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4章 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如是于我?只需抽他揍他捶他踹他捅他砍他,打不死他!

第224章 世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如是于我?只需抽他揍他捶他踹他捅他砍他,打不死他!

    偏遠避難的山村並沒有什麼需要清剿的隱患禍害,否則這些平民也活不到奧特蘭克的軍隊到來。如同休假一般,卡洛斯已經在這里住了五天。閑來無事,和自己的侍衛們切磋切磋武藝,對于一位有想法的王者來說已經難得的休憩。

    “陛下,您怎麼辦到的?”

    年輕的侍衛也是他們那個屯單挑無敵的小霸王,結果被卡洛斯單手撂倒了,坐在地上用敬仰參雜疑惑的表情問道。

    “不要迷信走拳看肩那一套。在穿著鎧甲的情況下,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會被僵硬的鎧甲放大,所以觀察肩甲來判斷攻擊方位沒有問題。但是在不著甲的時候,人的力核心是腰,你需要觀察的是中線,是胸上部,即使肩膀沒有大的動作,一樣能夠力。”

    覺得這個小伙子不錯,卡洛斯結果毛巾擦了擦臉,耐心的講解其中原因。

    年輕的侍衛摸著下巴思索片刻,站起身準備再次向卡洛斯起挑戰。

    就在這時,衛隊長親自送來一封書信,卡洛斯擺擺手示意今天就到這里,然後檢查火漆,打開信封。

    看完後,一股莫名的涼風從卡洛斯背後吹過,讓他忍不住脊背緊。

    “休假結束了,準備返回大營,快,立刻,現在。”

    密諜報告,三日前,南海鎮西北偏北一百八十七公里,聯盟與部落正面沖突,戰斗持續一天一夜,聯盟方陣亡一萬,部落約在八千。

    事出反常必有妖,卡洛斯反復思索著部落這不合常理的舉動。

    沒有陰謀,沒有後手。就這麼直接沖擊聯盟營造的堅固工事,打出這樣的戰損比卡洛斯並不覺得的奇怪。

    但是目的呢?

    奧格瑞瑪或者說古爾丹的目的是什麼?

    你可以看不起獸人,但是你不能輕視獸人。

    卡洛斯深刻的明白獸人在智力上與人類並沒有什麼差別。當獸人是傻子的現在都在土里埋著,在鍋里煮著。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卡洛斯覺得自己必須趕快回到大軍當中。

    有能夠改變整個戰局的事情要生了。

    南海鎮西北偏北一百八十七公里處,在地理上來說是個平淡無奇的地方,海拔不到五十米的小型台地,聯盟在這里修建了一個望崗哨,駐扎不過四十人。

    但是就是這個小台地,對于古爾丹來說,卻是一個必須掌握在手里的重要地點。

    因為這里是艾澤拉斯魔法網絡的死結點。

    在見識了自己的杰作之後,奧格瑞姆不計代價的強攻。雖然損失慘重,卻成功的肅清了周圍的聯盟勢力。

    人類覺得自己佔到了大便宜,主動撤退了十公里。

    而這就夠了。

    在古爾丹的主持下,從燃燒平原收集來的元素之核和爆燃火花被邪能侵蝕,在融合在一起。魔血的灌注下,這些核心逐漸成長成一大塊燃燒著邪能火焰的大石塊。

    “看起來很厲害,但是損失了半支艦隊運來的物資,你就給我做了這麼些投石車的彈藥?”

    奧格瑞姆帶領著自己的黑手氏族精銳檢閱古爾丹的工作成果,非常的不滿意,周圍的獸人都覺得毀滅之錘落到古爾丹頭上只是時間問題。

    “不。我的大酋長,這些確實是彈藥,但是並不是給投石車用的。而是為術士們準備的。”

    古爾丹卻對于奧格瑞姆的憤怒視而不見,滿心歡喜的解釋道。

    “那麼,術士的頭頭,你給你的狗腿子們準備了什麼新玩具,也說出來讓我樂呵樂呵?”

    奧格瑞姆將毀滅之錘向上抻了一把,好握得更加順手,然後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古爾丹面前。

    “為了你的這些玩具,六千同胞戰死在人類堅固的要塞之外。理由,我需要理由。”

    奧格瑞姆憤怒到極處。語氣反而給人一絲溫柔的錯覺。

    “理由就是地獄火能夠帶領部落走上勝利,帶給人類絕望和死亡。”

    “地獄火!?”

    奧格瑞姆當然知道地獄火是什麼。也知道厲害的術士能夠從虛空中召喚地獄火,但是眼前這些燃燒的大石塊和那些威猛的石頭怪物完全沒有可比性。

    不。應該說除了邪能燃燒的顏色,根本無法聯想不到一起。

    “部落的大酋長,得到毀滅之錘認可的奧格瑞姆,獸人的希望,接受這份饋贈,然後盡情的使用它吧。三日後,批地獄火就能灌注完畢,你需要的只是選個地方和聯盟對持,然後看著這些小寶貝掉到人類的頭上,接著碾壓過去。多麼美妙的劇本,不是嗎?”

    “證明給我看。”

    奧格瑞姆的眉角跳動著,雖然動心,卻並沒有失去理智。無視了古爾丹的眉飛色舞,部落的大酋長執意要術士證明自己所言非虛。

    “那麼,如你所願。”

    術士收起了沉醉于力量的痴迷神色,名為古爾丹的獸人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一揮手,古爾丹手掌中一灘活性魔血侵入地獄火原石,原本尚未制作完全的地獄火在古爾丹的力量催化下快成型。

    從大地中吸取土元素,利用邪能作為動力,燃燒的石頭怪張牙舞爪,無聲的吶喊出懵懂的憤怒。

    古爾丹五指握拳,勉強可以看出人型的地獄火重新收縮成一顆不太規則的,充滿坑洞的,燃燒著不祥火焰的圓形岩石。另一只空出的手劃出僅僅是觀測軌跡便會令人感覺狂躁的神秘符文,連接虛空的暗影之門在天空中打開。

    將地獄火緩慢托舉進入暗影之門,片刻之後,古爾丹對奧格瑞姆說道︰“我的大酋長,見證您的新玩具的威力吧,它擁有震撼的力量。”

    話語說完,沒入虛空的的地獄火帶著巨大的動能穿越暗影之門,重重的砸在了古爾丹身後十米不到的地方。

    大地之上塵土飛揚,古爾丹身後半部就是深坑的邊緣,顯示出了術士對于自己法術能力的極端自信。

    古爾丹往前走了幾步,恭敬的彎下了自己的腰身。

    “我的大酋長,您還滿意嗎?我說過,不會辜負你的信任。”

    作為古爾丹話腳的注釋,地獄火粗壯的上肢攀住深坑邊緣,龐大的身軀站了起來。

    你是在向我示威嗎?

    奧格瑞姆的內心是憤怒的,他完全不相信古爾丹,但是又不得不承認,自己需要術士的力量。

    “一切為了部落。古爾丹,準備好一切,和聯盟的戰爭必須迅結束。”

    “一切為了……”

    沒有等古爾丹說完,奧格瑞姆便轉身離開,他身邊的勇士也追隨著大酋長而去。古爾丹能夠感覺到,鎖定自己頸項的數道殺氣也消失無蹤,看來隱藏暗處的劍聖們也離開了。

    “燃燒軍團。”

    古爾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