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57章 並沒有托爾的尾巴肉

第557章 並沒有托爾的尾巴肉

    卡洛斯謙虛的表示,人心算計什麼的,我只是剛入門。

    贊達拉支援大隊慘遭屠戮,如果路德金身邊的贊達拉使節知道了會怎麼樣?

    當然是裝作給我x某人一個面子,大家當做無事發生咯。

    前提是報信者是卡洛斯這邊的人。

    原本卡洛斯想要親自出手完成這出足以沖擊年度十佳男主角的戲碼,卻被伊蘭尼庫斯淡定的按在座位上。

    于是,卡洛斯明白了,自己小了天下英雄。

    綠龍軍團也是招收演藝特長生的。

    原來一番厲害陳述,贊達拉的使節接受了支援部隊領導層全滅,物資受損嚴重,人員傷亡過半的事實,囑咐戲精龍回去安排好剩余人員的儀容儀表,大家就當死掉的沒有來過就好了。

    嗯,沒錯,支援你惡苔巨魔的就是我贊達拉五百壯漢沒毛病。

    一陣騷操作,騰挪出足夠的時間,全體偽裝完畢的夢境守衛與卡洛斯騎著在巨龍威壓下瑟瑟發抖的贊達拉迅猛龍朝著辛薩羅方向前進。

    “不管米露恩沒有問題嗎?”

    卡洛斯也不能免俗,對于美好的事物總是會多幾分關心。

    “沒有關系,別看米露恩張口大叔閉口大叔,我兩千多年的歲月在她面前不值一提。要知道她可是塞納留斯的次女,當年參加過上古之戰的。”

    伊蘭尼庫斯溫文爾雅的氣質哪怕是巨魔粗獷的外形也掩蓋不住。

    然後,卡洛斯釋然了。

    米露恩你好,米露恩再見。

    這一次,時間站在了卡洛斯這邊。

    混入辛薩羅內部,路德金的布置還沒有完成,贊達拉也沒有完全站上前台,于是,偉光正的卡洛斯和慈祥的伊蘭尼庫斯幾乎做出了同樣的提議。

    “反正真正的贊達拉巨魔就那麼點人,干脆全部替換了省事兒。”

    說干就干,一夜之間,辛薩羅內明面上的贊達拉巨魔已經全部變成夢境守衛,而夢境守衛扮演的後來者少了幾十個誰又發現得了。

    第二天,前來轉達重要事項的贊達拉使節也變成了綠龍軍團的人回到路德金身邊。

    于是,在欣賞了一出好戲之後,卡洛斯出手了。

    “你是誰?人類!”

    路德金面目猙獰的看著卡洛斯,示意贊達拉武士發動。

    但是路德金身邊的贊達拉武士紋絲不動。

    “不是說好的偶像榜樣嘛,怎麼就認不得我是誰了。”

    卡洛斯依然雲淡風輕的調侃著。

    “卡王?”

    苟塔金顫抖且疑惑的吐出這個詞兒,引起塔斯丁苟們強烈的反應。

    “不,不可能!卡洛斯死在了阿克蒙德手里,你是假的,假的!苟塔金,你的花招騙不了我!巨魔們,殺了這些叛徒!”

    雖然路德金試圖鼓動群眾掀起波瀾,但是效果並不是很好,**迭起的大戲,吸引了所有巨魔的關注,也弱化了它們的思維能力。

    到底發生了個啥,看不懂啊。

    “喲,說好當我的狗,才多久,就翻臉不認人了。”

    這一句是通用語,也算卡洛斯給路德金最後留的顏面。

    但是……

    “是你背叛了約定,你拋棄了我們,十年了,十年!”

    路德金雙目赤紅的嘶嚎著。

    他的話語,等于認定了卡洛斯的身份。

    畢竟,當年他雙膝跪拜甘為忠犬的事情只有他和卡洛斯知道。

    眼前這個人是卡洛斯,路德金內心已經信了。

    可是這里是辛薩羅,身邊是成千上萬的同胞,自己是所有巨魔敬畏的大酋長,怎麼可能再去跪拜曾經發誓效忠的人類。

    回不去了,被權勢與地位一步一步推攘著走到現在,路德金已經回不去了。

    但是說話不過腦子是要付出代價的。

    心如死灰已經放棄抗爭的苟塔金干枯的內心大地突然迸發出滔天的洪水巨浪。

    “您是卡洛斯陛下,您還活著?”

    “很奇怪嗎?”

    “不,不,知道當時,德拉諾,我,您,那個……”

    “阿克……它還殺不了我。”

    卡洛斯想了想,還是不要在這麼多巨魔面前直呼那個家伙的名字,天知道會不會出什麼ど蛾子。

    倒是第二道城牆上扮演贊達拉使節的伊蘭尼庫斯耳朵尖,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卡洛斯.巴羅夫居然直面過阿克蒙德!

