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5章 聖光在上,得罪了主教還想走?

第225章 聖光在上,得罪了主教還想走?

    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

    如果卡洛斯是個傳統貴族的話,大可不必管那些難民的死活,依靠奧特蘭克國內的積存,安穩的度過戰爭帶來的饑荒期。

    然而不能順應本心,重生流穿越者活著和咸魚有什麼區別。

    是危機,更是轉機。

    是累贅,更是財富。

    艾登時期,奧特蘭克全國人口不足二十萬,而卡洛斯在接納了希爾布萊德的流民避難者後,現如今的奧特蘭克王國至少擁擠了三十萬人。雖然和洛丹倫王國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比,依然是個小國,但是客觀看來,在戰爭中損失了大量人口的情況下國內人口增長了百分之五十,對長遠來看是有著極大的好處增益的。

    所以卡洛斯頂住了重重的壓力,堅持要妥善處置這些難民。

    民眾是愚昧的,眼光只有三日後的早餐吃什麼;民眾是盲從的,如果你不反復告訴他們該做什麼,他們就會隨著自己的想法胡來亂搞;民眾是勢利的,誰能給他們更多的好處他們就會支持誰。

    但是民眾也是知道感恩的,雖然白眼狼總是殺之不盡斬之不絕,但是大多數人只要吃得飽飯,良心就餓不死。

    因此,卡洛斯用盡了一切辦法籌集糧餉,只要熬過兩個月的缺口真空期,巴羅夫家族的奧特蘭克王族身份就穩了,卡洛斯大王的王冠就穩了,有了這一國做根基,干什麼都有底氣了。

    然後,春天在凱爾達隆湖心堡享受女僕隊三千的服侍。夏天在塔倫米爾的隻果園消夏避暑。秋天在布瑞爾的楓林賞紅葉飛舞。冬天在南海鎮享用鱈魚盛宴。無論有什麼需求只要搖搖巴羅夫的管家鈴就能得到滿足。

    這才是我應該過的生活啊,這才是一個成功的穿越者應該過的生活啊,這才是重生流的正確展開方式啊。就算是在艾澤拉斯,我也要打下一個大大的水晶宮啊!

    就在卡洛斯親切友好的會見了洛薩的使節,雙方進行了誠摯友好的交流,對于奧特蘭克軍隊下一步行動方針做出了初步確認之後,現實將卡洛斯從自己的幻想中拉了回來。

    做人難,難做人。為什麼明明大家都沒有錯,沖突會這麼大呢?

    洛薩無疑是個真英雄,是洛丹倫說有人類的希望,可以說沒有洛薩就沒有聯盟,洛丹倫人類六國表面上你好我好大家好,暗地里誰都不服誰。不是洛薩牽頭,估計獸人打到奎爾薩拉斯了聯盟也組建不起來。

    自己呢?對于奧特蘭克三十萬子民而言,自己縱然稱不上救世主,好歹算是個合格的王吧。作為王為自己的子民謀幸福也沒有錯啊,如果不是我的話,歷史可能就不會拐這個彎,奧克蘭克人免不了國破家亡,流離失所,被聯盟放逐。

    洛薩沒有錯,我也沒有錯,那麼到底是誰錯了?

    難道世界又要背鍋了嗎?

    可惜前世今生加起來五十多歲的卡洛斯早就過了中二期。不會因為內心的糾結而有什麼想不開的,但是郁悶終究難免。

    于是在沉思時。卡洛斯想到了曾經听到過的一句話。

    正義也是分陣營的。

    洛薩的要求其實也不過分,因為獸人的異常舉動,洛薩希望卡洛斯暫緩塔倫米爾攻略,分出一支由足夠威脅力的部分在側翼牽扯獸人精力,為聯盟和部落的主力對決創造優勢。

    洛薩的請求以及緣由那是有理有據令人信服的,但是卡洛斯偏偏不能。也不敢出動。

    還是那個原因,糧草為備齊。

    虎死不倒架,人死不變卦。

    巴羅夫家族掌權的奧特蘭克在聯盟內部依然保持著強硬高調的作風,向所有人展示了巴羅夫家族的底蘊,顯示了百年望族的實力。

    然而。這一切都是樣子貨,內斗哪有不受傷的,無非打落牙齒和血吞。

    三萬大軍的糧食還好說,肩挑馬馱星夜兼程,每過一天都能囤積兩天半的用度,再過十天左右卡洛斯就有足夠支撐一場中等烈度戰斗的軍糧。真正難的是軍馬的草料,豆類好說,干草只能用馬車運輸。

