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46章 莫比烏斯那個圈

第546章 莫比烏斯那個圈

    想要證明自己態度友好沒有惡意該怎麼辦?

    在線等,卻並不急。

    因為麥迪文有自己的一套行為準則————我要給你好處,你不能拒絕。

    所有世界的大門都向星界法師敞開,並不是一句恭維話,而是陳述句。

    麥迪文向卡洛斯解釋了一切他能夠像卡洛斯解釋的細節,所以卡洛斯至少不再懷疑麥迪文是惡魔偽裝的。

    但是依然心中存疑。

    為什麼?

    除了那些混沌的源物,稍有理智的生命體,他們的行為總有一個目的,哪怕是因為“我高興。”

    很明顯,麥迪文不會因為這種操蛋的理由大費周章,他所有行為的背後肯定有著巨大利益的驅使。

    都在哪?

    第二個疑問就是泰坦守護者都在哪兒。這里的風格一看就是泰坦的風格,幾十米高的天花板明顯不是給卡洛斯或者麥迪文這樣的艾澤拉斯人類準備的。巨大如同迷宮一般的建築群空無一人,原來的主人都哪兒去了。

    發生了什麼?

    阿達爾怎麼了,最後阿達爾化為白色灰燼,是在太過意外,很難不聯想到麥迪文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是卡洛斯最後也是最迷茫的疑惑。

    這幾日,麥迪文的盛情款待,讓卡洛斯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物質的極大豐富。

    各個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奇異種族僕從,各種千奇百怪的珍饈佳肴,酒池肉林不足夸,翻山倒海博君一笑。

    曾經卡洛斯在艾澤拉斯笑話那些土 子,如今,他就是這樣一個土 子。

    在泰坦的宮殿內,他如同無所不能的君王,一言既出,法定相隨。

    這是極大的滿足。

    但是卡洛斯依然沒有忘記三大問,忘記回家的誘惑。

    在卡洛斯耐心耗盡之前,麥迪文主動找了上門。

    “準備好詞兒了?”

    “大局已定,可以告訴你了。”

    “你說,我听。”

    “為我帶來勝利的是你,但是獲勝者卻是你編撰出的【無火之余燼】,而不是你卡洛斯.巴羅夫。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麥迪文一臉的得意。

    而卡洛斯听明白了。

    所謂的天之杯儀式,不是那身漆黑的盔甲保護自己,而是自己在掩護那套盔甲。

    所有的英靈都是過去或者未來的英豪,這一點並沒有出錯,泰姆.莫寧的召喚儀式也沒有出錯,唯一的問題出在了自己身上,是麥迪文做的手腳。

    他,卡洛斯.巴羅夫不是英靈,而是【無火之余燼】的技師,是人型自走外掛,是外置思維回路。

    高,實在是高。

    卡洛斯對于麥迪文玩兒的這一手心悅誠服。

    “那麼意義何在?一個沒有腦子的勝利者,那個球有什麼用?”

    卡洛斯收起了戲謔的表情,認真起來。

    “當然是資格認證。我並沒有欺騙你,天之杯儀式確實是這顆星球的泰坦守護者搞出來應對危機的方案。這顆星球的泰坦守護者發現自己手下的軍團被腐化後,直接大面積的摧毀自己的造物,所有的現有方案都被污染,就想出了這麼一個儀式,從被燃燒軍團損害過的種族中挑選強大的個體作為藍本進行秀中選優,挑選出新一代造物的藍本,然後大量制造組建軍團。”

    麥迪文娓娓道來。

    “所實話,我覺得這顆星球的泰坦守護者比艾澤拉斯那些廢物強上太多,奧丁要是有這樣的氣魄,艾澤拉斯就不需要我們這些離場的選手擔憂了。”

    說完這句話,麥迪文有些假惺惺的捂了捂額頭,然後帶著微笑繼續說道。

    “就在你到來後的第三天,燃燒軍團一支精銳的小隊突破了防線,攻入了這里。因為大量的守衛者被泰坦守護者銷毀,那些守護者沒有足夠的力量圍剿敵人。所以守護者們親自上場了。你猜結果是什麼?”

