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0章 定一個小目標

第560章 定一個小目標

    如果投降有用,那還要我卡洛斯干嘛?

    辛特蘭這崇山峻嶺環抱破碎谷地的鳥地形,人類是真沒法大規模殖民拓荒。

    所以這里是森林巨魔天然的棲息地。

    當年鼓動老父親發動戰爭,卡洛斯一招城市化將辛特蘭巨魔按在地上摩擦的沒有脾氣,說白了就是用錢堆死敵人,事後洗劫了巨魔百年積攢的黃金寶石才回本。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誰打辛特蘭誰血虧。

    對于烏瑟爾兩個軍團攻破辛薩羅的豪言壯語,卡洛斯覺得他是在吹牛逼,少了是四個軍團,連後勤線都保障不了,巨魔化整為零往山里水里樹林里一鑽,毫無價值的辛薩羅讓給你又如何。

    怎麼打怎麼虧,最後草草收兵已經是最好的結局。

    所以贊達拉不愧是急公好義及時雨啊,居然讓卡洛斯把這個死結給解開了。

    沒有他們的前後串聯各方允諾,就沒有現在這個局面。

    該不該寫封信給贊達拉的先知祖爾同志表達下謝意呢?

    算了,太遭人恨,心里感懷就好了。

    “我說過,只能活一萬,執行吧。”

    卡洛斯心情大好,一邊與伊蘭尼庫斯把酒言歡,一邊輕描淡寫的吩咐著。

    “但是投降的巨魔就有兩萬多,光是看管就很費力了。”

    苟塔金低聲的爭辯著。

    “抱歉,是我的過錯,我忘記你年紀也大了,記性不好了。那一萬人的活命名額,是包括了惡苔巨魔在內的,不是說那些投降的俘虜。還是你苟塔金天真到以為背叛是不需要付出代價的?”

    “尊敬的伊蘭尼庫斯閣下,看下我的手下不怎麼好使,要不,麻煩您和您的手下去執行吧。”

    伊蘭尼庫斯.戲精閣下一手端著酒杯,用戲謔的眼神看了卡洛斯一眼,然後慢慢轉頭看了看苟塔金,眼神里都是戲。

    你認真的嗎?我出手就是寸草不留哦!

    一句話沒說,光靠肢體語言和眼神,苟塔金就明白了眼前這個偽裝成暗夜精靈的老綠龍是個什麼意思,冷汗不禁流了下來。

    “陛下,會暴動的……”

    苟塔金幾乎匍匐在地的哀嚎著,眼淚忍不住的留下,因為些他自己也說不清的原因。

    “哎,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看多了那些不知好歹忘恩負義的家伙,你這張臉居然有那麼些順眼。起來吧,畢竟本王也不是什麼惡魔。”

    苟塔金驚訝的抬起頭,他印象里的卡洛斯豪邁豁達又不失睿智,唯獨對敵人沒有仁慈。

    “退一步吧,每個祖瑪沙爾的子民可以用一個辛薩羅的頭顱抵消自己的罪過,沒有沾染鮮血的雙手需要兩個。”

    “感謝陛下的恩典!”

    苟塔金叩拜跪謝後匆忙離去。

    但是剛走出卡洛斯的大帳,苟塔金就愣住了。

    難道真是人老了腦子不好使?

    祖瑪沙爾的子民,除了現在八千多軍隊,祖瑪沙爾還有六千婦孺,六千乘以二加上八千,還是兩萬啊……

    不對,之前的戰斗已經殺掉好幾千敵人,應該可以折數,自己或許可以救下一些……

    殺敵是天經地義的,但是屠城這件事對苟塔金實在太過艱難,敢戰的辛薩羅巨魔在攻城時幾乎都戰死了,那些投降的平民,苟塔金真的狠不下心。

    于是被卡洛斯玩弄著朝三暮四把戲的苟塔金終于有些理解路德金的想法了。

    只可惜路德金已經死了,否則自己真想和他談談。

    “真的好嗎?你想要屠光辛薩羅?”

    “現在是守不住的,上千年的仇恨,哪里是我幾句話能消抹得了。只有讓惡苔巨魔徹底與其他氏族決裂,我才能將這座石頭城交給他們。”

    “你準備常駐辛薩羅?”

    “是該派點兵了。辛薩羅這破城,擾動了辛特蘭不說,還擾亂了阿拉希。處理了也好。”

    “你就不怕逼急了你手下那些巨魔造反?”

    伊蘭尼庫斯認真又好奇的問道。

    “那就真的夷平它們唄,我知道綠龍可以的。”

    “呵呵。”

    “哈哈。”

    “啊哈哈哈哈”

    “笑的好奸詐啊。”

    “你也是哦。”

    整個夜晚,空氣里都彌漫著血腥味和肉烤焦的味道。

    苟塔金率領塔斯丁苟們一晚上屠宰了七千邪枝氏族的青壯,而且沒有引起俘虜的暴動,能力真的不錯。

    但是這不是卡洛斯想要的。

    塔斯丁苟已經是聯盟的惡犬,不需要證明忠誠,但是惡苔巨魔需要。

    那些新一代年輕已經忘記了自己正確的位置,卡洛斯就幫他們記起來。

    還是老規矩,比車輪高的留下,剩下的城外圈起來。

    六千多祖瑪沙爾的巨魔包圍著被縛住雙手的俘虜,心里已經隱隱知道將要發生什麼,卻不敢置信,期待著會有不一樣的發展。

    “苟塔金,下令吧。”

    城門上,卡洛斯看著初升的朝陽,一臉的愜意。

    “陛下……”

    “我給了你一夜的時間思考,你還沒有想明白嗎?”

    “……”

    “我明白你的感受,戰場上的敵人,你可以毫無顧忌的揮砍武器,但是對于投降的俘虜,尤其是和你長得一樣的同胞,你動搖了。”

    卡洛斯的話語引起了身邊其他巨魔的共鳴,氣氛一時間有些低沉。

    “我明白的,所以我允許你動搖了一晚上。所幸,你做的不錯。但是不夠好。”

    卡洛斯轉過身正對著苟塔金。

    “身體上的相似不是判別的標準,只有想法一致的才是你的同胞。想一想,你,你們,你們所有塔斯丁苟為了加入聯盟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而你們又收獲到了什麼?城外那些年輕人享受著你們的付出,卻高喊著為了先祖的榮光?”

    卡洛斯頓了頓。

    “榮光不屬于先祖,榮光屬于你們。屬于你們塔斯丁苟,屬于你苟塔金,屬于新巨魔。不要想著什麼默默付出默默守護,必須讓年輕人知道路應該怎麼走。作為忠誠的獎勵,我將賞賜給你這座城市,辛薩羅。”

    苟塔金听到這里,突然呆住了。

    “老夫又不是什麼惡魔,這次不會焚燒它了。我所有的命令,不過是為了打掃干淨迎接新主人而已。”

    “為了您的意志。”

    苟塔金從迷茫中回過神,語氣重新堅定起來。

    “看來是成了,這次的巨魔動亂,真的被你以一人之力平復了。聯盟的大元帥果然名不虛傳。”

    伊蘭尼庫斯恭維的同時,也是辭行,夢境守衛的主要工作始終是守衛翡翠夢境。

    “哪里,沒有您與您的夢境軍團,我又哪里辦得到。您過謙了,功勞可不是我一個人的。”

    “還有什麼我的幫忙的嗎?”

    “不需要了,大局已定。”

    “那麼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定了小目標,先賺它一個億。”

    “哈?”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