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77章 日落

第577章 日落

    繞過洛丹倫海軍的防衛區,奎爾薩拉斯的艦隊沒有與米奈希爾家族打招呼的想法。

    有實力,是真的可以為所欲為。

    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也沒有追究的想法。

    甚至大部分聯盟成員並不知道高等精靈的艦隊想要干什麼,察覺了的勢力也只是好奇他們的目的。

    所以當精靈的軍團登陸達拉然的港口區,所有知情者都松了口氣,只要不是找我麻煩就行。

    于是,原本就是間諜活動重災區的達拉然炸鍋了。

    無數的指令傳達給潛伏者們,責令他們必須查清高等精靈的動向。

    因此,卡洛斯按耐住對親人的思念,一個人獨居戰艦之上。

    母親還好嗎?

    伊露西亞還好嗎?

    自己的小妹妹還好嗎?

    當年小小的一團,現在也長成漂亮的女孩子了吧。

    維爾頓那個混小子,不能親手揍他,可惜了啊。

    在于父親取得聯系之後,卡洛斯一手炮制了當前的局面。

    將親人們聚集在達拉然,方便保護,也方便接下來的行動。

    然而因為各方勢力的查探,港區的精靈戰艦全面戒嚴,卡洛斯為了保密,一步也沒有離開過船艙。

    這令他有些寂寞,也有些慶幸。

    寂寞的原因不言而喻,慶幸的根苗,則是提里奧.弗丁果然不愧老佛爺之名。

    能夠一手拉扯出銀色黎明的猛男,哪怕年輕二十多歲,依然是猛男。

    即使卡洛斯缺席調度,提里奧.弗丁依然將拉扯出來的部隊打理的井井有條。

    按照原計劃,艦隊搭載的半數部隊會進入達拉然作為凱爾薩斯的親衛捍衛王子的安全,而剩下一半會跟隨艦隊行動。而艦隊在佯裝反航的路上走一遭深水航區趁著夜色甩開監視突進奧特蘭克城,並且中途進行一次停靠將卡洛斯秘密組建的部隊運送到奧特蘭克,

    原本,是這樣的。

    縱使安東尼達斯有所不滿,奎爾薩拉斯的積威以及凱爾薩斯的允諾讓利也足夠讓肯瑞托議會做出妥協。

    但是問題正好處在凱爾薩斯身上。

    “年輕”的王子對于自己父王的不信任深感不滿。

    于是借口視察艦隊,凱爾薩斯來見了卡洛斯一面。

    “我就知道你還活著,像你這樣的家伙怎麼可能死在那種場合。”

    凱爾薩斯給了卡洛斯一個熱情的擁抱,然後開始發難。

    “為什麼父王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你到底和父王說了什麼?”

    卡洛斯稍作思考,便明白過來,凱爾薩斯並不知道阿納斯塔里安壽命將盡這件事。

    “你不該來的。”

    “讓你們的計劃見鬼去吧,告訴我,銀月城到底發生了什麼?”

    凱爾薩斯一揮手,言行舉止間已經頗具王者風範。

    但是這讓卡洛斯怎麼說,告訴凱爾薩斯我和你爹進行了骯髒的PY交易,你爹要幫你殺人放火金腰帶?

    根本沒法說出口好伐。

    于是卡洛斯只能裝深沉。

    “你覺得你爹會害你嗎?”

    “不會。”

    “那你矯情個什麼勁兒?”

    “你!”

    作為長生種的凱爾薩斯對于十年的時間感觸並不深刻,卻敏銳的發現了卡洛斯身上有一種急迫感,以及一種不協調的錯位感。

    思索片刻,凱爾薩斯離開了,他決定再收集一些情報。

    于是在入港後第三天的黃昏,艦隊再次起航。

    卡洛斯找了個隱蔽的位置看著達拉然中心高聳入雲的紫羅蘭之塔逐漸消失于視野,收拾心情,準備接下來的戰斗。

    然而就在他轉身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現在,可以告訴我真相了吧。”

    卡洛斯嘆了口氣。

    “真相就是你是個傻子。”

    “你最好給我個解釋。”

    凱爾薩斯解除偽裝,用不滿中帶著威脅的語氣說道。

    “你不該離開達拉然,離開你的法師塔。”

    凱爾薩斯智商比平均線高出一大截,自然听懂了卡洛斯隱晦的勸告。

    “是誰想對我不利,以至于父王需要派出一支軍隊來保護我。”

    “自己想,大膽的想,所有你能想到的盡管想。”

    卡洛斯因為與阿納斯塔里安之間的承諾約定,不能做出正面回答,卻絲毫不影響他糊弄凱爾薩斯。

    贊美偉大的語言藝術。

    “不行,我必須趕回銀月城!”