    不過也不奇怪,綠龍與人類並不親近,它們甚至都不知道卡洛斯已經“死了”十年,就跟不關心當初聯盟遠征軍在德拉諾踫到過什麼。

    不過不重要了,看樣子局勢還在卡洛斯掌控之中,伊蘭尼庫斯也就安心看戲。

    “沒用了,卡洛斯,今天,就是巨魔覺醒的日子,一個路德金倒下去,會有千千萬萬個路德金站起來,巨魔永不為奴!”

    路德金陷入了自己編織的情緒中,亢奮又悲壯的吶喊著。

    “除非包吃包住?”

    卡洛斯用一句話毀滅了氣氛,懟的路德金氣兒都不順了。

    “你,你,你……”

    “你主子永遠是你主子,跪下吧。”

    卡洛斯手上一用力,硬生生將路德金拉扯到了地上雙膝跪地。

    “不要管我,開炮!”

    路德金不甘的吼道,用空余的手從腰間掏出一個什麼玩意兒捏碎了,然後城外,原本用來攻打辛薩羅的火炮開火了。

    十二門火炮,十二枚十二磅的赤紅彈丸朝著城門上方,也就是卡洛斯一行所在的地方呼嘯而來。

    “包圍卡王!”

    苟塔金大喊著從屬下手里奪過盾牌想要擋在卡洛斯前方卻被卡洛斯一腳踹開。

    卡洛斯松開鉗制路德金的手兩步走到城牆邊緣,用自己超乎常人的動態視力估算了炮彈的落點。

    嗯,五發打在牆體上沒個鳥用,七發覆蓋這一片很有威脅,也不知道發炮的是被挾持的人類還是苦練的巨魔,十二中七,炮術不錯啊。

    然後,電光火石間,卡洛斯伸出左手,將一個熾烈的潔白聖光球推至半空,聖光球隨著卡洛斯的手掌由平推變成我全要的姿勢,迅速坍塌扁平化,形成一塊巨大的聖盾,擋住了有威脅的七發炮子兒。

    聖盾本是沒有顏色的,反射的陽光多了,變成了彩虹色。

    聲光效果俱佳的演出,當卡洛斯背對城外回頭時,苟塔金淚流滿面。

    然而路德金趁著卡洛斯裝逼的空檔,已經踩著空氣牆回到了第二層城牆。

    “為什麼不動手?你的贊達拉武士就這麼看著?”

    路德金憤怒的質問贊達拉的使節。

    于是伊蘭尼庫斯也恢復了暗夜精靈的造型,嚇了路德金一跳。

    “您的第一個問題我可以回答,因為是我下的命令讓他們听從卡洛斯閣下的命令。而第二問題,抱歉,贊達拉武士不是我的,我指揮不了,這個問題我無法給出答案。”

    伊蘭尼庫斯用略帶詼諧的調侃,其實已經回答了路德金所有的疑問,但是驚駭不已的路德金哪里有閑工夫去思考這種文字游戲,奪命狂奔一般的逃往下一層城牆。

    而伊蘭尼庫斯只是目送,並沒有阻攔的意思。

    “卡王,路德金……我是說斷牙逃走了。”

    “我知道。”

    “為什麼不……”

    “你稱呼他路德金,沒有問題,一個名字而已。”

    “為什麼不阻攔他,殺了他,一切就平息了。”

    苟塔金恭敬的問道。

    “殺了他,我還有什麼理由血洗辛薩羅。”

    卡洛斯用平鋪直敘的語氣說道。

    “啊!”

    走近兩步,從苟塔金的肩甲裝飾上拔下一根短矛,卡洛斯再次站在城牆上。

    醞釀了一小會,突然大喝一聲將手中短矛投擲出去,直接洞穿了城外不斷說著什麼的塔斯丁苟佣兵團的副團長的後腦勺。

    “兔崽子們,你們的主子回來了。”

    這一聲吶喊,卡洛斯使用了從伊蘭尼庫斯那里討要的魔法道具,聲音響徹兩公里的範圍,辛薩羅這邊卡洛斯不關心,但是惡苔巨魔統統听見了。

    失去了煽動頭目,看著站在那個男人身邊給出暗示手勢的大團長苟塔金,潛伏起來的親信突然暴起,擊殺了所有已經投靠路德金的“叛徒”。

    苟塔金掌握塔斯丁苟十余年,哪里去被路德金拙劣的滲透手段所蒙蔽,不過是因為對于前途失去方向,產生一種“或許他是對的”這種迷茫而放縱罷了。

    此刻,隨著卡洛斯的出現,苟塔金再次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給你半刻鐘的時間,肅清隊伍,然後,攻城。”

    “啊?這可是辛薩羅啊!”

