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4章 這人間畢竟我真正走過

第564章 這人間畢竟我真正走過

    杰克馬對你說他不喜歡錢,你覺得這是大佬的自謙。

    殺烏雞對你說北大一般般,這是學霸的裝逼。

    什麼小目標、不知妻美、大房子的,都是一個道理。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拆開哲學的外紗,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我會變形術︰咸魚,我就能懟你。

    你這雞蛋炒的不好,不新鮮。

    是不是廚子還得自己下蛋?

    你這豆腐口感不行。

    我個磨豆腐的還得自己種豆子?

    台上這表演不行啊。

    你行你上啊!

    這時候,你真的上了,節目效果就爆炸了。

    卡洛斯漫步斯坦索姆街頭,內心思緒萬千。

    短短十年,這人間已經失去了我的痕跡,稍稍有些寂寞

    雖然理智上來說,泰瑞納斯不可能在自己的地盤為卡洛斯歌功頌德是政治正確,在奧克蘭克騎士王雕塑什麼的就隨處可見。

    但是為了芸芸眾生奮斗付出這麼多,卻連一點感謝都收獲不到,真的有些寂寞。

    卡洛斯明白自己的心態有些問題,卻沒有選擇靜室冥想,而是走上了街頭。

    對于其他人而言,卡洛斯失蹤了十年,但是站在卡洛斯的角度,與阿克蒙德的戰斗,不過一個月之前。

    剎那芳華,滄海桑田。

    與麥迪文的相遇,奇異的外星之旅,就如同一個瑰麗的夢境。

    再回頭,人間換了顏色。

    即使是卡洛斯,也有些無所適從。

    一個月前,自己還是聯盟的大元帥,統帥千軍萬馬征戰沙場。

    一個月後,行于鬧市無人識,如同匆匆過客。

    怎麼想

    都是克羅米的錯。

    卡洛斯不是個喜歡遷怒的人,卻也不是聖人。

    辛特蘭繁忙的事物處理令他暫時也是刻意的忘卻了這些。

    但是在索拉安排會見阿隆索斯法奧的空檔,突然空閑下來的卡洛斯終于被心靈的孤獨擊中。

    雖然行走街上,是不是會有人側目看著自己,但是卡洛斯知道,他們只是在驚訝自己的高達強壯,而不是因為自己是卡洛斯巴羅夫。

    而會因為自己的回歸欣喜若狂的人們,卡洛斯卻只能避而不見。

    因為暗影與狂亂已經悄無聲息的潛入了整個聯盟。

    這種感覺令卡洛斯有些抓狂。

    整個洛丹倫地區,有影響力的城市就那麼幾座,而斯坦索姆就是其中之一,這里被詛咒教派滲透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雖然目前詛咒教派還處于偽善的潛伏階段,但是對于有心人卡洛斯而言,要探查蛛絲馬跡並不困難。

    畢竟聖光對于暗影很敏感,反之亦然。

    當初限術令,固然有術士自己作死,但是達拉然打壓新興的施法職業也是重要的因素。十年時間,最初作死的術士基本都死了,剩下的已經學會了如何壓抑內心的陰暗隱藏自己的力量。而很多達拉然的法師或是天賦不行轉行術士,或是遇到**頸轉而借鑒術士法術。曾經的執法機關達拉然內部的轉變,給了術士生存的土壤。

    以至于卡洛斯隔著十幾米的土層,也能聞著屬于惡魔的臭味。

    太不像話了,就沒人管管嗎?

    居然在鬧市區進行召喚儀式,斯坦索姆的法師都是吃的嗎?

    本來應該低調行事的卡洛斯難得的,決定順從內心的暴虐,搞點事情。

    但是就像玩游戲時的小地圖任務點一樣,卡洛斯可以定位召喚儀式的地點,但是怎麼去天知道。

    反正不在天上就在地里。

    在周圍的店家逛了一圈,甚至連女士用品店也沒有放過,卡洛斯一無所獲。

    想想也是,暗門什麼的那麼容易被發現,術士早就死絕了,哪里輪得到他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搞ど蛾子。

    “你,跟我們走一趟,有人舉報你在女性用品商店耍流氓。”

    就在卡洛斯坐在一處小花園的矮牆上稍作休息的時候,三個斯坦索姆的衛兵在熱心市民的指指點點下,圍了上來。

    “哈?”

    卡洛斯發出了蒙蔽中帶著尷尬的聲音。

    “你剛才是不是闖進了女士用品店。”

    “好像”

    “那就跟我們走一趟吧。”

    卡洛斯沒有動作,光憑氣勢就令三個衛兵緊張起來,握緊了手中的武器。

    但是卡洛斯也不可能跟他們耍威風,場面一時間很僵硬。

    果然腦子不好使的時候就該一個人安靜的呆著。

    卡洛斯已經在思考脫困路線,這是,一個聲音傳來。

    “三位,不好意思,我的同伴只是去找我而已,非常抱歉。”

    是一個金發的高等精靈。

    卡洛斯盯著她的臉看了一會,不行,還是認不出來,放棄了。

    斯坦索姆作為最接近奎爾薩拉斯的人類城市,高等精靈不可避免的擁有著某些特權。

    比如現在,因為不知名的高等精靈幫卡洛斯接鍋,衛兵們嘀咕了幾句後,囑咐這位女士看好同伴,就離開了。

    “不謝謝我幫你解圍嗎?”

    “我沒有听過你的聲音。”

    “呃,這是什麼最新的搭訕方式嗎?”

    “氣血不足就少說話,你其實傷的很重吧。”

    卡洛斯依然保持著坐姿,因為這樣他可以平視眼前的女精靈,短暫的觀察後,不難發覺她的外強中干。

    “不愧是你啊,真是敏銳。”

    “我們認識嗎?”

    卡洛斯有些疑惑,這自來熟的語氣,但是自己並不認識她。

    女精靈張嘴說了些什麼,但是卡洛斯無法理解,甚至連讀唇都做不到。

    就仿佛自己的高等精靈臉盲癥一樣,是一種認知障礙。

    “雖然很遺憾,我再說一次吧。”

    女精靈似乎對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又說了一遍。

    但是結果是一樣的。

    卡洛斯知道對方和自己說了什麼,卻完全無法獲取任何信息。

    “你想跟我傳達什麼,需要找紙和筆嗎?”

    “不用了,等你找回你失去的,自然會明白我想告訴你的。如果找不到,那麼明白了也沒有意義。”

    “能說明白些嗎。”

    對于卡洛斯的疑問,女精靈並沒有繼續解釋的意思,她岔開了話題。

    “你是在找一個秘密集會所吧。”

    “嗯?!”

    “我知道哦,在那邊那棟房子後面的後面的後面,有個面包店,右邊的民居第二層地下室的一個櫃子後面是入口。”

    順著女精靈的手指,卡洛斯扭過頭去看方位,再回頭,已經沒有了女精靈的身影。

    卡洛斯背後汗毛炸起,白日見鬼了?

    自己居然全無感覺。

    仿佛剛才發生的一切就如同一場 癥。

    這一切實在太過匪夷所思,卡洛斯決定前去看一看,究竟有沒有女精靈說的秘密集會所。

    去驗證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