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3章 嚴肅點,臥底呢

第563章 嚴肅點,臥底呢

    畢竟是幾萬巨魔互毆的大事情,泰瑞納斯也不可能真的放手不管。

    出門溜哈士奇還要防備著它跟偷狗分子打成共識,何況是巨魔。

    因為卡洛斯橫插一手,熟練掌握所有聯盟文書格式的“曾經”大元帥憑借一己之力把遙控監視巨魔的洛丹倫軍需官耍的團團轉。

    這一屆的聯盟是真的不行了啊。

    特務頭子不敢深入基層,在鷹巢山下艾瑞匹克城花天酒地,享受著蠻錘矮人特色美食花天酒地。

    真以為掌握了後勤補給就能卡死一支大軍?

    卡洛斯每天編著故事寫戰報,不斷的向老岳父傳達著戰況很激烈我軍很勇猛敵人很強大補給很欠缺的信息。

    再時不時的送幾百上千個巨魔頭顱回去,換十來車糧草軍備。

    簡單的說,目前辛薩羅的小日子過的不錯。

    可惜無法長久。

    不能讓惡苔巨魔停下來,必須找事情給他們做,否則蠢貨一思考,卡洛斯就要頭疼。

    翻修城市是個不錯的選擇,就是太費糧食,甚至比行軍作戰消耗還大,如果長時間缺糧,卡洛斯鎮服屬下的基礎就該動搖了。

    雖然準備還不夠充分,但是卡洛斯必須行動起來。

    是時候回一趟奧克蘭克了。

    一個多月的前期準備工作,卡洛斯初步篩選辨別了當年可信任的人現在還有多少應該能夠信任,手底下也重新糾結了一小票死忠。

    有了人,就可以考慮物資運轉的問題。

    秘密結社的運轉,不就是錢、物、事嘛。

    某種意義上來說,卡洛斯當前搞的事兒,和詛咒教派沒有區別。

    都是暗中繼續力量完成布局,然後一波爆發。

    唯一的區別就是詛咒教派有完整的行動綱領,目前的一切都是以顛覆洛丹倫聯盟為目標,唯一的差別就是暮光教徒那邊在大力鼓吹末日說,而耐奧祖則小心翼翼的推進著瘟疫研發。

    再加上滲透艾澤拉斯的惡魔們私下的魅惑。

    卡洛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該怎麼走。

    因為敵人不出招,他就沒有辦法針對性的克制,而在整體實力不如人的時候,貿然出手只會導致敵人瘋狂反撲或者隱藏的更深。

    思前想後,卡洛斯覺得自己有必要去一趟斯坦索姆了。

    如果這個世界還有光明的化身,毫無疑問阿隆索斯法奧會是其中之一。

    這位老人一生俯仰無愧于天地,連死後都堅持為人類的福祉做抗爭,確實稱得上一聲好人。

    最關鍵的是,再不去,可能就見不到了。

    在組建白銀之手的時候,阿隆索斯法奧已經五十有七,第二次獸人戰爭加上卡洛斯失蹤的十年,這位大主教已經年近七十,據索拉說,身體很糟糕,屬于自然老化,已經快死了。

    在阿隆索斯法奧死之前見上一面,對于卡洛斯接下來的行動有極大的幫助,至少爭取白銀之手的支持會方便許多。

    同時,去一趟斯坦索姆,還能了卻一樁心願,挽救一樁關于愛與家庭的悲劇。

    賽丹達索漢。

    自己曾經的武技老師,現任斯坦索姆郊區白銀之手騎士團總教官。

    在提里奧弗丁與伊崔格事發之後,正是賽丹達索漢“包庇”了提里奧弗丁,通過賽丹達索漢,卡洛斯就能找到提里奧弗丁,有了提里奧弗丁的幫助,對于接下來的事業將是莫大的幫助。