    苟塔金瞪大了眼楮,城外的惡苔巨魔本來就已經處于極大的混亂,半刻鐘,攻城?攻打具有五道城牆的辛薩羅?

    這命令超出了苟塔金的理解範圍,令苟塔金顯得有些痴呆。

    “是啊,辛薩羅啊,我十四歲就屠過一次的辛薩羅啊。”

    平淡的語氣,令苟塔金不寒而栗。

    糟糕,自己怎麼忘記了,這個男人可是卡洛斯.巴羅夫啊。

    “是的,主人,我馬上就去。”

    “你一個人下去辦事兒,城牆上這些人我要了。然後給你透了底兒吧,惡苔巨魔和邪枝巨魔,攏共只能剩下一萬。”

    卡洛斯打了個響指,伊蘭尼庫斯依照約定發動,一百條雛龍現出原形直沖天際,巨龍伊蘭尼庫斯用暗夜精靈的喉嚨發出了震懾靈魂的龍吼,然後巨大的龍形虛影出現在辛薩羅的上空。秘密布置在辛薩羅各處關節位置上的龍人也發作,用沉眠迷霧封鎖了道路。

    然後,大火開始燃燒,整個辛薩羅一時間如同陷入末日絕境。

    卡洛斯明白,其實巨魔的處境並沒有那麼差,這些不過是視覺上的沖擊力而已,真實情況,出于劣勢的是這些分散各處的夢境守衛。

    只要度過了最初的慌亂,辛薩羅巨魔壓倒性的數量優勢足以吞噬掉所有的夢境守衛。

    所以他必須取得城外惡苔巨魔的支配權。

    要取得惡苔巨魔的支配權,就必須利用這種信息的不對等。

    辛薩羅的住民以為這是惡苔巨魔的陰謀,城外的惡苔巨魔以為這是卡洛斯的力量。

    所以卡洛斯壓迫苟塔金,就是不想給城外的家伙思考的時間。

    “去吧,把第一層殺干淨,準備開門放大軍進來。”

    漫不經心的下達了命令,站在城牆上的塔斯丁苟突然陷入了狂熱。

    老一輩的巨魔都跟隨過卡洛斯征戰過部落,能被苟塔金視為親信的也是听著父輩故事長大的,看到傳說中的英雄/惡魔重現人世,別管是興奮還是恐懼,先嗨起來再說。

    “真的沒有問題嗎?如果城外你的玩具們不動,城里我的手下損失會很慘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伊蘭尼庫斯出現在了卡洛斯身邊。

    “你悄悄的繞到大陣後面搞點動靜,效果會很好。”

    卡洛斯出了個主意。

    “有道理,城牆上的人我帶走了。”

    “好。”

    綠龍的效率是真的高,苟塔金才剛剛統合了城牆下的塔斯丁苟準備倒逼惡苔巨魔的大陣,惡苔巨魔的後陣就已經亂了起來。

    因為巨龍從森林里走了出來。

    路德金不在的時候,其他指揮者不管之前听誰的,都無法忽視苟塔金這個巨魔英雄的意見。

    這也方便了苟塔金統合惡苔巨魔的意志。

    “不必慌張,巨龍是卡洛斯陛下的盟友,暫時不會對我們怎麼樣。”

    “也就是說最終會對我們怎麼樣是嗎。”

    苟塔金突然覺得和杠精說話很累,而綠龍的耐心看起來並不是很好,森林中動靜越來越大。

    “做出選擇吧,是放棄不切實際的幻想還是永遠的做夢去。”

    “但是,人類是巨魔的敵人,是我們苦難的根源,我們……”

    苟塔金的長矛刺穿了無可救藥的狂熱者。

    “苟塔金,你……你就一點不懷念往日的榮光嗎?”

    “不懷念,我的榮光由我自己創造,我的傳奇由我自己書寫,而不是狗屁的阿曼尼帝國。”

    “我們真的只能听聯盟的話,和同胞廝殺,流盡最後一滴血嗎?”

    “聯盟才是我們的家,奧特蘭克王國才是我們的歸屬,你們,才是我苟塔金的同胞,那些穿著獸毛樹皮的廢物不是,明白了嗎?”

    看著自己身上的紡織衣物,惡苔巨魔們沉默了。

    “但是我們之前……”

    “卡王是仁慈的,攻下辛薩羅,用功績掩蓋這一切就好。”

    “苟塔金大叔,我不甘心!”

    “別說了,那個男人他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