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45章 宇宙時代周刊(san<1.732)

第545章 宇宙時代周刊(san<1.732)

    曾經,納魯是泰坦最親密的伙伴。

    宇宙那麼大,但是可以聊天的存在那麼少。

    在幾乎所有的種族把泰坦當做造物主,當做神明的情況下,包括納魯在內的極少數智慧生命是萬神殿最珍貴的朋友,包括阿曼甦爾在內的泰坦大佬願意為朋友提供所有力所能及的幫助。

    那時候的宇宙,是一款種田流模擬經營游戲。

    但是隨著薩格拉斯的墮落,燃燒軍團的崛起,一切都變了。

    曾經欣欣向榮的宇宙文明日漸凋零,有的被燃燒軍團腐化毀滅了,有的被萬神殿泰坦清洗淨化了。

    現在的宇宙聊天室,空蕩蕩冷清清。

    這時候的宇宙,已經成為一款即時戰略游戲。

    時代不同了。

    阿達爾堅決反對燃燒軍團的暴行,卻也不贊同萬神殿的行徑。

    阿格拉瑪忘記了大開拓時代,泰坦與納魯一同撫育文明的艱辛,忘記了生命的可貴,忘記了生命本身才是宇宙間最偉大的奇跡。

    為了拯救宇宙,必須對抗燃燒軍團。

    為了對抗燃燒軍團,必須阻止軍團勢力腐化擴張。

    為了阻止腐化蔓延,必須進行大清洗。

    邏輯完美無缺,但是唯獨忘記了初心。

    阿達爾希望組建的聖光軍團,是一支為了捍衛生命延續的光榮軍團,對抗燃燒軍團只是手段,不是目的,這與現在的萬神殿背道而馳。

    所以阿達爾是不受泰坦歡迎的納魯。

    這也是它使用化身參與這場荒唐游戲的原因。

    這顆星球的泰坦守護者已經被腐化了。

    說白了就是腦子秀逗了。

    阿達爾前來的目的就是確定泰坦守護者的腐化程度。

    如果還有救,就介入其中。

    如果已經病入膏肓,便奪取星球的統治權,將這顆星球納入聖光軍團的勢力範圍。

    什麼?

    你問萬神殿的態度?

    萬神殿的態度一直是有殺錯沒放過。

    阿達爾斬釘截鐵的告訴卡洛斯,如果被高階泰坦發現自己的兵源地之一被燃燒軍團滲透腐化了,燒玻璃是唯一的結果。

    雖然覺得阿達爾說的有些夸張,但是卡洛斯還是決定相信它,畢竟奧杜爾前車之鑒,不由得不信。

    “這顆星球的生命並非完全的自然演化,也有泰坦的介入。並且泰坦在這顆星球上留有一個戰爭工場,泰坦造物影響了凡人文明的進化之路。”

    阿達爾說道這里,卡洛斯忍不住點了點頭,要不是部落給的壓力太大,他早就想在艾澤拉斯當摸金校尉了。

    “所以我並不是很想將這顆星球以及這顆星球上的住民吸納進聖光軍團,至少不是全部。”

    “啊?”

    這什麼內在邏輯,卡洛斯完全沒有轉過彎來。

    “力量本身就是分陣營的。並非是我們納魯選擇了聖光,而是聖光造就了我們納魯。同樣的道理,泰坦的造物骨子里滲透著泰坦崇拜,這是一種寫入生命編碼的偏執,就如同阿格拉瑪一般容易一條道走到黑。說好听點叫做執著,換個說法也可以叫做極端。”

    阿達爾的每一個字卡洛斯都听懂了,卻完全沒有明白納魯大佬到底想表達個什麼。

    “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

    “欺騙不是納魯的風格,你可以放心。”

    “……”

    卡洛斯覺得天被阿達爾聊死了。

    幾百上千字的對話,僅僅是一次聖光探查的時間,阿達爾毫不掩飾的全力施為,整個威斯特伍德在納魯面前已經沒有秘密。

    星際戰士的位置被確定,阿達爾帶著卡洛斯一個傳送就出現在多恩的面前。

    甚至不需要卡洛斯動刀子,阿達爾僅僅是“唱首歌”,英靈構成的基礎便開始崩塌,魔力構築的軀體消散于無形。

    沒有理會呆若木雞的魔法師,阿達爾再次傳送,將卡洛斯與自己傳送到了一處神秘的宏大廳堂內。

    “這里是?”

