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2章 我克羅米最後悔的就是創建起點

第562章 我克羅米最後悔的就是創建起點

    一個人總要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才能發現自己有沒有歪。

    但是不能經常回頭,因為瞻前顧後就會駐足不前。

    就像某個被異世界被歪曲的典故一般。

    弟子問師傅,我時常因為自己的愚笨而憂心,所以每日三省吾身,這樣做對嗎?

    師傅點點頭又搖搖頭。

    弟子疑惑的問道,師傅您會怎麼做?

    師傅回答道,一足矣。

    道理人人會說,做起來就真不是那麼回事兒。

    至少卡洛斯難得的置身事外回顧過往時,發現其實自己可以做的更好。

    于是不自然的對于將來要走的道路,有了其他的想法。

    索性時間還充裕,離實際行動還有一小段時日,足夠他慢慢思索。

    上古之神畏懼薩格拉斯的威能,恐懼燃燒的遠征終有一日會焚燒整個艾澤拉斯,自然它們也不能幸免。所以在對抗燃燒軍團這一點上面,上古之神實際上是站在艾澤拉斯生靈這一邊的。

    但是上古之神的最終目的是腐化整個星球成為自己的血肉最終達成生命形式的進化,所以它們又是所有艾澤拉斯原住民的生死大敵。

    詛咒教派就是這樣一個斗而不破原則下產生的畸形組織。

    古加爾接受了恩佐斯的恩賜,成為了暮光大主教,基爾加丹小看凡人掙扎,推波助瀾幫助暮光教徒建立了詛咒教派。

    有上古之神與燃燒軍團背後推手,詛咒教派的興起顯然勢不可擋,尤其這十年間,艾澤拉斯沒有守護者,也沒有卡洛斯。

    加上耐奧祖在諾森德統攬全局,卡洛斯需要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個險惡的局面。

    一個敵我不分的局面。

    每一日,卡洛斯都能感受到力量明顯的增長,要不了兩年時間,自己應該就可以突破那道束縛凡人的桎梏。

    但是十年時間的缺失,令他的先知先覺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意義,他失去了對局勢的把控。

    就像冥冥之中有個制作公司的老賊對你露出憐憫的微笑,卻不讓你游戲通關一樣。

    仿佛……

    仿佛什麼來著?

    算了,想不起來,不想了。

    既然詛咒教派的崛起已經是定局,還是思索怎麼處理當前的局勢吧。

    就在卡洛斯坐鎮辛薩羅不斷布局的時候,克羅米帶著一身傷病掙脫了時間流的束縛,重新返回艾澤拉斯。

    不甘心,是克羅米最真實的寫照。

    死亡什麼的,早已習慣了。

    為了探尋真相,天知道已經死了多少個克羅米。

    但是這一次,它真的不想死,也不能死。

    因為終于,它知曉了一切。

    所以世界容不下它。

    “你果然是特殊的,卡洛斯。”

    克羅米環繞四周,發現自己應該是在凱爾達隆附近,總有一種莫名的即視感,仿佛自己在這里死過很多次。

    拋開這些無謂的想法,它化作巨龍用殘破的軀體沖上雲霄,想著洛丹倫城的方向飛去。

    必須要告訴卡洛斯真相。

    一個解開無盡輪回的真相。

    然而就在克羅米離開後的不久,清澈的月光下,一道漆黑的身影順著尚未完全愈合的時間裂縫流淌出來,消散于無形。

    卡洛斯不知道距離他一千公里之外的事情,目前對付詛咒教派才是他的第一目標。

    燃燒軍團與上古之神都把它當做工具使用,凡人是無法對抗的。

    甚至麥迪文在其中都插了一手。

    亡靈天災不可阻擋?

    亡靈是對抗上古之神的必要條件?

    薩爾的部落是對抗燃燒軍團的關鍵因素?

    就像大腦告訴你,大腦是人體最重要的器官一樣。

    那些有預知能力的大佬流傳出來的預言,同樣是這個道理。

    卡洛斯對此是不完全相信的。

    人類、暗夜精靈、矮人、巨魔,都沒有單獨對抗上古之神與燃燒軍團的實力。

    辛薩羅的發生的一切就可以說明問題。

    仇恨,仇恨之輪使得各個種族不能同心協力。

    如果真要說部落的作用,恐怕就是撮合了聯盟的同心協力。

    或者說聯盟與部落常年的高強度戰爭培養了一大批悍不畏死的戰士。

    這正是卡洛斯曾經掌握過又失去的。

    十年光陰,當年經歷過戰火的士兵已經老去,聯盟新生代見到的是精神萎靡的獸人俘虜,叛逆期的小青年時常吹噓著自己不過是出生晚了,否則當年如何如何。

    他們已經忘記了黑暗之潮的可怕,對于比獸人更可怕的上古之神以及燃燒軍團一無所知。

    此時的聯盟,是個看似龐大的虛弱胖子,卡洛斯無論如何思索,也思索不出重新凝聚聯盟的方法。

    有時間改造現在這個聯盟,還不如重新打開黑暗之門接圖拉揚他們回家。

    這是卡洛斯的真實想法。

    從收集到的情報看來。

    在自己與阿克蒙德戰斗後,黑暗之門已經岌岌可危,圖拉揚遵循了自己的命令帶領聯盟主力退出了德拉諾。

    然後沒多久黑暗之門就炸了。

    之後,在泰瑞納斯米奈希爾的扶持下,瓦里安返回艾爾文重建暴風城,暴風王國復國。

    接著,因為黑暗之門大爆炸,黑暗沼澤的地形被永久的改變,在爆炸中毫發無損的黑暗之門依然矗立在詛咒之地,為了防備可能到來的襲擊,泰瑞納斯主導了守望堡的修建。

    事實證明老岳父是真正的睿智,守望堡修建後一年,耐奧祖接受了泰隆血魔的建議,重新打開了黑暗之門。

    這一次來的,是格羅姆什地獄咆哮以及他的戰歌氏族。

    圖拉揚、卡德加、奧蕾莉亞風行者、達納斯托爾貝恩、庫德蘭蠻錘,在失去卡洛斯後,聯盟派出了上一次戰爭中聲望最高的五位將領,率領著洛薩以及卡洛斯兩任元帥苦心經營的聯盟大軍,正面車了過去。

    因為有過一次進攻德拉諾的經歷,在圖拉揚的指揮下,聯盟大軍勢如破竹,戰歌氏族根本無力抵抗聯盟的軍隊。

    已經從暴風城、達拉然、洛丹倫搶奪到想要的物件兒後,耐奧祖出賣了格羅姆什,再次引爆了黑暗之門。

    至此,聯盟最精銳的軍隊失陷在德拉諾。

    而因為重建暴風城,翻新守望堡,看守獸人俘虜等等諸多事物上,因為錢的問題,吉爾尼斯退出聯盟,庫爾提拉斯也保持著疏遠態度,奧特蘭克陷入強制沉默,激流堡在索拉斯托爾貝恩身亡後陷入內斗。

    泰瑞納斯以救世主的形象端坐雲端,在他有生之年,似乎阿拉索帝國的輝煌就可以重現。

    現如今,阿爾薩斯加入了白銀之手成為了一名聖騎士擺在烏瑟爾座下修行聖光之道。

    不久前,瓦里安烏瑞恩的皇後蒂芬烏瑞恩死于亂民的石塊。

    在卡洛斯的刻意查問下,敦霍爾克城堡地下競技場的角斗士明星,是一個名叫薩爾的獸人。

    似乎除了巴羅夫家族得以保全之外,歷史巨大的慣性抹去了卡洛斯曾經所做的一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