    卡洛斯應該感到自豪,因為他的明里暗里的努力,此刻的聯盟遠遠比曾經游戲中的聯盟更加強大,奧特蘭克的三萬大軍在洛薩眼中並非不可或缺的部隊。

    真正讓奧特蘭克屹立諸國的,恰恰是艾登留下的遺產奧特蘭克高山騎兵。

    以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為骨干,卡洛斯很輕易的在大清洗之後依然組建起一支一萬人規模的騎兵部隊。

    最強壯的戰馬,最剽悍的馭者,最優良的傳統,可以說這一支無與倫比,也無法復制的騎兵團,是卡洛斯最強,也是最後的底牌。

    無論是軍馬還是熟練的騎手,都不是短時間能培養出來的。

    雖然艾澤拉斯的馭獸種類繁多,但是馬匹依然是人類最熟悉的坐騎。然而馬匹也分三六九等,肩高耐力爆力也各有特色。奧特蘭克高山馬種耐力比不過阿拉希高地的長鬃馬,爆力差銀松森林的矮腳馬一籌,唯獨肩高傲視群雄。但是奧特蘭克的高山馬種有一樣是其他馬都比不上的,那就是野性。面對狼群時,其他的馬兒會用自己的度尋求安全,唯獨奧特蘭克山脈中的這些高山馬,即使面對山地獅,這些馬兒的第一反應不是逃跑,而是聚團。只要獅子敢妄動,面對的將是馬群的奔踏。除非是巨型山地獅這種高山霸主,奧特蘭克高山馬群從不畏懼肉食種的窺視。

    奧特蘭克群山中的生活雖然不易,然而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都在艱苦的環境中磨礪出了一種不同于洛丹倫其他地方的獨有氣質。

    不畏忘,不懼死,真正的在追求生如夏花的燦爛。

    從紙上文字看一個人,總有偏頗,真正帶上鐵王冠,坐上鐵王座,卡洛斯才深深的感到了奧特蘭克這個王國,從根子上被印上了艾登的印記。

    艾登不怕死,他是真的愛這個國家,愛這個他為之奮斗了一生的國家,所以為了奧特蘭克,他可以放棄其他人,放棄其他人類。

    只有站在那個位置,登上那個高度,才看得懂自己曾經笑話過的一些事。

    所以即使可能令洛薩不滿,卡洛斯也不會拿把自己的四個二拆成三帶一。

    等到一切準備就緒,奧特蘭克的鐵器自會踏碎獸人的頭骨。

    但是,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怎麼能自尋死路。

    于是卡洛斯除了處理軍務,恢復塔倫米爾的行政組織力,協調矛盾糾紛的工作之外,每天還要加上和使節扯皮的日常。

    就這樣,充實日子又過了一周。

    正當卡洛斯在和使節例行扯皮時,新的使節到來了。

    “洛薩爵士如此的急不可耐嗎?”

    卡洛斯有些不愉快,我好歹也是國王,你這是要十二道金牌召我來見的節奏嗎?

    “白水河,聯盟大敗。”

    使節保持著微笑,走到卡洛斯耳邊說出這樣一句話。

    “哎呀,還有這樣的好事?”

    卡洛斯用意外和夸張的表情回應道,然後揮手示意其他人先出去。

    特使一先生見特使二先生如此反常,猶豫片刻留了下來,但是讓自己的隨從出去了。

    “怎麼回事?”

    卡洛斯見清場完畢,臉立馬沉了下來。

    “洛薩元帥要求陛下您千萬要注意警戒周圍,小心從天而降的綠火隕石巨人。在沒有得到進一步情報之前不要出兵。”

    新來的特使一把撕開了自己的外套里襯,取出一封密信交給卡洛斯。

    一字一句的反復讀了三篇,卡洛斯覺得自己之前簡直是在枉做小人,洛薩純爺們。

    白水河一戰,聯盟伏尸兩萬,白水河積尸斷流,從文字上的描述來看,獸人大規模的使用了地獄火,過一千枚地獄火從天而降,徹底打垮了聯盟白水河防線六個軍團的士氣。

    這一戰,聯盟顏面盡失傷亡慘重,唯獨烏瑟爾一人如中流砥柱,在如同驚濤拍岸的危機下光明使者之威震懾群魔。

    三百獄火齊沖鋒,竟無一錘之敵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