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1章 我不知道她好不好看

第561章 我不知道她好不好看

    做人到成年如果沒有兩個肯幫你打架的兄弟,那毫無疑問是失敗的。

    做大哥做了好幾年如果沒有幾個從牢里出來在門口等你的小弟,那毫無疑問也是失敗的。

    做首領做了那麼久如果沒有你死後也能繼續貫徹意志的接班人,就別跟別人吹逼你當過大領主。

    因為丟不起那個人。

    卡洛斯拍了拍胸脯,還好,還好,危險過關。

    一趟德拉諾之行,雖然見到了阿達爾,從麥迪文手里撈了些好處,在翡翠夢境強化了身體,看起來不虧。但是遺失了十年的時間,也真說不上多賺。

    因為留給卡洛斯的時間不多了。

    詛咒教派已經成型。

    失去了卡洛斯的桎梏,亡靈天災兩年之內必然爆發。

    這也是卡洛斯不敢輕易返回人類社會取回自己榮耀的主要原因。

    因為現在的情況敵我不明。

    曾經那支戰勝了獸人部落的聯盟大軍本質上已經分崩離析,精銳跟著圖拉揚奧蕾莉亞他們迷失在德拉諾,剩下的養了十年的膘,還能有多大的作用?

    從這方面來說,卡洛斯失敗了。

    目前的洛丹倫聯盟,根本沒有與上古之神的爪牙對抗的本錢。

    詛咒教會做大的結果,就是亡靈天災不可避免。

    這是上古之神與基爾加丹之間的智力博弈,人類只是棋子,沒有發言權。

    如果當初那支聯盟大軍還在,卡洛斯就敢于發起聖戰,連同古加爾帶著耐奧祖一鍋端。

    可惜沒有如果了。

    老岳父泰瑞納斯眼中欣欣向榮的洛丹倫聯盟,在卡洛斯看來,已經是鮮花烹油岌岌可危。

    因為敵人已經打入了內部。

    所以這時候,就連跟隨並監視惡苔巨魔被監禁之後又解禁的火炮部隊人類士兵,卡洛斯都不想見。

    雖然他們嚷嚷著要見卡洛斯已經許久。

    半個月時間,在巨魔看來,卡洛斯如同一個喜怒無常的暴君一般,肆意玩弄著辛薩羅。

    一場大屠殺,惡苔巨魔從一種狂熱走向另一種狂熱,在卡洛斯刻意的引導下,一種“我為聯盟流過血”的畸形自豪感蔓延開來。

    好像屠戮了辛薩羅,惡苔巨魔就成為聯盟的功臣,會被另眼相看一樣。

    也不是沒有明眼巨魔知道其中的問題,卻都選擇了沉默。

    因為那個男人回來了。

    卡洛斯以一種狂妄的姿態向塔斯丁苟們宣告著我才是你們的王。

    在王失格之前,他的話語就是律法。

    所以重建辛薩羅成為了惡苔巨魔當前的任務。

    然後卡洛斯等來了自己召喚的第一個屬下。

    “喲,索拉,好久不見。”

    “是啊,你個死鬼死哪兒去了?我都改嫁了。”

    果然是女人,遠則怨,近則不恭。

    “嫁人了?恭喜恭喜,需要我補一份賀禮嗎?”

    卡洛斯根本不接茬。

    “好啊,我把自己嫁給了偉大的奎爾薩拉斯解放事業,您看著給賀禮吧。”

    這個老精靈……

    “奧特蘭克的聖騎士還有多少听你的?”

    “一個沒有,聖騎士的圈子,我被排擠了,反而是你家的法師,有我不少小弟。”

    “現在是個什麼情況?”

    “你真的被阿克蒙德抓去玩弄了十年?”

    “別鬧,阿克蒙德還抓不住我,逃難了那麼久。”

    “那也很厲害啊,不虧是我看上的男人,魔神也殺不死。”

    在嬉笑怒罵互相試探中,索拉向卡洛斯匯報了目前的情況。

    “需要我將你回歸的消息傳出去嗎?”

