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17章鋤禾日當午,清明上河圖,真扎實打干大事,污妖王也遭不住

第217章鋤禾日當午,清明上河圖,真扎實打干大事,污妖王也遭不住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隨話說得好,不作死就不會死,可惜大惡魔不明白。

    身為燃燒軍團大佬基爾加丹的死忠馬仔,擁有霸主之名的卡扎克親手毀滅的世界已經數不勝數。

    雖然艾澤拉斯作為燃燒軍團首席執行co薩格拉斯先生從萬神殿跳槽前親自監督改造的世界,那世界壁壘的質量硬是要得,讓卡扎克發揮不出全部的實力,但是小小的獸人還不被燃燒軍團認證的雙花紅棍卡扎克放在眼里。

    不就是幾百個獸人嗎?

    殺了就殺了,你們這些爬蟲居然敢來質疑我?

    于是卡扎克又殺了一批。

    再然後,斯通納德的獸人督軍不樂意了,黑暗之門被堵了,兵員補給和物資輸送怎麼辦?

    沒辦法,瞞著奧格瑞姆搞事的古爾丹只好請太君高抬貴手,放下面不懂事的小兄弟一馬,都是為軍團做事,是吧。

    卡扎克是莽夫,但是也不傻,知道現階段軍團想要一雪前恥,還需要借助獸人的勢力,就同意了。

    這事情本來也不大,過了也就過了,獸人不敢去找大惡魔復仇,卡扎克也有事情要做,沒空和螻蟻計較。

    然而一切的一切,落在有心人眼里,滿滿的都是算計。

    作為上任守護者,艾格文.麥格娜八百年如一日的斬妖除魔,對于燃燒軍團一點都不陌生。在日復一日的捍衛人類生存空間的征途上,與守護巨龍們結下了戰友情誼。

    所以雖然艾格文現在的實力退化的很厲害,早已沒有了當年一指頭戳死一個大惡魔的威風煞氣,然而藍龍伊諾西斯、紅龍特雷姆斯、綠龍伊蘭尼庫斯依然願意幫助艾格文。

    因為雖然失去了半神的實力,艾格文依然站在人類法師的最頂端,漫長時光積攢下來的高遠眼光和卓越學識是不會退化的。

    “艾格文,你的計劃有漏洞啊,我們偽裝成獸人接近黑暗之門這個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光靠龍人和半龍人可沒有辦法對付卡扎克,你忘記了我們在諾森德經歷的除魔戰爭了嗎?即便是成年藍龍。對上深淵領主也只是五五開,像眼前這個毀滅者中的異變體,恐怕……”

    伊諾西斯的人類形態是個藍法的高等精靈男性,盤腿坐在地上。藍龍說出了自己的困惑。

    “我覺得這個問題暫且可以放置一旁,我更關心的是那只惡魔軍團該怎麼處理。看看吧,恐懼守衛、地獄獵犬、魅惑魔女,短短數日,惡魔的品種越來越多。等級越來越高,我怕再拖延下去,等到盤踞黑暗之門的這些惡魔數量積攢到一定程度,引發質變,就不是我們幾個可以處理得了咯。”

    伊蘭尼庫斯作為綠龍女王伊瑟拉最信任的配偶,也是翡翠軍團的高級指揮官,站在他的立場上看,這只惡魔軍團比卡扎克一個大惡魔更讓人(龍)憂心。

    面對艾格文詢問的眼神,特雷姆斯碩大的龍類腦袋無所謂的晃了晃,心靈傳音幾個伙伴︰“我只管打就對了。你們別問我怎麼辦。”

    “好吧,我也該掀底牌了。”

    艾格文靠在山岩上,非常魔法的從自己的披風內側掏出了一枚看起來像炸彈的玩意兒。

    “這是什麼?”

    伊諾西斯作為藍龍軍團的一員,魔法學識自然不會差,他從艾格文拿出的小玩意上面嗅到了非常危險的魔法波動。

    “破界器。”

    艾格文淡定的吐出這個詞,伊蘭尼庫斯和特雷姆斯都一頭霧水不明所以,而伊諾西斯的臉色驟然大變。

    “喂喂喂,你個瘋女人,難道你想玩死大家!”

    “伊諾西斯,破界器是什麼?”

    伊蘭尼庫斯問道。

    “什麼破界器啊。剛才我只是覺得眼熟,听見這名字我就想起來這是什麼了。”

    伊諾西斯一臉的苦逼樣。

    “你倒是說啊,藍龍就是不痛快。”

    特雷姆斯從鼻孔噴出火焰,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世界之門破壞器的殘廢毀容版。我說的沒錯吧,艾格文。”

    “嗯,就是那個。”

    艾格文痛快的點頭應允了。

    “像黑暗之門這樣連接兩個世界的大門,不是輕易可以摧毀的東西。”

    “這個小玩意就可以?”

