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44章 宇宙時代周刊(二)

第544章 宇宙時代周刊(二)

    正義是分陣營的。

    盲目的追求正義只會陷入毀滅的深淵。

    這是阿達爾話里話外的意思。

    听到這里,卡洛斯想要手動@某正義的伙伴。

    看看,看看,還是別人納魯的覺悟高。

    “事實上,我們這一系納魯對于薩格拉斯的決定並不意外。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薩格拉斯是正確的。混亂與秩序,善良與邪惡,整個宇宙是動態平衡的。萬神殿泰坦長達上百萬年的大遠征,固然為無數的星球帶去了生命與和平。但是這本身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事實擺在那里,沒有泰坦,生命依然會誕生。所以薩格拉斯想要修正“錯誤”,我們納魯本身是沒有意見的。唯一的問題是不管阿格拉瑪還是薩格拉斯都把問題擴大化了。之前薩格拉斯與阿曼甦爾的爭執,還是意識形態的爭執,更接近于哲學。然後阿曼甦爾退出前台後,阿格拉瑪掌控的泰坦軍團與薩格拉斯的燃燒軍團長達幾萬年的戰爭狀態消磨了萬神殿的最後幾分優雅。這場戰爭已經不分對錯,只爭輸贏了。”

    “泰坦軍團和燃燒軍團能分出輸贏?”

    卡洛斯對這個結論有些驚訝,不是說好的血河不枯血戰不止嗎。

    “當然可以。量變可以引起質變。物質宇宙與扭曲虛空理論上是無限的,但是能夠被高效利用的部分實際上是有限的。高階泰坦和大惡魔擁有毀天滅地的威能,但是被數量堆死的上位戰士何止一兩萬個。”

    卡洛斯差點脫口而出阿克蒙德,但是想了想,污染者現在活得好好的,幸好忍住了,沒有口誤。

    “所以對于凡人世界的滅絕,萬神殿與燃燒軍團實際上沒有什麼區別。只要萬神殿認為你受到污染,淨化艦隊立刻出發,不給燃燒軍團任何一點擴大實力的機會,是阿格拉瑪制定的方針原則。而燃燒軍團不放棄任何焚燒世界毀滅生靈的機會。那些被燃燒軍團毀滅的世界,生靈的靈魂被用來鑄造武器,世界的本源被抽取沖動能源,強大的個體或者自願加入或者被動奴役,演化成新的惡魔。當整個宇宙被萬神殿泰坦與燃燒軍團瓜分完之後,便是最後的大決戰————贏家通吃。”

    卡洛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

    雖然這很符合邏輯,但是信息的缺失,令他一直以為燃燒軍團是萬神殿的大敵,泰坦會接納所有抵抗軍團的勢力。

    現在看來,阿達爾澆滅了卡洛斯心頭的火。

    萬神殿根本沒有想過從其他人那里得到幫助,阿格拉瑪至始至終都準備親手滅了自己曾經的上司。

    這,真的很可怕。

    不管萬神殿還是燃燒軍團誰輸誰贏,勝利者哪怕千瘡百孔筋疲力盡,對于宇宙中其他種族來說,也是無敵的存在。

    這就是納魯曾經提到萬神殿與燃燒軍團無異的一個原因。

    為了戰勝敵人,你把自己變成了他。

    燃燒軍團改變了惡魔一盤散沙的傳統。

    萬神殿泰坦放棄了科研考察,將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戰爭當中。

    雖然泰坦與惡魔互相仇視斗爭,在納魯這樣的足夠長命的旁觀者看來,兩者的相似點越來越多了。

    “所以我們準備重建聖光軍團。”

    “為了對抗泰坦和惡魔?”