    而且對于提里奧弗丁與伊崔格的故事,卡洛斯確實有些感慨。

    第二次戰爭結束後,榮歸故里的提里奧弗丁回到了家人身邊,過著幸福平靜的生活,直到接到屬下的報告,弗丁在查探的過程中發現一名隱居的獸人。與獸人哪里需要講道理,提里奧直接開片兒,不曾想旁邊塔樓的廢墟發生了坍塌,悲催的弗丁被砸中失去了知覺。

    弗丁醒來時發現已經躺在自己家中的床上,他的衛隊長阿爾頓告訴他搜尋小隊是在他的戰馬背上發現昏迷的他。弗丁努力整理自己的思緒,驚訝的發現從廢墟救出自己的只可能是那個獸人。

    痊愈後的弗丁再次重走老路,果然找到了那個叫伊崔格的獸人。

    我有酒,你有故事嗎?

    弗丁問道。

    有。

    伊崔格回答。

    當晚,兩人促膝長談,伊崔格向弗丁講述了獸人高貴的過去,是燃燒軍團的侵蝕讓他不得不離開自己的族人。伊崔格高風亮節的言行戰勝了仇恨與偏見,也贏得了同樣榮譽高于一切的聖騎士的共鳴,弗丁發誓永遠不向外界透漏伊崔格的行蹤。

    然而,弗丁的年輕副手巴瑟拉斯並不這麼想。

    父母死于第一次戰爭的巴瑟拉斯沒有善罷甘休,弗丁昏迷時的呼喊讓他確定附近肯定存在該死的獸人。

    雖然弗丁終止了搜捕行動,但是年輕的巴瑟拉斯依然執著的追查這。

    終于,當弗丁看到被押解回城的伊崔格遭到非人道的毆打,他怒不可遏的爆發了。

    與其他世界的發展不同,拯救伊崔格命運的不是薩爾,而是弗丁。

    因為卡洛斯的存在,聖騎士整體實力被拔高了一大截,張開聖光之翼的弗丁以一人之力就將伊崔格送出了重兵把守的城市。

    但是當弗丁孤身返回時,等待他的是枷鎖與牢獄。

    哪怕他的故事很感人,但是攻擊同僚的罪行無可辯駁。

    雖然烏瑟爾極力為弗丁辯解,最終也只能執行審判庭的命令,親自主持了抹滅提里奧弗丁聖光之力的儀式。

    而賽丹達索漢則更加激進,偷梁換柱隱沒了本該被流放南海的弗丁。

    所以卡洛斯如果想要去找弗丁,就別指望順著小河往北走,只能去找自己的老師賽丹。

    在整個聯盟的武備日漸松弛的現在,白銀之手騎士團是極為重要的一枚籌碼,卡洛斯必須要去爭取。

    但是十年光陰,新一代的少年都已經長大成人,卡洛斯想要依靠自己的名頭,就有些不合時宜,拉上弗丁他們,自然會穩妥許多。

    同樣,等到外部的勢力集結完畢,卡洛斯返回奧特蘭克就將更加的穩妥。

    以雷霆萬鈞之力掃蕩干淨奧特蘭克的**陰影,才能建立一個穩固的大本營。

    卡洛斯可沒有心思在奧特蘭克跟詛咒教派玩一場你追我猜的游戲。

    更何況那可能威脅到他的家人。

    所以最應該成為卡洛斯後盾的奧克蘭特王國,成為了最後的目標。

    安排苟塔金組織兵力掃蕩沙德拉洛,繼續向自己的老岳父催糧催餉,卡洛斯在處理完手頭積攢的公務後,秘密的策劃了一次斯坦索姆之行。

    “看什麼看,沒見過老娘的姘頭?”

    索拉挽著卡洛斯的手叱喝著看稀奇的法師,一臉的風騷。

    卡洛斯脾氣再好也招架不住手下這種跳脫,只能在她的腰間掐了一把小聲囑咐。

    “嚴肅點,我的身份必須保密。”

    “方向,今天這兩個小子值班是我安排的,斯坦索姆的魔法系統我說了算。”

    索拉霸氣的揮了揮手,帶著卡洛斯離開傳送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