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6章 愛而不藏,自取滅亡

第566章 愛而不藏,自取滅亡

    在魔法一道上,高等精靈一直是人類的導師,這點誰也抹滅不了。

    不僅僅是時間的積累,更是天賦的差距。

    哪怕是術士的法術研究,也是如此。

    最直白的體現,就是人類中頂級的魔法天才,所能做到的極限,也只是和精靈一樣好。

    聯盟的法師界已經腐朽了,這是卡洛斯對于女術士集會所事件後續發展的直觀感受。

    太陽底下從無新事,臣服于暗影之道的術士,絕大多數並非對魔法一無所知的普通人,而是已經踏上魔法之路的法師。

    或者說那些魔法天賦不夠的法師。

    魔法的世界,不存在公平,更沒有付出多少收獲多少,天賦遠比努力更加重要。

    但是現實就是,人類並不是魔法的寵兒,擁有魔法天賦的本來就不多,天賦凜然的更是鳳毛麟角,大多數魔法學徒究其一生不過是個低級法師的程度。

    這就是奧術之路的現實,這就是達拉然的魔法生態環境。

    但是術士不一樣,暗影之路真的不一樣。

    一分耕耘一份收獲,與惡魔的交易吃虧了是自己無能,受騙了是自己無知,一但成功則力量任你享用。

    這樣的誘惑,使得許多陷入**頸期的法師都將目光投向了暗影法術,然後一步一步的從法師成為了術士。

    與當年沒有什麼差別,這些術士,很多本身就是達拉然的法師。

    抓了三個女術士,牽扯出來背後多少大佬,只有天知道。

    斯坦索姆一樁小小的術士案件,驚得達拉然風波驟起。

    不過這和卡洛斯沒有多少關系,甚至他對于術士本身都沒有多少偏見。

    力量本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主人。

    這句話對于芸芸眾生都是有效的。

    暗影本身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無知的人類想要在暗影之道上和虛空惡魔比高低。

    十年的犧牲顯然是不夠的,雖然術士們在與惡魔打交道的過程中積攢了許多惡魔學識,在使用暗影之力時對于術士的法術有了更多體悟。

    但是不夠,遠遠不夠。

    人類或者放大了說,艾澤拉斯的術士們,此刻依然只是燃燒軍團的玩物,是艾瑞達的潛在奴僕。

    只有付出足夠多的鮮血和尸骨,術士們才能為自己正名。

    在那之前,就乖乖為自己的無知付出代價吧。

    這就是卡洛斯當前對術士的態度。

    既不鼓勵,也不壓迫,撞到手上見一個揍一個。

    舊地重游,物是人非,一開始的新鮮勁兒過去之後,卡洛斯閉門不出,安心修養。

    我可能是累了!

    無緣無由總是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可不是心累的表現嗎?

    卡洛斯思前想後,自己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只能是精神上的疲勞造成的。

    嗯,沒錯,就是這樣。

    于是靜下心來休養了兩天後,當夜,索拉找上門,帶著他在斯坦索姆的大街小巷當中繞了大半宿,才在黎明時分趕往斯坦索姆大教堂。

    “你就是這麼安排的?”

    “最正常的也是最保險最不顯眼的。”

    “我,人高馬大,你,高等精靈。搞事兒?”

    “放心,都安排好了。”

    “我放心我問你干嘛!”

    索拉所謂的安排好了,就是每周一次的祈福儀式。

    雖然夜色尚未褪去,黎明已經躍躍欲出,天際線微微透白的時候,斯坦索姆大教堂外的廣場已經稀稀拉拉的或站或坐上百號人。

    這些都是等著第一批接受洗禮的信徒。

    而索拉告訴卡洛斯,走流程進去,自然就能見到阿隆索斯法奧。

    雖然感覺很兒戲,但是索拉癲狂的外表下,是一顆沉穩的心。

    卡洛斯選擇了相信她。

    果不其然,已經蒼老年邁的阿隆索斯法奧僅僅是在祈福儀式上露了個臉便退場休息,由另一位大主教接著主持,而卡洛斯則被人悄悄接應到一處暗室。

    “真的是你!好啊,好啊!”

    當阿隆索斯法奧看清來人之後,忍不住老淚縱橫,扶住卡洛斯的胳膊感慨道。

    一時間,卡洛斯千言萬語,卻說不出來。

    這個世界,還有人記得我。

    一種沒由來的滿足感,令卡洛斯心頭一暖,于是立刻想起了情勢的嚴峻。

    于是,卡洛斯忍下了懷舊的念頭,言簡意賅的闡述了詛咒教派的事情。

    “這……”

    听著卡洛斯的闡述,阿隆索斯法奧陷入巨大的震撼當中。

    “對不起,將您牽扯進來。”

    卡洛斯的道歉是真心實意的。

    因為他看得出來,阿隆索斯法奧已經命不久矣。

    油盡燈枯,就是此刻大主教的真實體現。

    成立白銀之手騎士團,為了第二次獸人戰爭奔走,那時的阿隆索斯法奧已經五十多歲,十多年過去,年近古稀的法奧在榮耀與滿足中安靜的等待著永恆的沉眠。

    他的人生沒有遺憾,為自己的理想與事業奮斗終生並且親眼目睹了自己種下的種子開化結果,有什麼比這跟快樂的嗎?

    所以法奧並不畏懼死亡,反而是快樂從容的度過活著的每一天。

    將詛咒教派的事情告訴他,實際上等于在加速燃燒這位可敬的老者最後的生命。

    但是卡洛斯別無選擇。

    因為除了阿隆索斯法奧,他已經找不到援手了。

    艾澤拉斯的困境,說起來簡單,實際上卻是圓環套圓環,簡單粗暴的發起一場聖戰,就憑他卡洛斯現在的實力,並不困難。但是一個被打殘的洛丹倫,不是依然只能走上必須要有一位巫妖王的老路嗎?

    詛咒教派目前還處于蓄勢待發的狀態,也正是最強大也追虛弱的狀態。

    強大,是因為除了卡洛斯,並沒有其他人知曉他們的可怕。

    虛弱,是因為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強大,一切的組織都是隱蔽的。

    這時候,只要精確的斬斷詛咒教派的組織聯系,就能消弭一場滔天大禍。

    而想要針對詛咒教派,已經被滲透成篩子的聯盟是指望不上了,唯一可靠的,只剩下白銀之手騎士團。

    雖然眼下白銀之手騎士團更像是洛丹倫王國的一支軍團,是自己老岳父手底下的私兵,但是阿隆索斯法奧才是名義上的騎士團大團長,是白銀之手真正的話事人。

    只要法奧調動白銀之手協助自己,卡洛斯就能從容的返回奧特蘭克,進行一場大清洗,將滲透奧特蘭克的詛咒教派清洗干淨後,他就能真正發出自己的聲音。

    就能告訴艾澤拉斯的住民們,我,卡洛斯巴羅夫,回來了。

    然而法奧思索片刻後,告訴卡洛斯一個壞消息。

    “對不起,卡洛斯,我恐怕幫不了你。就在上個月,我已經將大團長的職務過讓給了烏瑟爾,現在他才是白銀之手的話事人,我已經沒有權利指揮騎士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