    卡洛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為了拯救更多的生命。對抗燃燒軍團是泰坦的使命,第一支聖光軍團的覆滅,我們納魯盡力了,也證明了不可行。能對抗薩格拉斯的只有阿曼甦爾,能徹底鎮壓虛空惡魔的只有泰坦軍團。其他人不行,我們納魯也不行。”

    阿達爾條理分明的說道。

    “組建聖光軍團的目的,是為了保護珍稀的生命。宇宙那麼大,空曠到有些寂寞。而生命是那麼珍貴,大約一百萬顆星球才能有一顆萌發出生命的幼芽,一萬顆生命體存在的星球當中才有一顆能夠誕生出智慧的族群,點燃文明的火光。生命本身就是一場奇跡。”

    阿達爾站的高度卡洛斯昂起頭也仰視不到,但是這些話卡洛斯能夠理解。

    “但是萬神殿在對抗燃燒軍團的過程中,漸漸的忘記了當初的播種過程,忘記了守望文明崛起的喜悅。泰坦已經被逼成了戰士,萬神殿現在唯一的目的變成了徹底摧毀燃燒軍團。”

    說完這些,阿達爾沉寂了,不再說話,似乎是留給卡洛斯思考的時間。

    而卡洛斯敏銳的察覺到,阿達爾也有考量自己的意思。

    “您是希望,我也加入聖光軍團?您的聖光軍團?”

    卡洛斯第一次發現自己居然有無法組織語言的時候。

    “可能是我說的那些事實對你起到了誤導的效果。納魯是團結的,因為我們之間思維的交流是真誠的,沒有謊言與誤解,納魯之間總是能完美的表述各自的意見。我對其他某些納魯的想法並不贊同,但是我不會去故意阻撓它們的行動。”

    阿達爾思索片刻後,說出這樣一段話。

    于是卡洛斯不知道第幾次懵逼了。

    這些聖光大佬幾個意思啊,不是拉山頭,那是想干嘛?

    卡洛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場面瞬間很尷尬。

    “我想,你可能對自己存在什麼誤解。”

    阿達爾突然說道。

    “啊?!”

    絞盡腦汁的卡洛斯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聖光,不是那麼容易掌握的力量。你很強,在我所認識的所有非納魯生命中,你是第二厲害的聖光使用者。”

    阿達爾說道這里,卡洛斯突然插嘴問道。

    “第一的,不會是維綸吧?”

    這次輪到阿達爾感到意外了。

    “你認識那個艾瑞達人?”

    ……

    卡洛斯張了張嘴,五味雜陳。

    宇宙那麼大,真是到哪兒都能遇到熟人、

    “認識。”

    然後,卡洛斯向阿達爾講述了之前在德拉諾星球發生的事情。

    “那麼,我們得加快進度了。”

    阿達爾思考片刻後,突然說道。

    “維綸的處境很危險,基爾加丹對維綸的仇恨異乎尋常,按照你的說法,阿克蒙德的失敗只會加速基爾加丹的行動。埃索達只是一艘科考船,沃洛斯也並不是一個精通戰斗的納魯。按照你的說法,沃舒古已經墜毀,克雷烏死亡。如果我再不行動,維綸和他的德萊尼人恐怕在劫難逃。”

    我去,信息量這麼大!

    你說我卡洛斯.巴羅夫,一顆偏遠星球鄉村小國的二手國王,怎麼就被納魯大佬欽點參與到這種關乎宇宙和平的大事去了。

    “原本我化身來到這顆星球,是為了和利用這次泰坦守護者的天之杯計劃聯通星球意志,查看一切情報,但是你提供的情報很重要,計劃必須改變了。麥迪文的想法不算離譜,卻有個嚴重的缺陷,我會幫你解決。”

    雖然都是口說無憑,卡洛斯卻相信了阿達爾的說法,麥迪文果然不是只好鳥。

    說完,阿達爾散發出一陣陣的光暈,片刻之後,它確定了最後一個英靈的位置。

    “讓我們結束這次游戲吧,該干正事了。”

    卡洛斯看著光芒黯淡下去的阿達爾,點了點頭,扛起了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