    “這顆星球的泰坦守護者所在之處,艾因霍夫曼斯。”

    “艾因霍夫曼斯……”

    卡洛斯說不出的難受,泰坦命名的技術可真高。

    “情況不對。”

    沒有在意卡洛斯的小糾結,阿達爾出言提醒。

    “嗯?泰坦守護者!”

    卡洛斯明白了阿達爾的意思,直接闖入別人的家中,主人卻沒有出面,確實不對勁。

    但是阿達爾卻沒有更多的解釋什麼,它的光輝不斷的衰弱,已經出現忽明忽暗的情況。

    “稍等片刻,給我點時間。”

    說完這句話,阿達爾仿佛盛夏的煙花一般綻放出最耀眼的光芒,一種卡洛斯完全無法理解原理的聖光法術被阿達爾施放出來,然後,第三次傳送,阿達爾帶著卡洛斯來到一扇神秘的大門前。

    接著,阿達爾化為慘白色的粉末,猶如研磨的極為細致的骨粉。

    卡洛斯懵逼了,他感覺自己人生前二十年加起來的懵逼次數沒有這次意外之旅多。

    什麼情況!

    情況就是隨著阿達爾的灰化,最後一位“英靈”陣亡,天之杯的儀式結束了,卡洛斯成為了最後的勝利者。

    大門緩緩打開,從中走出來的,居然是……麥迪文!

    卡洛斯拔出武器,冷眼凝視著眼前這個麥迪文。

    “別激動,我的朋友。我是真的,不是什麼幻象,也沒有偽裝什麼,不用疑惑我是誰。”

    麥迪文攤了攤雙手,一臉輕松與愉悅。

    “你欠我一個解釋。”

    卡洛斯看不透眼前人的真實實力,不敢輕舉妄動,于是用言語試探著。

    “沒什麼需要解釋的,我說過,贏得儀式的勝利,便送你回到艾澤拉斯,對吧,現在我來履行承諾了。”

    麥迪文笑著對卡洛斯說道。

    “不對,這個儀式絕對不是你說的那樣,根本不是選什麼【疫苗】。”

    卡洛斯小退半步,弓起身子,做好應對戰斗的準備。

    但是麥迪文依然沒有進一步的舉動。

    “別激動,別緊張,卡洛斯,我大概知道你如此緊張的原因了。阿達爾對嗎?它會參與其中確實令我有些意外。”

    麥迪文笑著也退了一步,示意自己沒有惡意。

    “有什麼好笑的?”

    卡洛斯身體放松了一些,精神卻依然緊張如故。

    因為卡洛斯無法確定這個“麥迪文”的身份。

    “怎麼能不笑呢,你帶給我了最好的結果。最好的,百萬分之一概率的最好。”

    麥迪文張開了雙臂,開心的跟個孩子一樣。

    “我現在要放一個小法術,你可以戒備,但是不要緊張。之後我們再慢慢談。”

    麥迪文提前打了招呼,然後念了一段咒語,卡洛斯緊張的聖光之翼都張開,最終的結果卻是他身上的漆黑鎧甲化作煙霧一般流散開又在麥迪文手上凝聚成一個帶有神秘紋路的黑球。

    “終于到手了。”

    麥迪文的眼神中透露著貪婪,卻很好的收斂了自己的得意。

    “現在,我們談談你回歸艾澤拉斯的事情吧。”

    “我覺得,你該先給我一身衣服。”

    卡洛斯忍著動手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