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0章左舷彈幕太薄了

第220章左舷彈幕太薄了

    在奧特蘭克發起塔倫米爾收復作戰的三日過後,巴拉丁灣的外海,戴林.普羅德摩爾率領的聯盟海軍正在和部落黑船鏖戰已經快一個星期。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群山上的白色正在褪去,代表著雪線正在升高,意味著春天就要來了。    春天,播種的季節啊,把一個獸人切成四十多塊埋進地里,秋天就能收獲四十多只地精!    听著水手長在給水手們講黃段子、葷笑話,海軍上將選擇了無視。    雖然用膚色嘲諷對手是種不紳士的行徑,但是那些地精財團和海盜也不是好東西,戴林討厭那些貪得無厭的家伙。    在枯燥的航海中,任何有助于提高士氣的行徑,海軍上將都是默許的。    促成這次海上大戰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季節的轉變,信風和洋流的變向,從濕地到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的航線會出現大約半個月只能靠槳獲得動力的封航期。    詛咒那些海盜,贊美那些海盜,戴林不過花費了三百金幣,就得到了部落補給艦隊的確切情報。    只要摧毀這只補給艦隊,聯盟用能更加充分的利用人力和物力上的優勢,在接下來的作戰中狠狠的打擊部落。    可惜海戰不比陸戰,只要一方想跑,一方願意追,一場戰斗打上一個星期都不是個事兒。    從虛無之海打到巴拉丁灣,戴林和手下的海軍將士已經擊沉了部落七艘運輸船,自己不過損付出失了一艘中型戰列艦,兩艘大型驅逐艦退出戰斗序列的代價。    可謂是戰果輝煌。    然而並沒有什麼卵用,因為部落同款式的運輸船還有四十二艘。    換而言之,部落那些戰死的海軍可以自豪的說道︰像我這麼吊的還有六個!    再有三天,就要進入大陸架了。必須想辦法給部落獸人來點狠的!    戴林靠在coco號的指揮台上,思索著應對之策。    雖然在一年多的戰斗當中,大量的紅龍戰死,戴林也感覺到了部落的空中優勢在一點一點的消失,尤其是鐵爐堡的矮人和侏儒鼓搗出了能夠應對紅龍的新一代侏儒飛行器,迫使部落不得不分出大量精力引來應對來自丹莫羅群山中空襲。好確保自己的交通運輸線路通暢。    所以在希爾布萊德的天空,獅鷲和紅龍的戰斗,蠻錘矮人和龍喉氏族的比拼,雖然雙方無論是坐騎的損耗還是飛行員的陣亡,實際上都差不多,但是背靠聯盟的蠻錘矮人在恢復建制和獅鷲培養上顯著的強于龍喉氏族。    從各方面看,戰爭的天平都在傾向于聯盟一方。    但是在海上,戴林能夠依靠的依然只有自己。    指望蠻錘矮人的獅鷲在茫茫大海上找到一直在移動的戰艦,還不如祈禱炮手超水平發揮。    不得不說。戴林親手調教出一個難纏的對手,在一年多的戰爭中,部落的海軍從被吊起來打到現在和聯盟精銳打的有來有回,也側面說明了部落的可怕。    多麼可怕的學習能力。    每次戴林試圖調整艦隊陣型從中部截斷部落的船隊,總有部落的棄子會脫離大隊沖擊聯盟艦隊,打亂戴林的部署。    依靠不斷的割肉,部落的船隊依然保持著龐大的規模。    某艘船上有部落必須要運到希爾布萊德去的重要物資。    海軍上將忍不住做出了這樣的判斷,更加堅定了要全殲敵軍的決心。    摩挲著潮汐之刃的握柄。戴林抽搐著鼻子嗅著大海的味道,再抬頭凝視著泛白的天空。    今夜無月。星疏雲密,可戰!    一路上,因為要防備部落紅龍的護航,戴林不願意折損太多的兵力艦船和部落火拼,只能抓護航紅龍的交替間隙戰斗。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聯盟的海軍上將開始焦急起來。那是一種百戰老兵的直覺————如果不干點什麼,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所以戴林準備玩一波大的。    沒錯,比陸軍夜戰更可怕的戰術,海軍夜戰!    傳言普羅德摩爾家族祖上曾經和艾澤拉斯的大海簽訂契約,之後的每一代普羅德摩爾幾乎都是水元素親和的體質。家傳寶劍潮汐之刃更是擁有諸多神通。    心意既定,那就只欠西北風!    戴林.普羅德摩爾拔出潮汐之刃,濃郁的水汽瞬間噴涌而出,傳奇戰艦coco號仿佛活過來一般。    “旗手,發信號,三路縱隊,全速前進。”    戴林下達命令之後,寶劍一揮,瞬間一股大風吹來,將所有聯盟軍艦的船帆鼓圓,海水也如同活潑起來,浪頭拍打在船體上的聲音變小了。    從天空中看下去,整支艦隊加速了。    “將軍,您這是打算?”    大副疑惑的問道。    “我們繞開燈塔礁,走直線去攔截部落。”    “這是否太危險了,雖然有coco號領航,有將軍您帶隊,激流暗礁難不倒庫爾提拉斯的健兒們,但是繞過燈塔礁,我們就有被部落加急的危險啊!”    大副的擔心不無道理,海路航線大多都是隨洋流信風而動,並非直線,抄直線確實可以起到攔截的作用,但是部落在希爾布萊德西南海岸還有一只艦隊,一旦操作不當,就有被夾擊的可能。    “很有道理,攔截住這批黑船後……”    戴林贊同的點了點頭,然後估算了一下。    “我們應該是左舷遇敵。左舷彈幕太薄了,傳令,全艦隊更改配重,把火炮集中到左舷去。”    “將軍!”    大副還以為自己說服了戴林,沒想到等來的是如此極端的命令。    “听著,奧特蘭克的山地獅下山了,吉爾尼斯的野狼出籠了,泰瑞納斯和洛薩也行動起來,就連索拉斯那老不死的都開始策劃反攻薩爾多大橋。戰爭已經打了這麼久了,該結束了,不要質疑我,你的任務是貫徹落實我的決定!”    面對戴林的逼視,大副最後選擇了妥協。    “您是將軍,您說了算。”    全力激發潮汐之刃的力量,即使如同中流砥柱一般強壯的戴林也感到了深深的疲憊。    回到船長室,戴林坐在椅子上休息片刻,一種混雜著興奮和不安的焦慮縈繞心頭。    是什麼,到底是什麼,我忘記了什麼?    思索良久,戴林恍然大悟。    “玩大了,這個月忘記給吉安娜打生活費了!”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