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5章 木制獨角獸了解一下

第565章 木制獨角獸了解一下

    那個神神叨叨的女子說話不清不楚的,加劇了卡洛斯對于自身的困惑。

    我忘記了一件事。

    卡洛斯很確信這一點。

    但是那件事重不重要有什麼影響,對于卡洛斯則一點實感都沒有。

    這樣的事情,忘記了又怎樣?

    不怎麼樣啊。

    忘了就忘了唄。

    然而那個女子最後無法听清的話語,似乎刺激到卡洛斯,令他久久無法釋懷。

    然而想不起來就是想不起來,沒有一點提示,找不到一絲的線索,僅僅是內心的糾結,對于即將上戰場的戰士而言,調節這樣的心理不過是幾次深呼吸而已。

    卡洛斯自己也已經可以算作大半個施法者,自然不會小瞧任何一個術士。

    在魔法的世界,陰溝里翻船死掉的**師不計其數,何況他卡洛斯只是個聖騎士。

    于是按照獲得的線索,卡洛斯小心翼翼的潛入了術士們的秘密集會所。

    高階聖光使用者天然的能夠使用類似于法師奧術視覺的能力,對于破除魔法陷阱非常有效。而類似于翻轉地板、夾壁弓弩之類的物理陷阱,卡洛斯已經不是很在意了。

    一路上,破除了三處機關,卡洛斯就成功的抵達了目的地。

    防御實在太松懈了。

    簡直沒有一點地下工作者的潛伏擔當。

    前方惡魔的味道越來越濃,卡洛斯內心的殺意有些按耐不住,但是理智還是告訴他,獲取情報比擊殺幾個小嘍嘍更重要。

    于是他忍住了。

    壓抑著自身的氣息,利用地下空間昏暗的視覺特點利用各種掩蔽物快速通過。

    終于,卡洛斯看到了。

    三個女術士正圍繞著一個法陣進行著召喚儀式,一道空間的裂隙被魔力撕扯開大概兩個手肘的長度,裂隙對面,惡魔的低語刺激著女術士們的耳膜,傳授著她們禁忌的知識。

    這些禁忌的魔法知識刺激著女術士們,三個人臉上都泛著不正常的潮紅,仿佛經歷著什麼極大的愉悅,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其實已經處于脫力的邊緣。

    一時間,卡洛斯有些猶豫了。

    搞了半天,三個菜鳥甚至還沒有撕開空間裂縫放軍團惡魔過來啊。

    如此濃郁的暗影力量氣息,不過是惡魔為了蠱惑術士們而下的本錢而已,並非有什麼“大家伙”降臨艾澤拉斯。這讓卡洛斯有些小小的失望。

    因為內心莫名的躁動,他現在非常渴望一場酣暢淋灕的戰斗,渴望那個敵人值得一戰。

    然而並沒有。

    卡洛斯見識過阿克蒙德的威能,知道真正的大惡魔是何等可怕的氣勢,因為他很肯定,這道空間裂隙的背後,不過是個虛張聲勢的家伙,濃郁的暗影氣息也只是扭曲虛空獨特的地理,是自然產生的,而非某個惡魔散發出的。

    也就是這幾個菜鳥術士才會如此如痴如醉吧。

    這樣的話,自己是否暴露就擁有一個成本問題了。

    目前詛咒教派尚未知曉自己回歸艾澤拉斯的消息,對于聯盟各大勢力來說,作為敵人的詛咒教派出于暗處。但是對于詛咒教派來說,卡洛斯才說暗影中的敵人。

    因為三條小雜魚而暴露自己,是否值得,就需要思考了。

    就在卡洛斯反復權衡思量的時候,情況出現了變化。

    終于,三個女術士先後因為脫力而倒地不起,失去了引導者,法陣逐漸崩解中,空間裂隙的穩定性也急劇下降。

    當卡洛斯自嘲的笑了一下,準備放過這三個女術士的時候,意外突然發生,一個擁有著暗紅色皮膚的大號小鬼在裂隙崩潰前突然躥了出來,發出了刺耳的猙獰笑聲。

    它用薩拉斯語說道︰“愚蠢的家伙,你們的靈魂歸偉大的帕拉斯扎所有了。”

    是否制裁那三個召喚惡魔的女術士屬于收益問題,可以權衡,但是縱容惡魔行凶那就屬于原則問題,卡洛斯站了出來。

    “還有第四個蠢……啊!”

    自稱帕拉斯扎的小鬼突然啊了一聲,顯得驚魂不定。

    “你…你…你是……”

    帕拉斯扎昏黃的眼珠快速轉動著,顯然在思考如何處置現在的情況。

    鏈接扭曲虛空的裂隙已經閉合,逃是逃不掉了,原本以為唾手可得的三個鮮美的靈魂此刻成為了致命陷阱里的誘餌。

    獵手成為獵物,真的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絕望了,對這個充滿惡意的世界絕望了!

    帕拉斯扎姿態扭曲的抱著腦袋陷入驚恐當中。

    “你認識我?很有趣啊。”

    卡洛斯的薩拉斯語並不算好,因為這是惡魔的語言,天然的具有魔力,在了解學習的時候,都是拆開破解的,此刻在惡魔听來有一種機械般的斷裂感……很符合卡洛斯的人設。

    那個“惡魔”不準備立刻殺死自己?

    帕拉斯扎似乎看到了生還的希望。

    “你是聖騎士!”

    卡洛斯沖上前去一腳將滿嘴謊言的小鬼踹到牆上扣都扣不下來。

    “我是誰?”

    哪怕惡魔也是有痛覺的,帕拉斯扎知道自己的骨頭斷了好幾根,疼的皮膚都褶皺了,但是它知道,在說錯一句話,自己恐怕就完了。

    那些大惡魔死亡後能在扭曲虛空緩慢的復活,小鬼兒可沒有這樣的待遇,死了就真死了,所以帕拉斯扎格外珍惜自己的命。

    “你是卡洛斯巴羅夫,是污染者點名的敵人。”

    “哦?”

    卡洛斯饒有意味的看著眼前的小鬼。

    “他都說了些什麼?”

    “污染者說,說,說……”

    “說什麼?”

    “說你死定了。”

    帕拉斯扎突然模仿阿克蒙德的語氣試圖震懾卡洛斯,然而小鬼就是小鬼,哪怕用阿克蒙德的音調說話,也根本沒有那樣的氣勢,卡洛斯只是驚了一下,根本沒有被震組,直接用後腳跟踢起一顆石子兒打在身後試圖施法的女術士額頭,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帕拉斯扎的計謀。

    “啊,這下帕拉斯扎死定了。”

    小鬼是個明白鬼,眼見偷襲不成,開始施放自爆。

    然而卡洛斯一個箭步向前,直接掐著它的脖子,通過手掌將聖光注入它的體內,強行打斷了帕拉斯扎的自爆。

    “想死?也不問問我同意嗎。”

    卡洛斯打斷帕拉斯扎的自爆之後,又用聖光鎖鏈將這個看來知道些什麼的小鬼給鎖住,準備回頭慢慢拷問。

    而此時,索拉趕來了。

    “急匆匆的給我發訊息,就是讓我來看你4p的嗎?你寧願上這些整容過的丑女人也看不上我?”

    依然說著胡話,索拉快速的四處打望,接著饒有興趣的看著被聖光鎖鏈束縛住的小鬼。

    見卡洛斯根本不接茬,無趣的一個後跳坐上一只木制獨角獸的背部。

    “聯系好了。”

    “嗯,你收拾一下這里,我暫時不適合出現在人前。”

    卡洛斯期待著與法奧的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