    伊蘭尼庫斯疑惑的問道。

    “當然不行。”

    艾格文理所當然的回答。

    “……”

    “……”

    “……”

    三頭老龍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別這樣看著我,這個玩意兒的最大功用就是看起來特別的厲害,爆炸前的能量波動特別劇烈。聲光效果特別好。”

    “這有什麼用?”

    伊諾西斯有些抓狂的感覺。

    “用處就是我賭那個大家伙重視黑暗之門勝過自己的性命。”

    艾格文露出自信的微笑再次詳細的解釋了自己的計劃。

    最終,三族巨龍認同了艾格文的計劃。

    當日下午,伊諾西斯打開了傳送門,將考達拉的秘法聖殿守衛調撥了一部分過來,數量大約在一百五十左右。這些精通奧術的龍人半龍人法師很輕易的將外形變形為獸人。

    同時,伊蘭尼庫斯變化形態,露出龍族之軀,振翅高飛,去調集翡翠軍團。

    最後,艾格文攀上特雷姆斯的背部,盤旋在黑暗之門遠方的天空,等待著計劃的進行。

    此時的黑暗沼澤,還沒有經歷黑暗之門大爆炸,茂密的氣根林和沼澤地才是這里的主旋律。藍龍人偽裝的獸人小心謹慎的靠近了黑暗之門,用蠱惑心智的法術順利的通過了獸人設立的檢查站。

    因為這個檢查站的站點是為了防止不知情的獸人激怒惡魔而設立的,負責的獸人說話語氣態度都很中肯,所以領頭的藍龍人最終決定放他們一馬。

    無驚無險的度過獸人的檢查站,藍龍人們很快進入了惡魔軍團控制的地盤。

    在邪能烈焰的灼燒和惡魔們詭異的能力下,黑暗之門周遭的土地和植被都發生了異變,在充滿墮落氣息的土地上,一些惡魔工程師已經開始架設邪能火炮。

    小心的沿著道路行走,惡魔並沒有為難這一支偽裝的獸人,但是那些惡魔嗜血的目光讓秘法的守衛者們發自內心的憤怒。

    卡扎克矗立在黑暗之門前。不斷的從黑暗之門另一邊抽取邪能強化自身並且加固大門。

    因為世界壁壘的存在,燃燒軍團的高等惡魔受到艾澤拉斯世界法則排斥。然而低等惡魔和中等惡魔在艾澤拉斯並不能出于食物鏈的頂端,所以卡扎克清楚的意識到,要征服或者毀滅這個世界。固化大門,召集軍團是必須的。

    一萬年前永恆之井的失敗,不光是薩格拉斯的失敗,更是所有參與了那次行動的惡魔們的恥辱。

    卡拉克甚至沒有正眼看這只獸人小隊一眼,任由他們走向黑暗之門。

    這時。遠方天空的龍吟讓大惡魔從眼前的工作中轉過神來。

    天空中,伊蘭尼庫斯帶領著兩百多條翡翠幼龍呼嘯而至,綠龍的腐蝕吐息從天而降。

    “爬蟲們,受死吧!”

    卡扎克停止施法,從自己的胸口拔出一把巨劍,露出了猙獰的神色。

    比起施法,霸主卡扎克更喜歡廝殺。

    從腹部的裂口噴涌出致命的邪能噴吐,僅僅一個照面,十數只翡翠有空化作焦骸跌落天空。然是分身的卡扎克沒有注意到,原本應該斃命在自己恐懼靈氣下的獸人正發瘋似的涌向黑暗之門。

    特雷姆斯熾熱而危險的吐息從側面襲來。卡扎克揮舞手中的災變之刃直接擊散了紅龍的殺招。

    “你們就只有這點能耐嗎?”

    霸主肆意的嘲笑道,然後積攢力量,準備第二次邪能噴吐。

    這時,危險的氣息自身後傳來,一股熟悉的波動讓卡扎克大吃一驚。

    這不是軍團的湮滅炸彈的波動嗎?

    這些該死的渣滓盜取了軍團的技術?!

    “不!”

    卡扎克強行停止了儲能中的邪能噴吐,回過身來從空暇的那只手中射出邪能光束,引導邪能維持住黑暗之門。

    然而等候多時的藍龍軍團等待的就是這一刻。

    解除偽裝的龍人們聯合施法,一心穩固黑暗之門的卡扎克只能強忍傷痛吃下了所有的奧術沖擊。

    不對啊!說好的湮滅反應呢?說好的巨大沖擊呢?難道不是湮滅炸彈?

    戰局瞬息萬變,前一刻還威風堂堂的卡扎克瞬變被一群藍色的龍人創傷,惡魔軍團反應不可謂不快。擁有飛行能力的惡魔立刻飛上天空迎戰翡翠軍團,沒有飛行能力的惡魔迅速回援卡扎克。

    但是一招棋差,步步皆輸。

    伊諾西斯施展全力用靜力場束縛卡扎克,在秘法聖殿守衛的幫助下。即便是有霸主之稱的卡扎克一時半會之間也擺脫不了桎梏。

    但是伊諾西斯畢竟不是瑪里苟斯,從心靈的傳聲里,艾格文听到了藍龍的哀嚎。

    “快,我快束縛不住這個家伙了!”

