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18章別BB,不服SALA

第218章別BB,不服SALA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煩憂困擾,諸事纏身,忙。

    為名奔波,為利游走,傷。

    一直到出征前一天,在整理行裝時,自己的侍從官托德詢問卡洛斯破碎的【愛書屋】應該如何處置時,卡洛斯才想起,自己拖欠了一個承諾沒有落實。

    再熾烈的情感,也敵不過時間的沖洗,當初那濃如苦酒般的情感,在一件件的煩心事,一樁樁的重要事,一疊疊的麻煩事面前,都變得淡然無味。

    直到撫摸著曾經陪伴自己多年的佩劍,卡洛斯才想起來,自己還欠阿斯蘭一個交代。

    原本只是通知經歷了那一戰的參與者去給老戰友的未亡人送溫暖,但是卡洛斯發現自己低估了自己的影響力,也低估了騎士精神和英雄情懷的號召力。

    出征前夕,該準備的早就準備好,沒準備好的即使大軍出發了也準備不好,空閑的貴族騎士們超過四百人跟隨著卡洛斯到了阿斯蘭的遺孀住處。

    在奧特蘭城外的一處小小莊園,雖然年輕的聖騎士沒有給予自己的心上人一個盛大的婚禮,卻傾其所有為自己的小家庭布置了一個愛的巢穴。

    四歲半的小姑娘拿著一柄小木劍正在毆打一個亞麻布捆綁的稻草人,浩浩蕩蕩的人群嚇到了小姑娘,嘴里嚷嚷著“媽媽,媽媽”的跑進了屋子里,一個粉色長發的年輕女人牽著小姑娘的手走了出來。←百度搜索→【愛書屋】

    我耤A阿斯蘭這牲口不值得同情啊,這少女滿沒滿十六歲啊,女兒都這麼大了!

    雖然一時間走神,卡洛斯還是迅速將發散的思緒收攏回來。

    “見過陛下,貴安。”

    粉發少女……少婦雖然穿著樸實,禮儀卻非常規範,一眼就能看出家世不凡的貴族範兒。

    “拉克絲.克萊因嗎?”

    卡洛斯的左邊臉頰微微有些不自然的抽搐。

    “陛下,您不該來的,大公爵閣下已經減免了我們家五年的稅賦。撫恤金也發放了,您這樣做讓其他為國犧牲的將士怎麼想,阿斯蘭一直想做一個沒有瑕疵的正直騎士,現在他人不在了。維護他的生後名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所以,請陛下您回去吧。”

    還沒有進入正題,就被眼前的少女頂了一通,卡洛斯卻被說的毫無脾氣。

    “我要給你好處。你不能拒絕。”

    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卡洛斯說出了教父的經典名言。

    “阿斯蘭是一個高尚的人,正直的人,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是一個為了騎士道精神和公義真理奉獻犧牲的人,他唯一的私心就是為你贏得一個伯爵夫人的名號。雖然我給不了阿斯蘭一個伯爵領,但是我會給你伯爵夫人的身份,算是了卻阿斯蘭的心願。”

    雖然嘴上強硬,拉克絲的眼淚卻忍不住流了下來。

    自己和阿斯蘭私奔,是沒有得到家族祝福的。自己都還只是一個半大的孩子,卻要撫養女兒長大,說心里不苦肯定是假的。能夠得到國王的承諾和祝福,對于自己的孩子自然是極好的,對于自己的處境自然也是極好的,一直強裝堅強的少女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

    “謝謝陛下,謝謝大家。”

    “媽媽你為什麼哭了?”

    小姑娘鬧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一臉疑惑不解的神情。

    “因為高興啊。你叫什麼名字?”

    卡洛斯蹲下身軀,用自認為和善的表情問道。

    “我叫瑞文,瑞文.薩拉。叔叔。你的臉太大,擋住我的太陽了。”

    小姑娘並不怕生,用脆生生的聲音說道。

    這尼瑪熊孩子。

    一時間,卡洛斯覺得悲壯的氣氛被無忌的童言破壞了。

    猶豫了片刻。卡洛斯還是從侍從手里接過包裹,打開攤在了地上。

    “大臉叔叔,這是什麼?”

    小姑娘咬著手指頭問道。

    “陛下,您別和小孩子置氣,死丫頭,叫陛下!”

    拉克絲也被自己女兒搞的沒脾氣。有些尷尬的笑著圓場。

    “這是你父親的遺……禮物。留給你的禮物,一柄因為你父親的壯舉而注定被人銘記的長劍……的碎片。”

    卡洛斯說這段話的時候,又想到了當日那個義無反顧將背影留給自己的男人,想起了被遺忘的傷害,感覺心里堵得慌,說話也斷斷續續的。

    “為什麼父親要留給我一堆碎片,父親為什麼不親自送給我,父親他人呢?”

    拉克絲听到女兒的問題,忍不住又開始流淚,而卡洛斯卻又走心了。

    四歲多的小女孩哪來的這麼清晰的邏輯,你丫不會也是穿的吧?

    但是面對那清澈的目光,卡洛斯最終只剩下一聲嘆息。

    將大手覆蓋在瑞文的頭頂上摩挲了兩下,成功弄亂了小姑娘的羊角辮,卡洛斯站了起來。

    “斷劍重鑄之日,騎士歸來之時。”

    留下善意的謊言和聖光的祝福,以及自己的錢袋,奧特蘭克的王了卻了一遭心願後,沉步離開。

    有了國王的榜樣帶頭,所有的騎士聖騎士們紛紛留下了自己的祝福和錢袋。

    此時的聖騎士們對于聖光的聖化效應理解的還不十分透徹,也不明白本身就是史詩品質的長劍雖然碎裂,但是作為聖遺物,在數目驚人的祝福和敬仰下,已經聖化。

    當所有悼亡者都離開後,拉克絲忙著收拾錢袋,整理數目,留下了年幼的女兒在院子里。

    雖然不明白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小姑娘覺得那麼多人都對自己說同一句話,必然是好話。

    雙手緊緊握住劍柄,發現看起來很重的斷劍遠比想象中的輕盈。

    “斷劍重鑄之日,爸爸歸來之時!”

    小孩子的玩心甚重,耍帥般的喊出口號之後,閃耀著符文光輝的碎片居然自動歸位,從新整合成一柄完整的大劍。

    “啊?哇!酷!!!”

    雖然只維持了片刻,大劍再次碎裂,但是幼年的瑞文對于名為父親的英雄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走在回城的路上,卡洛斯的思緒縹緲而遙遠。

    但是慢慢的,一個個名字從思緒的角落里蹦出來,越發清晰。

    阿斯蘭.祈安。

    拉克絲.克萊因。

    瑞文.薩拉?

    為什麼阿斯蘭的女兒會姓薩拉?

    算了,反正艾澤拉斯換姓氏不是什麼大事,這個暫時不追究,瑞文.薩拉,瑞文sala?

    卡洛斯總感覺自己在哪里听過這個名字,覺得這個小姑娘將來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啊!(未完待續。)

    ps︰  大眼珠子這麼萌,你們不要黑他。

    好吧,作者君也挺萌的,也表黑我好伐。

    事情是這樣的,一方面這兩日有正經工作上的事忙,一方面奶奶病好出院外公又住院了。不管哪邊,我都是長孫,跑醫院少不了。

    事情湊堆,斷更什麼是在非人力可挽回。

    但是觀眾老爺們如此支持,作者君怎麼可能下面就沒有了,對吧。

    再緩緩,再緩緩,月初爆發(舔著臉),舊賬還完了,新賬好說,好說。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