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15章如果愛,請深愛,如果宅,請死宅

第215章如果愛,請深愛,如果宅,請死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成功需要機遇。

    機遇只偏愛有準備的人。

    做好準備的一般都是有錢人。

    所以成功只屬于有錢人。

    完美無缺的推論,完美無缺的結論。

    卡洛斯看著自己的財物報表,覺得自己已經被上蒼拋棄了。

    國王啊,有錢啊!

    人頭稅,佃租,遺產稅,印花稅,蓋印稅,升爵稅,封供,歲喜。

    國王的來錢途徑實在是太多了,只要不是窮凶極欲,國王想窮都難。

    然而卡洛斯硬是將這份比山賊還有前途的工作干到了山窮水盡的田地。

    如果不是洗劫了祖瑪沙爾,並且伙同斯坦索姆的地方貴族坑了泰瑞納斯一大筆錢,卡洛斯甚至都沒有錢繼續王立國教騎士團的建設工作,以及支持以方磚為代表的法師團的魔法研究。

    卡洛斯用微微顫抖的左手取下自己的裝逼專用平光鏡扔在桌子上,用強裝鎮定的聲音說道︰“軍職人員,侯爵一下,還有侍衛們,都出去。”

    “遵命,陛下。”

    “是的,國王。”

    ……

    擁擠的房間瞬間空曠下來。

    “如果我沒有記錯,國庫應該還有十萬金幣,我個人名下最少還有兩萬金幣,那麼誰能告訴我,這份報表上的負資產是怎麼回事,我是什麼時候破產的?”

    卡洛斯的呼吸愈發沉重起來。

    “國王陛下,騎士團的新制服,新軍團的裝備配置,還有前一批債券的花紅,半個月內,您新入賬十一萬金幣,支出三十九萬。”

    王國的前任財務大臣早就稱病辭職了物,攝政大公爵也沒有合適的人員,只能暫時兼任著。

    托德作為卡洛斯的侍從官,獲得了攝政大公爵的信任。所以能夠拿到財務狀況表。

    “三十九萬?怎麼算出來的!”

    卡洛斯從座位上猛地站了起來,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百度搜索→【愛書屋】

    “是您說的,沒有統一的制服,統一的裝備配置。就不能喚醒士兵的集體榮譽感,沒有統一的薪酬,統一的待遇,就不能讓集團內部保持穩定團結,沒有統一的善後措施和完善的後勤保障。就不能讓奧特蘭克的戰車一往無前。”

    卡洛斯听著這段話覺得挺耳熟的。

    “那麼,查,有沒有蛀蟲……”

    “實際上,攝政大公爵早就查過了,恭喜陛下,您的軍官們在自掏腰包補貼軍團,真是一些好屬下。非常抱歉,三十九萬的預算已經是最低的配置了。”

    卡洛斯很想將手中的鉛筆扔到桌子上,大喊道你們都是渣渣,氣死偶 !

    然而。他並不能。

    為什麼別的穿越重生者隨隨便便就能拉起一只現代化理念訓練培養的軍隊,自己不過才搞了點皮毛,就面臨破產危機?

    不,我已經破產了。

    “一枚金幣可以買好多好多糧食的,不過三萬軍隊,怎麼會要三十九萬枚金幣?”

    卡洛斯仿佛離開水的魚,瞪大了眼楮掃視著自己信任的屬下們,然而所有人都羞愧的躲開了國王的目光。

    “少爺,非常抱歉,您準備帶走的軍團數量是三萬七千四百四十六人。此外還需要兩萬人的後勤補給隊提供物資供給,所以您三萬人的說法是錯誤的。”

    “我知道,我知道!”

    “陛下,如果停止王立國教騎士團的建設工作。或許……”

    “不行,再窮不能窮教育。”

    卡洛斯用力捏著鼻梁。

    “要不然v3計劃暫停一下?”

    方磚是在看不下去了,站出來說話。

    “不行,魔法是第一生產力!”

    卡洛斯大手一揮,說的威武霸氣。

    于是最終結果就是一幫國王的心腹商量了半天,屁用沒有。

    “你們先下去吧。回頭我和父親商量一下。”

    當所有人都離開了之後,唯獨禿兄留了下來。

    “五天之後大軍就要開征了,國王卻陷入了財政危機,真是好笑啊,是不是?”

    卡洛斯發現落雁侯爵沒有離開,自嘲般的說道。

    “陛下,其實您征收特別戰爭稅或者要求加捐,這一切都不是問題。”

    卡洛斯的間諜頭子有些不解的說道。

    “禿兄,你知道嗎,有時候我是挺奇怪的。”

    “願意為陛下您解惑。”

    卡洛斯離開了座位,站了起來,走到中庭踱步。

    “有些人願意為了我允諾的官爵出人出力,卻不願意為了多出半個金幣。為了這場戰爭,巴羅夫家族,已經搬空了百年積蓄。你從辛特蘭就跟著我了,你知道我斂財手段並不差,我個人也投入了差不多快二十萬金幣,然而錢總是不夠,為什麼?”

    “因為陛下輸了,將一無所有,您口中的那些人輸了,還可以當狗。”

    卡洛斯听笑了。

    “你說的很有道理,那麼我就告訴你我不加稅的道理吧。”

    卡洛斯走到了禿兄面前。

    “因為這是機遇。阿拉索帝國分裂後,實際上各國的領土劃分是存在問題的。只是大家都隔得遠,誰都不敢因為領土問題而大打出手。我親愛的艾登叔叔為什麼把首都建立在群山之中?當年我覺得他傻,現在我覺得我傻。不站在這個位置,真不知道難。因為獸人肆虐,希爾布萊德被打成了白地,大量貴族莊園主逃難。姜還是老的辣啊,我父親阿歷克斯大公爵不知不覺間已經收攏了超過六十萬畝土地的地契,我也在干同樣的事情,不多,二十多萬畝。只要這一場仗打完,希爾布萊德的精華之地幾乎都將跪我們所有,奧特蘭克就能從一個人口十萬的小國變成一個和激流堡差不多的國家。人口哪里來的,這些逃難的難民啊。加稅,能從貴族哪里摳出多少?大頭還不是落在百姓身上。收錢容易,一個稅務官加上一隊士兵,總能收上來。收心難啊,我們做了這麼多,他們或許念我們一聲好,我們只要收一次稅,我的大奧特蘭克計劃可能就要破產呀!”

    卡洛斯絮絮叨叨如同神經質一樣的說完後,禿兄居然點了點頭。

    “陛下說的很有道理啊,那麼,借債如何?”

    “哈?誰能在這個時節解我五十萬枚金幣救救急?”

    卡洛斯自己都把自己說笑了。

    “有,大公爵。”

    “我父親或許還有錢,但是我是奧特蘭克的國王,他是巴羅夫的家主,哎。”

    卡洛斯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說的是拉文霍德大公爵。”

    禿兄掏出一枚獨特的徽章交給卡洛斯。(未完待續。)

    ps︰  撕搞了,寧願欠更也不能拿自己都看不順眼的東西給觀眾老爺們看。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