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54章 人人為我……後半句怎麼說來著

第554章 人人為我……後半句怎麼說來著

    粗略的估計,辛薩羅內,邪枝巨魔裹挾著枯木巨魔在內拼湊了大約兩萬數量的軍隊。

    一幫廢物。

    這是惡苔巨魔對辛薩羅防御力量的看法。

    在見識對獸人的狂野與聯盟的堅韌後,塔斯丁苟們已經無法對這種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的戰斗產生畏懼心理,就更談不上什麼興奮心理。

    雖然對于路德金要求自己強攻辛薩羅大門的要求有疑惑,但是對于戰斗本身,苟塔金是沒有疑惑的。

    長達兩個月的圍困,是有效果的,看起來效果還不錯的樣子。

    至少當塔斯丁苟佣兵團開始沖擊的時候,城牆上的弓箭稀松平常,完全不構成威脅。

    當然,也可能不是因為長期圍困削弱了辛薩羅守軍的士氣,而是塔斯丁苟們堅甲利刃的關系。

    這也是路德金一定要處理苟塔金的原因之一。

    塔斯丁苟雖然服務于巴羅夫家族,但是它並不是奧特蘭克的正規軍隊,而是一支佣兵團,拿錢辦事的佣兵。

    所以這在方便了奧特蘭克的攝政大公爵奴役巨魔的同時,也繞過了一些等級森嚴的壁壘。

    比如裝備。

    原本,聯盟最好的裝備是不可能給塔斯丁苟,給巨魔的。

    但是因為是佣兵團,是拿錢辦事兒的主兒,塔斯丁苟們在奧特蘭克某些御用商人的幫助下,從斯坦索姆搞到了大量的“淘汰”軍備。

    今天一套,明天一套,在漫長的歲月中,人數一直在兩千這條線起起伏伏的塔斯丁苟,已經成為了一支重裝部隊。

    就憑辛薩羅巨魔的狼牙箭,憑什麼洞穿塔斯丁苟鋼鐵覆蓋的軀體?

    所以想要將塔斯丁苟為我所用,苟塔金必須死。

    塔斯丁苟在戰場上的表現越好,路德金的想法就越加堅定。

    “該死?炮火壓制在哪里?難道路德金指望我們去爬城牆嗎?”

    完成了城門前障礙清除工作的塔斯丁苟左等右等,等不來後續的火炮部隊,疑惑與不滿在苟塔金心中滋生蔓延。

    “派人去詢問情況。”

    安排手下人離開後,苟塔金抬頭看了看辛薩羅高大的城牆。

    “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當其他屬下問起,苟塔金沉默了。

    因為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仗就不是這麼打的。

    但是他不能表現出自己的迷茫。

    因為他是領袖,領袖背地里可以哭泣可以軟弱,但是只要站到前台,就必須光芒萬丈。

    “再等一刻鐘,火炮還上不來,我們直接強攻。讓路德金見識下塔斯丁苟的厲害。”

    苟塔金的決定在軍事上並不是個絕佳的判斷,卻救了他的命。

    已經背叛他的副手默默的收起了涂抹了劇毒的利刃。

    因為路德金給他的命令是苟塔金只要撤退,就殺了他。

    團長,不要怪了,一切都是為了先祖的榮光。

    為自己的背叛找到了合適的借口,內心的動搖就會輕一些。

    巨魔的榮耀,先祖的榮光,往昔的輝煌,這些東西太容易蠱惑人心了。

    整個塔斯丁苟,也不知道被路德金收買了多少人,而苟塔金看起來還被蒙在鼓里。

    強攻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辛薩羅的守軍沒有膽量與塔斯丁苟的鐵皮罐頭們貼身肉搏,在城牆上推推雲梯還是敢的。

    一刻鐘後,苟塔金下令發起攻城。

    用數量不多的炸藥包嘗試炸毀城門無果後,苟塔金放棄了那一絲妄想。

    老老實實蟻覆吧。

    戰斗力的差距實在太大,在付出了上百人的損傷後,塔斯丁苟的第一個戰士雙足踏上了辛薩羅的第一階城牆。

    辛薩羅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市,很有點日本戰國時期本子山城的味道,整整五層城牆將城市分割成了五環。

    當越來越多的塔斯丁苟涌上城牆,第一層城牆的辛薩羅守軍數量越來越少,然而塔斯丁苟們也慢慢的放下了手臂,迷茫的看著辛薩羅。

    這是什麼?

    站在城外,被第一層城牆遮擋視線,無法看見。剛剛攻上城牆,基于戰斗,注意力不在這邊,沒有發現。

    等到注意到,內心已經一片哇涼。

    苟塔金見城牆已經被攻下,也就踩著雲梯上了城牆,然後……

    “背叛者!叛徒!”

    在第二道城牆的雲台上,路德金正在與邪枝氏族的族長交談,惡苔氏族的旗幟與邪枝氏族的旗幟交相輝映,還有一面似曾相識的旗幟,苟塔金一時想不起來。

    遠遠的見到苟塔金也上了城牆,居高臨下的路德金揮了揮手,早已秘密進入辛薩羅的惡苔巨魔蜂擁而出,從辛薩羅的民居中走了出來反向沖擊城門。

    “快……”

    苟塔金一扭頭,發現自己就等不來的火炮,也已經在城外架好,目標正是自己所在的城牆。

    還沒有上牆的塔斯丁苟,則被大軍層層圍住,困在了城門外的開闊地。

    “早有預謀,路德金早有預謀!”

    城門外,苟塔金的副團長正在全力安撫躁動的塔斯丁苟,城牆上,三百多名沖鋒隊的成員迷茫的看著他們的團長。

    “苟塔金,認清現實吧,人類不是巨魔的朋友,而是高等精靈,是銀月城的走狗。巨魔只能靠自己,還有贊達拉的同胞,才能恢復往日的榮光。向你的國王跪拜吧,我會寬恕你的過錯。”

    路德金在贊達拉祭司的幫助下,隔著數百米的距離,向苟塔金清晰的喊話。

    然而苟塔金對于路德金的話語毫無觸動,卻被他的行動刺激的熱淚盈眶。

    “你都干了什麼?我們花了十多年時間,付出那麼多代價才拿到和平的通行證,你要毀了這一切?你知道這麼做的代價嗎?再也不會有第二個人會相信巨魔,你將我們大家釘上了背信棄義的恥辱柱,你讓巨魔成為言而無信的無恥之徒!你個無齒的賤人!!!”

    突然,一柄長矛刺向苟塔金的後心,卻被苟塔金側身握住,折斷了桿身,反手將斷矛擲在地上,苟塔金絕望的回頭看著身後的戰士。

    刺殺者已經被依然終于苟塔金的戰士抹了脖子,可是身陷絕地,前後都是被路德金那一套巨魔榮光蠱惑的狂熱者。

    他,苟塔金,又能做點什麼呢?

    “團長,突圍吧!和下面的兄弟匯合,這些廢物攔不住我們!”

    有人這樣建議。

    可是路德金反旗一舉,這天底下哪里還有塔斯丁苟的容身之地。

    苟塔金失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