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42章 慕然回首納魯卻在燈火闌珊處

第542章 慕然回首納魯卻在燈火闌珊處

    這絕對不是什麼幻听,而是基于聖光頻段的通訊信號。

    卡洛斯這是第一次在魔法的世界感受到了什麼叫科學技術才是第一生產力。

    在艾澤拉斯,國王們用信使文書傳遞訊息,法師們用法術魔寵傳遞訊息,本質上,都是經過了訊息的二次轉載。

    那麼有沒有一款方便實惠的遠程通訊工具呢?

    有,卡洛斯曾經就使用過《魔法文書》。

    一款隔著半個東部王國也能進行高延遲筆談的神奇魔法道具,除開高達半個小時的通訊延遲外,最大的問題就是貴。薄薄的幾張紙,用流通貨幣來衡量其價值,大約是十七倍等重的金幣。

    所以說通訊行業暴利啊,通訊公司巨頭啊。

    納魯集團,掌握聖光通訊核心競爭力。

    真真的眾里尋他千百度,慕然回首,納魯卻在燈火闌珊處。

    用聖光法術為泰姆.莫寧進行治療後,卡洛斯小心翼翼的離開了魔法堡壘。

    泰姆.莫寧所受到的主要創傷來自高強度魔力的沖刷帶來的身體器官並發癥,屬于常見的法師病,聖光法術除了令他感覺好一些,對治愈創傷效果不是太好。

    雖然這時候離開魔法堡壘有賣御主的嫌疑,但是卡洛斯無法漠視阿達爾發來的通訊信號,只得隱蔽的前去探視。

    實在是超介意呀,哪怕是陷阱也認了。

    只要是泰坦光顧過的窯子……呸,是萬神殿改造過的星球,那麼人型的基因便刻在骨子里。雖然這個星球的主體物種與艾澤拉斯的主流生命有著體態體貌上的差異,但是基本一眼看過去,還是能確定,那是個人型生物。

    卡洛斯作為洛丹倫聯盟的新王,人類社會的武力扛把子,自幼就擁有一顆敢叫日月換新天的造反派之心,並且成功落實,這其中付出的辛苦旁人又如何得知。

    至少他身邊的人都不知道,偉大的騎士王還擁有中級潛行者資格認證。

    游走于陰影之中,卡洛斯順從內心的呼喚,抵達一處類似于莊園的所在。

    在翻越圍牆的一瞬間,悅耳的心之音樂傳來,似乎是洪鐘大呂,又像是編串風鈴。

    霎時間,寧靜與祥和平復了卡洛斯緊張的心緒。

    這個尿性,是納魯沒跑了。

    力量是自帶屬性的,越是高位的力量越是如此。

    就好比恐懼魔王可以幻化偽裝成任何角色,甚至可以模擬它所扮演角色的特殊技能,但是卻無法背著“良心”去使用聖光。

    因為作為秩序標桿的聖光,用了會真的變成聖光大蝙蝠的……

    這就是力量的拓展屬性問題。

    使用暗影力量的人天然的親和混亂陣營的燃燒軍團,能夠不假思索的接受邪能的灌注。

    任何燃燒軍團的陰謀詭計實施者都不會為了計劃的成功而去使用聖光,這不是因為【游戲性】,而是切切實實的【人性】,使用了聖光,哪怕計劃成功了也會被燃燒軍團排斥,得不償失。

    因此,當和諧之音響起,卡洛斯已經確定,這處莊園里真的有一個納魯。

    唯一的疑問,就是這個納魯是誰。

    關于艾澤拉斯的聖光起源,卡洛斯專門求教過阿隆索斯.法奧。

    而大主教給出的答案,正是納魯。

    在最古老的記載中,當時的激流堡教職者在一次集會時喝嗨了,結果昏睡中,復數的教職者同時夢見了幾何形狀的天使。

    而這些阿拉索帝國的教職者在清醒之後,便獲得了使用聖光的能力。

    這便是艾澤拉斯聖光的起源。

    人類不是天然的聖光親和,而是被納魯賜予的聖光。

    作為能夠和邪能對抗的秩序側最上位力量,卡洛斯想要在聖光之路有所進步,尋找納魯是最快捷有效的方式。

    這也是他心心念念要去德拉諾找維綸的原因,因為維綸身邊至少有一個活著的納魯。

    結果陰差陽錯,被克羅米搞到麥迪文身邊鬼迷神竅的參加什麼聖杯戰爭,峰回路轉的,居然讓卡洛斯遇到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但是萬事萬物總是要分個三六九等的。

    如果卡洛斯願意,在艾澤拉斯搞個萬人規模的聖光祈願儀式,甚至召喚一個納魯降臨艾澤拉斯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這又如何。

    卡洛斯需要的是進化之路的鑰匙,而不是一台聖光學習機,哪里不會點哪里。

    納魯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毫無疑問,在人類已知的納魯當中,阿達爾無疑是最強大那個。

    雖然名義上還有一位聖光之母澤拉,但是那種始祖納魯真身都藏匿在宇宙的黑暗空間,現身物質世界通通使用化身。

    這種技術不明意義不清的化身,真實實力如何卡洛斯不清楚,但是單論體型,阿達爾絕對是比澤拉的化身要大。

    納魯的世界,體型就是實力的證明。

    所以卡洛斯心心念念想要見阿達爾。

    但是一路前行,卡洛斯感覺不太對勁。

    因為這個莊園太小了。

    一路避開莊園僕從,想著聖光最濃郁的地點前進,卡洛斯不好的預感愈發的強烈。

    開什麼玩笑,阿達爾的體型可是頂天立地的典範,它一個納魯的光輝可以覆蓋沙塔斯一座城市。

    這個小莊園……

    這個小莊園理論上還沒有阿達爾本身的平面體積投影大。

    但是,這種濃郁的聖光味道……

    卡洛斯穿過庭院進入廳堂,見到十數個跪坐在地虔誠感悟的人,而廳堂的高台上,一個松軟的墊子上,一個散發著柔和光芒的正八面體正在緩慢的旋轉著。

    這個是……

    卡洛斯胃部一陣痙攣,整個人說不出的難受。

    “你是來取我性命的嗎?英靈閣下。”

    “???”

    卡洛斯一身漆黑的鎧甲與這里的氛圍格格不入,一時間忘記了自己還有“英靈”的身份,等到一個正在明顯的老者站了起來,卡洛斯才察覺到。

    他,就是第七位御主,那個一直沒有出現的神秘人。

    等等,難不成,不會吧!!!

    卡洛斯突然有了一種荒謬的錯亂感。

    第七位英靈怕不是……

    說這話,墊子上原本只有隻果大小的正八面發光體突然加速旋轉,周圍的魔力化作實質的形體依附周遭,一個與卡洛斯體格相近的納魯成型了。

    “我想,先不必動手,大家可以談一談,是說是嗎,遙遠異星來的聖騎士閣下。”

    卡洛斯摘下了自己的頭盔,雖然這樣的動作在納魯面前毫無意義,卻讓年邁的老法師放下了戒備,退開幾步。

    “阿達爾?”

    “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