    哪里還用猜,簡單的邏輯題。

    “全滅?”

    雖然是疑問句的語氣,卡洛斯並沒有疑問。

    “沒錯,不管是泰坦守護者還是燃燒軍團入侵者,死了,都死了。”

    麥迪文的喜悅溢于言表,根本壓制不住。

    “所以【無火的余燼】擁有了這處設施的當前最高權限。明白了嗎?”

    听到這里,哪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麥迪文掌握了一處泰坦的造物遺跡。

    不對,這哪里是什麼遺跡,這里是……

    卡洛斯有些詞窮,反正麥迪文賺大發了。

    “這是你一開始的計劃?”

    “怎麼可能,我腦抽了才去正面撩撥阿格拉瑪。一開始我只想從泰坦哪里竊……借一切資料而已。只是沒想到你的運氣這麼好,將這樣一個大禮包送到了我手上。放心,我會給足報酬的,我的朋友。”

    麥迪文再一次向卡洛斯允諾。

    于是卡洛斯到嘴邊的話語憋了回去。

    阿達爾已經化成灰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又如何?

    向麥迪文“索命”嗎?

    索命的目的無非就是索取好處。

    麥迪文再三承諾一定會給足報酬,卡洛斯又何必去破壞目前友好的氛圍。

    還是好好享受生活吧,等麥迪文破解了翡翠夢境,就該回家了,艾澤拉斯的艱苦戰斗還在等著卡洛斯,到時候就沒有功夫享受了。

    于是,胡天海地的騷浪賤了五日,麥迪文通知卡洛斯,一切都準備好了。

    就這樣,前一刻還是享受生活的卡洛斯,沒有一絲猶豫的推開黏在身邊的侍女,穿戴好戰甲,拿上武器,準備再次踏上征程。

    熟悉的地方,阿達爾化為灰灰的大門前,翡翠夢境的入口已經打開,听麥迪文詳細的說明了操作流程,卡洛斯義無反顧的踏入翡翠夢境,踏上回家的路。

    然後,通往翡翠夢境的大門關閉了,麥迪文收斂了臉上的笑意,傳送到泰坦宮殿之外。

    十日的時間,根本不足以制造多少軍隊,空曠的廣場上,稀稀疏疏的衛兵看起來很寒蟬,實際上也是十幾萬的數量。

    泰坦暴兵的能力竟然恐怖如斯。

    但是在真身降臨的阿達爾面前,這樣的數量毫無意義。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麥迪文對此心知肚明。

    “你來晚了,卡洛斯我已經送走了。”

    麥迪文說道。

    “為什麼要這麼做?”

    阿達爾的聲音依然平和,但是與之前的化身不同,巨大的體型散溢出的聖光火花顯示出它並不平靜。

    “那一位不希望你去艾澤拉斯。”

    麥迪文說完這一句,場面一下子冷了。

    見阿達爾沒有直接掀桌子的跡象,麥迪文伸手指向阿達爾的身後。

    阿達爾並沒有頭或者眼楮這種器官,順著麥迪文手指的方向,納魯的感知擴散出去,在星球大氣層之外發現了麥迪文希望它看的東西。

    一支艦隊。

    “德拉諾的坐標我已經放進去了,現在,這支艦隊屬于你了,阿達爾。”

    麥迪文並非懼怕阿達爾,但是和阿達爾的關系鬧僵了並沒有什麼不會為自己帶來什麼好處,所以他選擇息事寧人。

    “你沒有考慮你的輕率會害死卡洛斯嗎?”

    阿達爾問道。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你能給他的並不比我給他的好。”

    麥迪文回答。

    于是,阿達爾離開了。

    徹底的松了口氣,麥迪文將自己傳送到了泰坦宮殿的最核心所在————創世引擎的面前。

    在那里,一個比阿達爾之前那個化身大不了多少的迷你納魯正在工作。

    “我已經履行了我的義務,現在該你們兌現承諾了。”

    麥迪文說道。

    迷你納魯並沒有回應麥迪文的話語,而是繼續工作著。

    麥迪文握了握拳頭,轉身離開。

    這一切,已經與卡洛斯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