    “暫時保密吧。”

    “那行,我先走了,畢竟身上還有職務,失蹤幾天說不清楚。”

    長生種就這點好,十年光陰彈指一揮間,省了卡洛斯不少口舌。

    而第二個訪客,卡洛斯就有些頭大了。

    **師茉德拉。

    誰能想到,這位肯瑞托六人議會成員之一的大佬,居然是艾格文留下的暗子,麥迪文的後手。

    與茉德拉的會面商談,比想象中的艱難。

    哪怕有麥迪文留下的切口證明身份,法師天生的多疑性格以及縝密的邏輯思維能力,總能勘破卡洛斯想要隱藏的部分。

    “不要試圖用麥迪文來壓迫我,尊敬的騎士王,我崇拜艾格文女士不假,但是麥迪文除了是女士的兒子,根本沒有盡到一個守護者的職責。”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師閣下。陰影中的敵人蠢蠢欲動,我沒空和你口頭上爭勝負。”

    理智的人,哪怕爭吵也只是試探的手段,茉德拉在確認卡洛斯的身份以及他帶來的信息後,確實有了許多想法,但是合作的基礎依然存在。

    “我需要時間去驗證。”

    “可以,小心些,不要引起他們的注意。”

    “需要我將你回歸的消息散步出去嗎?”

    “暫時保密吧。”

    會傳送法術的人見完了,第三位訪客又花了一周時間才抵達辛薩羅。

    “吾王,我就知道您一定還活著。”

    “家里現在怎麼樣?”

    “很糟,您的兩位弟弟不太安分,主母身邊有許多別有用心的人,老爺公務纏身,只有表面上看起來很好。”

    來人,正是卡洛斯從小到大的貼身侍從,真正的家族心腹薩克霍夫。

    與索拉.碎星者不同,方磚是個真正的達拉然法師,可用卻不能大用,可信卻不可深信,所以一些真正見不得人的事情,卡洛斯一直是交給薩克霍夫去做。

    所以卡洛斯想要籌劃什麼,第一時間召喚了自己的心腹。

    誰說聯盟的大元帥就不會私吞軍款,誰說奧特蘭克的國王就沒有私房錢。

    沒有小金庫,怎麼出去浪。

    卡洛斯覺得是時候動用自己的積存了。

    “父親母親身體還好嗎?”

    “依舊安康。”

    “姐姐呢?”

    “伊露西亞殿下常年居住達拉然,我並不知曉詳情,想來還好吧。”

    “那兩個混小子呢?”

    “阿萊克斯與維爾頓在老爺太太面前都是好兒子的形象,但是私下爭斗的很厲害。”

    “為了巴羅夫大公爵的位置?”

    “為了王國。”

    “嗯?”

    “國內目前有分割王國的說法。”

    “什麼意思。”

    “巴羅夫的屬于巴羅夫,米奈希爾的屬于米奈希爾。奧特蘭克只支持巴羅夫家族,拒絕洛丹倫染指國內事務。所以有人提出奧特蘭克的舊領必須是巴羅夫家族的人當領主,嘉麗雅主母和她的孩子只能統領安哈多爾。老爺一直沒有明確自己的意見,現在國內私下鬧的很凶。”

    “那幫遺民,當初居然殺漏了。哼!”

    卡洛斯不屑的鄙視著。

    這哪里是什麼巴羅夫家族的忠心鐵桿,根本是鬧事情不嫌事兒大想渾水摸魚的投機家,家族繼承人的事情什麼時候需要外人指指點點。

    見卡洛斯一直沒有問自己孩子的事情,薩克霍夫自作主張提起。

    “小少爺長得很像您,和您小時候幾乎一模一樣,就是兩只眼楮像她媽媽。”

    “知道了。”

    不清楚詛咒教派對奧特蘭克滲透的有多深,卡洛斯在沒有做好準備之前,不敢有任何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