    眼看惡魔就要沖上藍龍人所在的陣地,特雷姆斯為艾格文施加了一個飛行術,便將女法師甩出背後。呼嘯而下,擋在了藍龍人和燃燒軍團的爪牙之間。

    燃燒軍團也不是第一次和巨龍戰斗,手持利刃的恐懼守衛們見到這只紅龍居然敢放棄飛行的優勢落地肉搏,立刻散開準備從龍族的戰斗死角進行包抄。

    然而這些追隨燃燒軍團征戰無數的家伙沒有想到,他們遇到的是龍族中的異類,紅龍中的武術家,以肉搏戰聞名于五色龍族的吞噬者特雷姆斯。

    這只為了仇恨而放棄進化巨龍形態的超大號幼龍形態紅龍除了基本的紅龍烈焰法術,將所有精力投入了如何利用龍族的身體優勢進行肉搏的研究和實戰當中。

    在特雷姆斯精準到不可思議的爪擊和撕咬之下,所有意圖回援的惡魔被它一條龍所阻擋,頗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概。

    “你們激怒了霸主,你們這些卑劣的懦夫!”

    “要擊敗惡魔,必須必惡魔更狡猾,這不是常識嗎?”

    艾格文在半空中引導著魔法構築,終于在藍龍伊諾西斯力竭之前完成了法術。

    沒有夸張的視覺效果,艾格文的法術樸實無華的擊中了被禁錮在原地動彈不得的卡扎克。

    “不!”

    從霸主的哀嚎中,可以看出艾格文的法術效果拔群。

    並非什麼高深的法術,只是經過奧術強化加成的放逐術而已。

    如果是一般的惡魔,恐怕直接就被放逐回恐懼虛空了,但是卡扎克畢竟是燃燒軍團的軍團長級別的大惡魔,即使是艾格文的放逐術,也只是對它造成了成噸的傷害,卻無法直接放逐卡扎克回到恐懼虛空。

    然而這一切都是艾格文的算計。

    被重創弱化的卡扎克無力的跪倒在地,貪婪的吸取著黑暗之門另一邊飄逸過來的邪能。

    “我要殺了你們!”

    卡扎克憤怒的嘶吼著。

    “你想多了。”

    落地後的艾格文雙手一揚,臉盆大的火球都不需要讀條,直接瞬發出去三個,精準的砸在卡扎克腦門的同一個位置,大惡魔的喘息聲更重了,怒意更加熾烈了,然而頭也垂得更低了。

    見軍團長受困,惡魔更加瘋狂的戰斗著,一時間,從天空到陸地,巨龍軍團和惡魔軍團慘烈的廝殺在一起。

    數十年後,某位和艾格文有些淵源的白毛法師因為元素融合而沾沾自喜,他卻不知道,自己導師的母親幾百年前就完善了這一法術課題。

    就好像能擊敗小李飛刀的只有小李他媽的飛刀一樣,同樣一招三分歸元氣艾格文使來,僅僅威勢就讓卡扎克感覺到了死亡的迫近。

    奧術、寒冰和火焰的能量相互融合,在暴躁中追求平靜,在排斥中維持穩定,白色的奧術之能、藍色的寒冰之力和紅色的火焰之威融合到極致,是近乎虛無的透明扭曲。

    “休想!”

    卡扎克發出不甘的怒嚎,虛弱的軀體已經無力揮舞巨劍,霸主握起拳頭想要砸死眼前這個人類女法師。

    “當我不存在嗎?”

    藍龍伊諾西斯的龍目中流出血淚,透支魔力壓制卡扎克讓他筋疲力盡,但是最後的爆發,讓卡扎克無力的垂下了拳頭。

    哪里來那麼多的絕地翻盤,魔法的世界就是這麼現實,伊諾西斯的發力讓卡扎克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艾格文的法術砸到自己的頭上。

    惡魔的核心有很多,而卡扎克的核心卻恰巧是頭頂的尖角。

    在哀嚎中,無力維持形體存在于艾澤拉斯的霸主留下了恐懼的詛咒。

    “當我再次降臨,終將掀起另一場毀滅之潮,你們以為贏了嗎?不,這只是另一個開始!”

    隨著卡扎克被徹底放逐,惡魔們失去了與扭曲虛空的聯系中樞,力量明顯出現衰退,巨龍軍團開始佔據上風。

    “這東西還是交給我們藍龍軍團銷毀吧。”

    看到艾格文彎腰撿起了卡扎克頭頂尖角的碎片,伊諾西斯落地後,化為高等精靈形態,有氣無力的說道。

    “還是我來處理吧。”

    艾格文露出玩味的笑意。

    “為什麼?”

    伊諾西斯一邊不滿的問道,一邊命令秘法聖殿守衛不用照顧自己,趕快加入清剿惡魔的戰斗中去。

    “因為卡拉贊離得近啊!”

    撩了撩眉角的頭發,艾格文直接將戰利品藏進了自己的事業線。(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