莫寧之間對話的含義。

    但是它並沒有動作,神之長子的驕傲令它只是等待,等待卡洛斯尋到一柄武器。

    然後,戰斗將進入第二回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