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55章 影帝

第555章 影帝

    “投降吧,加入我們,忘記那些卑劣的人類,巨魔才是你的同胞。”

    “那祖瑪沙爾的家人怎麼辦?聯盟不會放過她們的。你的幾個孩子怎麼辦?你想過她們嗎?”

    到最後,陷入絕望的苟塔金沒有選擇突圍,而是在原地等待路德金,準備在死之前見他一面。

    如果沒有這麼多族人看著,路德金就毫不猶豫的下達撲殺的命令了。但是當著贊達拉使節的面兒,周圍是上萬的邪枝巨魔,加上辛薩羅這該死的地形,所有人都知道苟塔金要見自己。

    路德金發現自己被民意裹挾了。

    巨魔可以接受自己的首領陰險狡詐,因為陰險狡詐換個說法叫做睿智。卻無法忍受領導者是個懦夫,懦夫將遭到整個種族唾棄,連地都沒法洗。

    常年的養尊處優,路德金早年在拉文霍德莊園練就的一身盜賊本領早已生疏,如何是一直戰斗在第一線的苟塔金大團長的對手。

    自己培養的親信都是新生代的年輕巨魔,忠誠或許有,但是論本事比塔斯丁苟佣兵團那些老一輩巨魔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這也是路德金費盡心力準備分割塔斯丁苟而不是直接坑殺的原因。

    結果雖然副團長穩住了城外的一千多塔斯丁苟,第一層城牆上的三百多巨魔居然在絕對劣勢的情況下將了自己一軍。

    就在路德金左右為難的時候,身邊贊達拉的使節打消了路德金的顧慮,大概意思就是盟主休慌,吾有上將潘鳳可斬苟塔金。

    不早說!

    听聞此言,也不想弱了自己聲威的路德金在幾百名孔武有力的贊達拉武士簇擁下,踏著贊達拉巫師制造的空氣牆,直接從第二道城牆凌空步行走到了苟塔金面前。

    路德金這樣的舉動不是一般的拉風,驚起了所有矚目者陣陣驚呼此起彼伏。

    霎時間,虛榮驅趕了恐懼,路德金開始勸降苟塔金,甚至一時間動搖了殺苟塔金的決心,覺得如果苟塔金願意降服,也不是不能在自己的王國給他留一個位置。

    但是苟塔金的幾個反問,讓路德金的臉的黑了。

    哪壺不開提哪壺,難道告訴大家老母不要了,丑妻不要了,兒子女兒扔啦扔啦,大巨魔何患無種?

    被狂熱種族言論煽動的新一代根本沒有考慮過這些,造成既定事實後,從邪枝、枯木這些氏族搶女人來滿足自己的擁護者就好了。

    結果現在被苟塔金把這些問題擺在了台面上,多說一句都是錯啊!

    果然就不該見他,果然直接殺了就好。

    路德金心口不一的本事這些年是練出來了。

    “大軍發動之後,我已經安排了後手,祖瑪沙爾已經是一座空城,大家辛苦拼搏,不就為了家人過的好一些嗎?”

    睜眼說瞎話是每一個政客的基本功,路德金溫言相告,卻完全騙不了苟塔金。

    “六千多婦孺,路上糧食夠用嗎?”

    一句簡單的詰問,令路德金殺心驟起。

    這些年路德金憑什麼一步步從一條卡洛斯的狗慢慢轉變成惡苔巨魔擁護的首領?

    不就是因為他能從聯盟搞到物資嗎?

    就連銀月城都默認了惡苔巨魔是聯盟的狗這個事實,讓祖瑪沙爾在聯盟的夾縫中生存下來。

    所以十多年時間,比起卡洛斯當年踏破祖瑪沙爾相比,惡苔巨魔的人口增長了六倍。

    這是路德金威望的根源。

    但是聯盟不是智障,多年來在糧食方面一直卡著路德金,覺不允許祖瑪沙爾存糧多過三個月,哪怕路德金藏點匿點,又有多少呢?糧食這東西不修倉儲設施,根本保存不了多久,修這些大型設施又騙得了誰?

    這件事整個祖瑪沙爾的巨魔其實心里都有數。

    苟塔金再次用一句話令路德金下不來台。

    “所以你鐵了心要當聯盟的狗,是嗎?”

    路德金突然的轉進令苟塔金身邊正茫然的听眾們真茫然了,這轉進有點快不說,毫無邏輯可言啊喂!

    “不好嗎?”

    苟塔金突然爆炸的發言令路德金延緩了發作。

    “你忘記我們是怎麼被喊出自己的家園了嗎?那些精靈和人類從一出生就流淌著強盜的血,他們生來就欠我們的!我們才是這些土地真正的主人!”

    振聾發聵的聲音,恰到好處的情緒表情,路德金的言辭極具感染力和蠱惑性。

    听到路德金吶喊聲的巨魔都陷入了沉思,久遠的仇恨似乎被喚醒。

    “放棄吧,獨牙,斷牙,路德金大酋長,時代不同了,聯盟如日中天,我們不是對手,你看看,看看那個方向,當年不可一世的獸人部落現在正在給聯盟當苦力贖罪,你會害死大家的。”

    哀莫大于心死,常年征戰在外,苟塔金知道自己在祖瑪沙爾的影響力已經不是當年那個一言可決族長人員的神靈武士了。為了自己的族人,苟塔金常年在外,帶領著當年殘存的惡苔巨魔拼命的融入聯盟的體系框架。而自己不在祖瑪沙爾的日子,新生代只記得是斷牙首相給大家帶來好吃食好衣服過上好日子,卻忘記了這一切並不是惡苔巨魔靠武力從人類手里搶來的,而是幾代塔斯丁苟用命換來的。

    但是,苟塔金望著城外的惡苔巨魔大部,那些年輕的巨魔哪里知道父輩們的付出。

    他們已經被榮耀晃瞎了眼楮。

    可惜,鑄就了這一切的那個男人已經不在了。

    最強的聖騎士也敵不過魔神的威能。

    想到這里,苟塔金心中有些感慨,看著處于爆發邊緣的路德金,又問了一句。

    “你忘記卡王了嗎?你當年發過誓的。”

    “卡洛斯?”

    路德金發出了低沉的笑聲。

    “我怎麼可能忘記,那個弒君者,僭越者。他可是我學習的榜樣,我的偶像,我怎麼可能忘記?是他將我推上王位,是他給了人生的目標,是他告訴我巨魔的命運應該掌握在自己手里,而我終將重現榮光!”

    路德金的耐心已經耗盡,大手一揮,準備剿滅苟塔金和他最後的支持者。

    然而路德金的手只揮出去一半,就揮不動了,被身邊一個贊達拉武士架住了。

    “???”

    在場所有都懵逼了,這是什麼情況。

    只有路德金驚懼異常。

    這不是巨魔的手,巨魔的手掌只有三根粗大的手指,而握住自己小臂的手掌,有五根手指。

    然後,多有巨魔又發出了一陣驚呼,這是什麼戲法兒?

    大變巨魔!

    贊達拉的巨魔武士怎麼突然變成了一個人類?

    “這話我沒有說過,你不要冤枉我。”

    呀,這人類的巨魔語好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