    “然後死半道兒上?”

    卡洛斯用近乎冷嘲熱諷的語氣對凱爾薩斯說道。

    當年年輕不懂事,以為只有人類王國勾心斗角,等長大了才發現哪家都一樣,二傻子還跟大冰坨子爭奪身體的控制權,基爾加丹與阿克蒙德一樣面和心不和,你凱爾薩斯在我面前裝孝子,是想掩蓋銀月城的內部矛盾嗎?

    這是幻象,你在掩飾什麼?

    你侮辱我智商,還不準我說話陰陽怪氣咯。

    “我是銀月城的王子,誰敢殺我!”

    卡洛斯就笑笑,不說話。

    在冷場一又四分之三分鐘後,凱爾薩斯放棄了偽裝,有些尷尬的問道。

    “你都知道了?”

    “我從奎爾丹納斯出來的,你覺得呢。”

    “哎,那些家伙,怎麼就不能好好讀讀歷史書呢。”

    “什麼意思?”

    “你覺得銀月城核心的矛盾在哪里?”

    “階級固化?”

    “是太陽井。”

    “啊哈?”

    “那些家伙哪個不是兒女親家哪個不是國家棟梁,可是在太陽井的問題上,越是強大的法師越是經不起誘惑,他們忘記了當年永恆之井的慘案,只知道不斷的逼迫我父王開放更多的權限給他們,只知道無休止的汲取力量。”

    凱爾薩斯憤恨不平的說道。

    “該不會封鎖太陽井的結界,你們逐日者家族的血脈是關鍵吧?”

    卡洛斯突然有這麼一問,卻換來了凱爾薩斯的炸毛。

    “你怎麼知道!”

    卡洛斯抹了一把臉。

    “我說我猜的你信不信。”

    突然,卡洛斯明白了阿納斯塔里安為什麼會與自己做交易,為什麼會把破法者派出來保護凱爾薩斯。

    “現在你咋說,回達拉然?”

    “陪你走一趟吧。”

    “被暗殺了怎麼辦?”

    卡洛斯惡趣味的恐嚇道。

    “我可是很強的!”

    凱爾薩斯自信滿滿。

    卡洛斯上下打量了一下,咂了咂嘴不說話。

    “你這是什麼眼神?”

    “火法被削了你不知道嗎?”

    “嗯?”

    “放輕松點,聊天嘛,是這樣的。”

    卡洛斯並沒有把可能的刺殺當一回事兒,凱爾薩斯留在自己身邊也好,方便保護。

    于是就這樣,聊著天吹著逼,喝著小酒吹吹風,已經是窗外更深露重的時刻。

    順著岸邊的燈火信號,無數小艇被放了下去,提里奧.弗丁是第一批上船的人馬。

    “凱爾薩斯王子。”

    向凱爾薩斯行禮之後,提里奧.弗丁並沒有更多的貴族禮節,一身勁裝的他直接向卡洛斯匯報了情況。

    “卡洛斯,人手裝備比想象中的多,天亮之前我們未必能完成裝載,後天凌晨恐怕沒法準時……”

    沒有等提里奧說完,卡洛斯直接打斷了他。

    “你看不起誰啊,這是凱爾薩斯王子殿下,達拉然的大法師,大法師懂嗎?大~~~法師!”

    凱爾薩斯先是一臉懵逼,然後明白,這是“捧殺”。

    于是冷哼了一聲,三顆翠綠魔珠環繞周身,緊接著數條寒冰之徑從岸邊灘涂一直連接到戰艦側舷,充做臨時碼頭。

    “我先去休息了。”

    說完,凱爾薩斯有些不滿的離開了甲板。

    “卡洛斯,為什麼銀月城的王子會……”

    提里奧.弗丁有些疑惑的問道。

    “與其關心這些,不如多研究研究封鎖路線吧,這次的行動,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卡洛斯岔開了話題。

    “那我們的旗號,你想好了嗎?”

    提里奧也略微有些不滿,感覺卡洛斯整個人好像有些情緒不穩定,不過故國在望,似乎也很正常,就沒有深究。

    “想好了,就叫血色十字軍吧,白底紅十字的旗幟。”

    卡洛斯說完後,提里奧點了點頭,重新下到小船上返回岸邊去安排。

    夜風襲來,卡洛斯再次一人獨處,壓抑住情緒的起伏。

    他也發現了自己之前的情緒不對,但是具體哪里不對,又說不上來。

    只有遠處的克羅米看著這一切,開心的不能自已,他听見了,听見了,他肯定听見了。

    上古之神的低語,卡洛斯听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