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3章哪來什麼選擇困難,還不是窮;哪有什麼優柔寡斷,還不是慫

第223章哪來什麼選擇困難,還不是窮;哪有什麼優柔寡斷,還不是慫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什麼叫做品位?

    富人吃粗茶淡飯,是品味,是淡泊,是情懷。☆→☆→,

    窮人吃粗茶淡飯,是生存,是無奈,是潦倒。

    品位就是說話最大聲那群人脫了褲子放屁的姿勢。

    什麼叫做輿論?

    法蘭西內戰時︰

    第一日的報紙,“來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陸。”

    第二日的報紙,“不可明說的吃人魔王向格臘斯逼近。”

    第三日的報紙,“卑鄙無恥的竊國大盜進入格爾勒諾布爾。”

    第四日的報紙,“拿破侖?波拿巴佔領里昂。”

    第五日的報紙,“破侖將軍接近楓丹白露。”

    第六日的報紙,“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于今日抵達自己忠實的巴黎。”

    輿論就是干死敢對著你說真話的,欺騙不明真相的。

    什麼叫做潮流?

    當你控制了輿論,你的品位就是潮流。

    卡洛斯陛下喜歡吃斑點鼠尾魚。

    所以以前三十銅幣一磅的斑點鼠尾魚現在炒到了兩銀幣。

    卡洛斯陛下穿喜歡立領墊肩式的收腰制服。

    所以即便是負責後勤運輸的征召民夫也認為這種一彎腰就會起褶皺、不利于干活的樣子衣服好看,哪怕一掄鋤頭就會把腋下的線頭扯開。

    卡洛斯陛下說不能在四月之前恢復塔倫米爾的耕種,國家將收回土地所有權。

    這是不合規矩的,除非死了一族譜,合法繼承人全部死光光,否則王室是沒有權利收回任何的有主之地。

    規矩永遠都是規矩,但是也只是規矩。

    以戰爭之名,死或者慫。選一個吧。

    所以當奧特蘭克軍光復塔倫米爾全境時,陪同捷報送回國內的還有卡洛斯的《限時返耕令》。阿歷克斯.巴羅夫,奧特蘭克王國的攝政大公爵,國王卡洛斯.巴羅夫的親生父親。

    當大公爵接到兒子親筆簽名的政令後,猶豫了許久,還是覺得吃相太難看了。

    思索了許久。大公爵在從抽屜里的夾層中取出一張詔書用紙。

    在謄抄了兒子的大致命令之後,阿歷克斯在後面添加了一段。

    凡是在期限內新開墾的耕地只要在夏收時繳納佃租,王室承認開墾者的土地所有權。凡是返耕組織得當的領主,夏收多繳納多少封供,秋收雙倍的少繳。如果無力組織返耕的領主必須按照領土面積繳納抗令稅,否則視為放棄土地所有權,抗令稅必須在夏收之前繳納。

    在仔細的看了幾遍之後,阿歷克斯沒有看出什麼破綻,滿意的點了點頭。在兒子有些陳舊的簽名下補上了自己的名字。

    巴羅夫家族在塔倫米爾有兩個隻果園,三個農莊,還擁有塔倫米爾鎮,但是都不論土地面積,光說耕地面積,連塔倫米爾地區的百分之三都不到。

    雖然將塔倫米爾收為己有是很大的誘惑,但是巴羅夫家族的家族還是明白吃獨食拉黑屎的道理,在國王的命令後面添加了一大段比較緩和的補充。

    更改完《限時返耕令》。阿歷克斯大公爵居然發現一下午就這麼過去了,自己整整一下午就只處理了這麼一件事情。而桌子上還有堆積如山的文件。

    “真是不讓人省心的兒子啊,你再怎麼搞,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如果跟泰瑞納斯談崩了,就只有高價收購糧食了。←百度搜索→【愛書屋】那麼這場仗,所有的戰爭紅利都是其他幾家的。”

    在心中默默的嘆了口氣。大公爵決定還是休息會,妻子兒女還等著自己一起共進晚餐。

    為了巴羅夫家族的這頂王冠,阿歷克斯已經許久沒有好好休息過了。

    至于《限時返耕令》發布後,萬一卡洛斯戰敗,獸人再次肆虐塔倫米爾怎麼辦的問題。攝政大公爵根本不願意去想。如果願意,奧特蘭克還能再調遣三萬人上前線,如果不是因為巴羅夫家族為了穩定人心鞏固根基,直接下達限行令,將難民堵在奧特蘭克山腳下,艾登幾十年的積蓄完全能夠支撐奧特蘭克王國打上三年。

    雖然這麼想很無情很殘酷很滅絕人性,阿歷克斯是真的希望陣亡的人再多一點。

    能買來糧食的才叫金幣,換不來食物的金幣和曠野里的石塊有什麼區別?

