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68章 老佛爺華人要來給咱修鐵路啦

第568章 老佛爺華人要來給咱修鐵路啦

    與賽丹.達索漢的見面波瀾不驚,作為整個聯盟少數不用仰望卡洛斯的猛漢,達索漢根本不相信自己的弟子會死。

    所以在熱情的擁抱後,便是緬懷和敘舊。

    戰爭時期,勇武是晉升的階梯,然而沒有政治才能的賽丹在戰後過的並不算好。

    雖然他的功勛令他過上了富足的生活,但是遠離了權力的中心,遠離了曾經的戰友,現在的賽丹.達索漢不過是個領兵的教官。

    並且因為包庇提里奧.弗丁的事情,賽丹.達索漢遭到了新貴族們的排擠。

    不過他並不在意,因為誰于我生死與共,誰才是我的兄弟。

    所以當卡洛斯講述了陰影中的詛咒教派後,賽丹.達索漢毫不猶豫的加入了卡洛斯的陣營。

    並且,僅僅兩天時間,在斯坦索姆城外,一處屬于賽丹的小農場,十多名當年曾經听令于卡洛斯的聯盟軍官跪倒在了他的面前。

    “大元帥!”

    “贊美聖光,您還活著!”

    論功行賞是必須的,但是不是所有的有功之臣都是泰瑞納斯需要的,大量聯盟軍官被冷落放置是必然的,換做卡洛斯也是一樣的操作。

    但是因為老岳父眼光的局限性,卡洛斯找到了現在洛丹倫聯盟一個巨大的漏洞。

    那就是這些老軍人。

    十年前,他們年富力強風華正茂,十年後,雖然許多人結婚生子,也是正當壯年。

    曾經,整個聯盟將他們視作英雄,世界仿佛圍繞著他們轉,然而戰爭終究會結束,激情也終結會褪卻,生活畢竟離不開柴米油鹽。

    然而就在這時候,卡洛斯出現了,並且告訴他們,世界的陰影中,一個強大而惡毒的敵人正在蠢蠢欲動。

    這種巨大的情感沖擊,擊潰了這些老兵的心防。

    我,我想成為英雄,我想再次成為英雄,這個世界需要我!

    他們熱淚盈眶並不是單純的見到了曾經聯盟的大元帥卡洛斯,他們是被自己感動了。

    有的人甘于平淡,這沒有什麼錯,和平的滋味對于失去過的人實在太過甜美。

    但是對于一個武人,曾經崢嶸歲月過,又怎甘心老死病床。

    請讓我死在戰場上,請讓勝利前的最後一顆子彈射穿我的胸膛。

    只有上過戰場的老兵懂的這句話的沉重光榮。

    求仁得仁而已,卡洛斯欣然接受了他們的誓言,並且親自逐個檢查了他們是否有過與暗影力量接觸的痕跡。

    結果令人欣慰,這些老兵是“純潔”的。

    想想也不奇怪,詛咒教派為了掩人耳目,目前活動的重點地區是游離于聯盟邊緣的阿拉希地區以及奧特蘭克,在洛丹倫王國,目前這些古神與惡魔的爪牙重點腐化目標是大貴族,而不是這些邊緣人物。

    但是接見他們不是卡洛斯的主要目的。

    又等了一日,一個風塵僕僕的浪人騎著一匹老馬來到了農村。

    “提里奧。”

    “卡洛斯。”

    兩個人擁抱在了一起。

    “後悔嗎?”

    “沒有榮耀,活著有什麼意義。”

    “但是伊崔格畢竟是個獸人,仇恨是化解不開的。”

    “不要用言語來戲弄我,伊崔格以後變成什麼樣我不知道,但是當時的他值得我去拯救。”

    “你的老婆孩子怎麼辦?”

    “……”

    “我再問一次,後悔嗎?”

    “後悔,但是我依然會這麼做。”

    提里奧.弗丁在自我流放的日子里無數次問過自己這個問題。

    “正義需要被執行,而不是停留在口頭,哪怕付出如此沉重的代價。”

    在審判庭上,審判官都是提里奧曾經的戰友和下屬,他們幾乎哀求提里奧,只要他懟伊崔格幾句,他的過錯將被原諒。

    但是為了堅持自己的正義,提里奧.弗丁放棄了自己的地位、名譽、家庭,放棄了曾經的一切。

    這樣的代價,何止是沉重,曾經光芒萬丈的聖騎士,被打入塵土,陷入泥底。

    但是卡洛斯並不同情提里奧,因為男人注定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這是他的選擇,既然無怨那就無悔吧。

    再次陳述了詛咒教派的情況,提里奧無力的靠在椅子上。

    “對不起,卡洛斯,我已經失去了聖光的寵愛,我……已經沒有了對抗邪惡的力量。”

    “老師,諸位,請你們搜索附近,確定沒有可疑的人物,確定沒有監視者。”

    在提里奧.弗丁不解的眼神中,在場其他人離開了房間,執行了卡洛斯的命令。

    大約半個小時後,所有人返回,向卡洛斯報告了情況。

    一切正常。

    此刻距離太遠落山還有兩個小時左右,在眾人的注視中,卡洛斯讓提里奧跪坐在自己面前,引導著著他進入了冥想狀態。

    “這是?”

    賽丹.達索漢不解的問道。

    “烏瑟爾主持的封印並不復雜,我可以暴力破除,但是這將成為提里奧的心靈漏洞,所以我願意看到他自己走出來。”

    “走出什麼?”

    賽丹有些明白,但是又不是特別明白。

    “走出自己給自己設下的心理限制,走出自我放逐的困擾。”

    卡洛斯解釋道。

    自從接觸過維綸的手段後,卡洛斯也學會了編制記憶環境的手段。

    引導提里奧.弗丁進入冥想狀態,卡洛斯給他看的,正是《愛與家庭》。

    PLAYER提里奧.弗丁一步步的幫助一位老人完成一個個瑣碎的請求,一步步的揭開事情的真相,最後眼睜睜看著好不容易冰釋前嫌重新接納自己的兒子,泰蘭.弗丁死在了自己面前。

    那劇烈的無力感與不甘幾乎將提里奧弗丁的靈魂撕裂。

    “不!”

    伴隨著巨大的哀嚎,弗丁睜開了雙眼,熾烈的聖光噴涌而出,沖破了烏瑟爾設下的封印,聖光的力量重新回應了提里奧。

    “絕不!”

    提里奧的眼淚如同潔白的岩漿劃過面龐。

    “我錯了,正義必須得到伸張,但是逃避不能解決任何的問題。這樣的未來不應該屬于泰蘭,我的孩子啊,這不應該是你的未來。”

    在眾人的注視下,提里奧.弗丁緩慢的站了起來。

    “卡洛斯,讓我們再次為了正義而戰吧。”

    “如你所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