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48章 千奇百怪的漫長旅行(2)

第548章 千奇百怪的漫長旅行(2)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半神亦是如此。

    塞納留斯漫步于翡翠夢境,感受到內心異樣的波動,于是一路小跑向著感覺中怪異發生的方面。

    然後,他看到了母親的身影。

    “媽媽!”

    猛地起步,卻戛然而止,塞納留斯心情復雜。

    多少年了,已經多少年沒有見到過艾露恩的身影了。

    是真實的喜悅還是敵人惡毒的詭計?

    塞納留斯不知道。

    所以他停下了腳步。

    夠資格接觸塞納留斯的人,大多數都知道他是瑪洛恩的兒子。

    最強半神生物,號稱旅途之神的白鹿瑪洛恩,阿克蒙德在艾澤拉斯唯一不敢正面對敵的最強個體。

    作為瑪洛恩的孩子,塞納留斯生來肩負著責任與使命————捍衛艾澤拉斯世界。

    于是,很多人誤以為綠龍女王伊瑟拉是他的母親。

    這其實是個誤會。

    雖然塞納留斯確實是由伊瑟拉撫養長大,擅長的德魯伊之道根源力量也來自于伊瑟拉看護的翡翠夢境,並且伊瑟拉確實愛慕瑪洛恩……

    但是塞納留斯的身世卻更加的離奇。

    因為他的母親是“月神”艾露恩,這是瑪洛恩親口印證過的。

    但是哪怕對于知情者來說,知曉塞納留斯身世的大佬們也不會知曉,塞納留斯確實是艾露恩的孩子不假,卻不是艾露恩“孕育”的孩子。

    或許用創造這個詞更加合適。

    塞納留斯是艾露恩以瑪洛恩為原型,創造出的造物。

    核心使命之一,就是鎮守翡翠夢境。

    功利點兒講,就是艾露恩試圖插手翡翠夢境的工具。

    已經忘記多久了,艾露恩已經許久許久沒有在其他人面前使用過化身露面了。

    雖然包括泰蘭德在內那些艾露恩姐妹會的月之女祭司依然可以從月神哪里祈求來艾露恩的威能,但是艾露恩已經許久沒有顯示過自己的意志了。

    哪怕是向自己的孩子塞納留斯。

    突如其來的幸福,令塞納留斯的眼眶有些酸澀。

    應該不是那些薩特的軌跡,這樣的身姿,豈是那些惡魔能夠偽裝的……

    “媽媽……”

    盤算片刻,塞納留斯小步的向著艾露恩的化身走去。

    依然是看似暗夜精靈的身形,依然是縹緲夢幻的衣衫,依然是無法直視容顏的美麗,依然是恬靜淡然的氣質。

    塞納留斯靠近艾露恩,前腳跪下行了一禮,渴望著母親的關注。

    但是艾露恩只是站在那里,站在湖邊,靜靜的看著水面。

    風景美如畫,只是世事煩人心。

    許久,艾露恩伸手一指,塞納留斯心領神會,扭頭看向水面。

    倒影中,艾露恩想要告訴孩子的全部映入了塞納留斯眼簾。

    當塞納留斯回過神,湖邊哪里還有月神的身影。

    一時間,塞納留斯也不知道這是真實還是夢幻,只留下無盡的感嘆。

    以及必須完成的使命。

    將一個人類送出翡翠夢境。

    除了伊瑟拉,任何實體進入翡翠夢境都是極其危險的事情。哪怕塞納留斯自己,若非必要,也絕不會將身體拖入翡翠夢境。

    因為翡翠夢境本質上是一個真實存在的虛擬世界。

    將物質世界的個體拖入翡翠夢境,等同于將這個個體在物質世界格式化,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哪怕是當年狂狼之亂,塞納留斯幫助弟子瑪法里奧鎮壓暗夜精靈的狼人德魯伊,也僅僅是將那些狼人德魯伊沉眠于世界樹之下,而不是拉入翡翠夢境。

    通俗點說,就是拉入間隙。

    塞納留斯的德魯伊之力,某種意義上也是間隙的力量。

    依靠物質世界與翡翠夢境的某些重疊部分,德魯伊們創造了一些既是真實世界又是翡翠夢境的間隙空間。利用這些間隙空間,德魯伊們穿行于現實世界與翡翠夢境之間,達到在艾澤拉斯各地快速旅行的效果。

    而這樣的間隙空間,便是凡人口中翡翠夢境的入口,比如菲拉斯、辛特蘭等地綠龍軍團駐守的那幾處夢境大門。

    不過懶得解釋而已,翡翠夢境與現實世界實際上並沒有物理連接。

    所以塞納留斯有些好奇,那個人類是如何將身體陷入翡翠夢境的。

    揮手凝聚力量,塞納留斯撒開一道前往翡翠夢境深層的口子。

    踏入其中,一股荒涼的氛圍令塞納留斯汗毛炸起。

    這才是真正的翡翠夢境,沒有綠龍,沒有樹妖,沒有千奇百怪的夢境生物,有的只是廣闊的天地和靜止的時間。

    這里,就是當年泰坦平定元素之亂後,重塑秩序後,留下的最原始拷貝,艾澤拉斯的最初樣貌。

    塞納留斯根據艾露恩給出的線索,很快在一處破損的世界空洞找到了那具人類的身體。

    高大的半神僅僅用手掌便托起了那具身體,但是塞納留斯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是一具沒有靈魂的空洞軀殼。

    這個人類的靈魂哪里去了?

    哪怕瑪法里奧.怒風與哈繆爾.符文圖騰也無法理解的本能,塞納留斯察覺到了伊瑟拉注意到了異常。

    但是艾露恩的旨意不可違逆,所以塞納留斯顧不得保護翡翠夢境的穩定了。

    必須在伊瑟拉察覺之前解決這一切。

    在艾澤拉斯尋找一個走丟的靈魂或許是個不可想象的艱巨任務,但是在翡翠夢境,事情並沒有那麼麻煩。

    因為世界樹。

    塞納留斯放開速度飛馳前行,想著世界樹奔跑,似乎是過了一萬年,又似乎只是三兩步,便抵達了目的地。

    感受到塞納留斯的氣息,世界樹的根須與枝杈自動盤旋為祭台的形狀,塞納留斯講手中的人類軀體放置于上,開始于世界樹的交流。

    于是,來自地心的惡意刺痛了塞納留斯的神經。

    腐蝕愈發嚴重了。

    必須在那些惡心玩意兒和壞家伙注意到翡翠夢境深層之前解決事情。

    塞納留斯講全部精力灌注于世界樹內,此時,他仿佛就是整個世界,將思維蔓延開,如同雷達波一般掃描著整個翡翠夢境,塞納留斯困惑了。

    沒有。

    沒有。

    沒有。

    哪里都沒有。

    這具身體的靈魂哪里去了?

    動用世界樹力量的行為徹底引起了伊瑟拉的注意,夢境的守護者正在趕來。

    事情本身並沒有什麼不能對人言,但是艾露恩要求塞納留斯必須保持隱秘,這就造成了矛盾。

    奇怪,這個人類的靈魂到底哪里去了?

    將洞察力從世界樹收回,塞納留斯疑惑不解困惑不已。

    突然,塞納留斯想到了一處所在。

    或許答案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