    為了大奧特蘭克的構想,巴羅夫家族這是在走鋼絲。

    自己是怎麼被卡洛斯那服的?

    阿歷克斯笑著搖晃了下腦袋,見墨跡已經干涸,就將詔書收了起來,放在保險箱里放好,然後準備陪家人去了。

    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卡洛斯.巴羅夫則正在塔倫米爾東北方的山區接受百姓的感恩酬謝。

    按道理,作為國王,卡洛斯應該待在塔倫米爾鎮這座臨時大軍營里統帥指揮自己的大軍。然而現實情況是,部落沒有那麼多的兵力在塔倫米爾維持駐軍,卡洛斯用迅捷如風的推進首先堵住了塔倫米爾地區大半獸人正規軍的歸路,然後大軍平推,騎士團開道,幾乎把塔倫米爾地區犁了一遍。

    作為人類開發了近千年的地區,塔倫米爾沒有多少可以藏兵的地方。就算獸人一個能打三個,但是在十比一的兵力差距下,部落派遣到塔倫米爾的軍隊留給了卡洛斯兩千七百一十一具獸人尸體和一百一十三只食人魔殘骸。

    大軍行進其疾如風後,掃蕩部落侵掠如火,卡洛斯認為自己不錯。

    在關卡路口布放守備,其徐如林正在緊羅密布的進行,卡洛斯認為問題也不大。

    友軍有請不動如山,卡洛斯覺得自己應該能拖多久拖多久。

    風林火山,果然是領軍的不二法門啊!卡洛斯感慨道。

    收復塔倫米爾,說良心話,卡洛斯選取了個非常巧妙的時間點。奪地容易守土難,獸人也明白這個道理,所以碩大一個塔倫米爾,部落只有三千人左右的駐軍,作用也是干擾你聯盟從這里得到補給。

    如果不是洛薩的大軍和奧格瑞姆的部隊正在醞釀一場大戰,只要部落再派遣數支奇兵從山區繞進,等農夫返田後再進行大肆破壞,卡洛斯的如意算盤就變成要命的緊箍咒咯。

    但是正因為部落的主力被洛薩僅僅的牽制在了希爾布萊德丘陵的中北部,奧格瑞姆只要腦子沒病就不會分兵來主動進攻,這就給了卡洛斯鞏固防線的寶貴時間。

    你三萬人往這一放,部落人來少了沒用,送菜,人來多了,主力戰場又吃緊,唯一合適的選項只有威而不攻,放置一只軍隊在塔倫米爾之外游走。只要你奧特蘭克的大軍敢出動,我就繞過你打你基地。

    不管優勢劣勢都換家,你救是不救?

    所以當探子把洛薩的使節即將到來的消息送到卡洛斯手上的時候,卡洛斯果斷的使出了剿匪遁。

    獸人好凶好壞的,在山里打游擊好猛好厲害的,攘外必先安內,且容我剿個匪先。

    正好听說山區里有個村落在獸人的威脅下堅持了一年多,終于等來王師,卡洛斯決定親自去看看,順便躲開使節。

    不是卡洛斯自私不顧大局,而是在糧草問題沒有解決的情況下,卡洛斯根本不敢大肆出擊。

    駐防的部隊每日消耗是一的話,作戰的部隊每日消耗最少都是三。

    雖然準備了三個月的糧草,但是一大半都還在奧克蘭特城的糧倉里堆著,還沒有運下來。即使是洛薩,卡洛斯也不打算全信,在手里沒有余糧的情況下,命脈怎能握于他人之手。

    見了難推辭,索性不見了吧。

    于是卡洛斯在安排了諸多事宜之後,帶著親衛到山里放羊去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