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7章 剪刀刺客

第567章 剪刀刺客

    雖然阿隆索斯法奧沒有辦法直接調動白銀之手騎士團幫助卡洛斯清洗奧特蘭克這一點很傷,但是大主教對于詛咒教派有了戒心依然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情。

    阿隆索斯法奧只是身體枯竭了,腦子可沒有痴呆,一個精神領袖能做的事情,某種意義上來說比國王更多。

    比如,在聖騎士之外,法奧大主教依然是牧師們的人生導師,夾袋里依然有著許多好用的學生,比如那位著名的本尼迪塔斯。

    當阿隆索斯法奧取出一枚印記以及一份名單交給卡洛斯的時候,卡洛斯的身份就已經得到了聖光教派的背書。

    但是卡洛斯卻有些哭笑不得。

    力量,他不缺啊。

    哪怕“失蹤”十年,卡洛斯依然擁有著“力量”,他依然是奧特蘭克的國王,是聯盟的大英雄。

    但是現在的問題在于,在他失去的這些日子里,詛咒教派已經如同慢性毒素一般滲透進了聯盟的血管,而卡洛斯是唯一的特效解毒劑。

    這種責任感使命感令他為了大局,甘願蟄伏。

    他現在欠缺的是一支忠誠可以保證的軍隊,一群可以擔當起劊子手的戰友。

    大清洗這種事情,一但做的不好,後患無窮,放過任何一個潛伏的敵人,暗地里的毒藥和匕首都能要了親朋好友的命。

    所以不動則已,一動就要雷霆萬丈。

    “我大概明白你的擔憂,雖然牧師們沒有聖騎士那樣的武力,但是用來辨別暗影的使用者,也是足夠了。”

    阿隆索斯法奧猶豫片刻,安慰道。

    這就屬于用真話騙人了。

    法奧將大團長的職位交給了烏瑟爾不假,但是如果他真的越過泰瑞納斯直接向烏瑟爾提要求,光明使者不會無視大主教的請求。

    但是代價呢?

    是白銀之手與洛丹文王國,與米奈希爾家族的割裂。

    一支只听大主教指揮的強悍軍隊!

    泰瑞納斯不會允許白銀之手存在的。

    卡洛斯擔憂詛咒教派為害無窮,這沒錯。

    但是法奧不能因為尚未發生的災難,就直接促成白銀之手的滅亡。

    如果白銀之手敗在了自己人手上,那麼到時候誰來力挽狂瀾。

    這就是結果正義與過程正義的悖論啊。

    所以阿隆索斯法奧只能用其他方法來幫助卡洛斯。

    兩人又交談了一會,互相交換情報後,卡洛斯悄然離開。

    “你臉色不太好?”

    索拉看著眉頭緊鎖的卡洛斯,知道他與阿隆索斯法奧的會談恐怕不太順利。

    “找個場地,我們切磋一下吧。”

    卡洛斯突然提議。

    “好啊,我早就這麼想了。”

    索拉欣然應允。

    然後,在過了最初的試探階段之後,卡洛斯只有了兩招就將索拉放翻在地。

    一招用蠻力蕩飛了索拉的武器,第二招直接近身挽住她的胳膊一記背摔。

    直到與大地接觸的震動感從大腦中消失,索拉也沒回過味來。

    剛才發生了什麼?!

    “你……這些年都經歷了什麼?”

    這已經不是正常人類所能擁有的實力,索拉突然明白,自己小看了眼前這個男人。

    “一場光怪陸離的夢。”

    卡洛斯自嘲的說道。

    他明白,有時候真話是沒有人信的。

    “擁有這樣的力量,還在糾結什麼?回奧特蘭克吧,振臂一呼,不從者統統抹殺,哪里需要這麼糾結!”

    索拉有些狂熱的建議道。

    “不是不可以,卻是最糟糕的選擇。”

    “為什麼?”

    索拉不解的問道。

    “你覺得我強大,所以盲從,輕信。但是你見過真正的強大嗎?在阿克蒙德面前,我只有逃命的份兒。因為崇拜強者而建立起的信賴體系,在另一位強者面前是破爛不堪的。十年,你們眼中,我用十年時間取得了現在的力量,但是我失去的卻是信賴。我已經不知道該相信誰了。明白了嗎,這是我現在的困境。我已經站在了人類的武力巔峰,統治著一個國家,擁有巨大的威望,卻像一個孤家寡人。”

    卡洛斯這番略帶表演性質的發言,卻不是欺騙。

    這是他真實的感受。

    或許其他人會疑惑,明明回到奧特蘭克,甚至去洛丹倫找泰瑞納斯,就能取回失去的一切,卡洛斯在矯情什麼?

    但是誰又明白,卡洛斯為了“所有人都幸福”的完美,付出的努力。

    詛咒教派就如同一條隱藏在床單下面的毒蛇,令人無法安眠。

    想要破局,就必須在奧特蘭克之外得到足夠的助力,才能反攻倒算。

    而完美攻略奧特蘭克,完整取回自己的權威,卡洛斯才有資格在接下來的狂潮中與燃燒軍團以及上古之神掰腕子。

    強者放屁都是香的,說啥都是對的,覺得不對,是因為你太弱了,看不到強者眼中的風景。

    至少索拉是這麼認為的,于是在被卡洛斯碾壓之後,她理所當然的站在了卡洛斯的角度去思考問題。

    所以她提議︰“那您為什麼不秘密召集舊部?”

    “什麼舊部?”

    卡洛斯一臉懵逼,我還有舊部?

    “當然是您以前的部下,您可是當過聯盟大元帥的男人啊。”

    “那些普通……”

    卡洛斯突然發現,自己陷入了思維的誤區。

    是啊,為什麼要把眼光局限在奧特蘭克和白銀之手,或者說局限在人類。

    詛咒教派的危害是整個艾澤拉斯的危害,自己一個人類在著扛著大廈將傾,不是顯得很好笑嗎?

    哪怕失去了十年,自己為聯盟所做的一切也不會被抹滅。

    自己,真的還有舊部啊!

    在遠征德拉諾之前,返鄉名單上的,不全是自己的舊部嗎。

    矮人,精靈,不全是盟友嗎。

    “而且您還弄錯了一件事兒。”

    “什麼?”

    “奧特蘭克並不缺聖騎士。”

    “嗯?”

    之前獲取的情報,自己的父親在于老岳父的政治交鋒中,做出了諸多讓步,其中一條就是奧特蘭克的聖騎士培訓體系必須歸納進白銀之手,聯盟內部不允許出現第二個聖騎士戰團。

    培養一個聖騎士所需要的物資人力,卡洛斯心里是有數的,戰爭時期就算了,進入和平種田階段,奧特蘭克的國力根本無法支撐大量的聖騎士培訓。

    “您不會以為您父親是個老實人吧。”

    “什麼意思?”

    “圖拉揚在您失蹤後接過聯盟軍隊的指揮權再次遠征德拉諾,當時奧特蘭克有兩批畢業的聖騎士,被阿歷克斯大公爵給匿了。”

    “啊哈!”

    卡洛斯發出了驚訝中略帶呆萌的聲音。

    親爹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