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75章 不贊了不贊了不贊了

第575章 不贊了不贊了不贊了

    不奇怪嗎?

    逐日者家族建立了逐日者王朝,成為了太陽王。

    贊美太陽,贊美太陽王,贊美太陽王的都城銀月城。

    嗯……是不是覺得哪里不對。

    奎爾薩拉斯政治體制的病根子,是在王朝建立之初就存在的。

    開國皇帝達斯瑪雷逐日者,在光中之光艾薩拉權傾古卡利姆多大陸時代,便是上層精靈中的名士,並且在對抗燃燒軍團的戰役中立下赫赫戰功。

    然而在天崩地裂事件之後,暗夜精靈的大權逐漸歸攏到瑪法里奧怒風與泰蘭德風語兩口子手中,拒絕終止奧術研究的達斯瑪雷逐日者被裁判為異端。

    但是山河破碎帝國崩塌,瑪法里奧既不願意也沒有能力去制裁達斯瑪雷,所以任由逐日者家族帶領著那些拒絕德魯伊之道的上層精靈遠渡重洋。

    所以本質上,奎爾多雷精靈,是被放逐者。

    銀月城,高等精靈的驕傲。

    銀月城,逐日者家族的原罪。

    達斯瑪雷為了新生的高等精靈團結統一,做出了大量的讓步。

    以及對于女王艾薩拉所犯下罪行的反思。

    新生的奎爾薩拉斯在擁有國王的情況下,又建立了貴族議會。

    在對抗阿曼尼巨魔的過程中,達斯瑪雷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卻給子孫後代埋下了禍根。

    階級固化,權力紊亂。

    貴族派固執的認為逐日者家族之所以成為王族,只是因為達斯瑪雷的功績,是大家花花轎子人抬人的結果。既然最寶貴的王座讓都給你們逐日者了,那麼權力分給大家沒問題吧?

    符文結界覆蓋下,奎爾薩拉斯激烈的內部矛盾被隱藏起來,人類眼中的文明燈塔精神導師高等精靈的夢幻國度,實際上已經處于內戰的邊緣。

    卡洛斯突然恍然大悟,為何另一條世界線,破壞符文結界後,阿爾薩斯一路如入無人之地。

    因為銀月城剛剛進行了一場血腥的內部清洗。

    也明白了強大到阿納斯塔里安這種程度的家伙會悄無聲息的戰死。

    因為太陽王將最後的生命力用在了為凱爾薩斯鏟除政敵。

    命運的編劇是何等的惡意,讓銀月城在最虛弱的時刻遇到了最強的死亡騎士。

    更明白了忠義無雙達爾坎,在背叛之前的心情是有多麼的沉重。

    是對于現實何等的絕望,才讓達爾坎選擇了毀滅與重生的道路。

    卡洛斯不止一次向奧蕾莉亞暗示達爾坎有問題,向自己熟識的高等精靈暗示達爾坎可能出了問題。

    但是一次又一次,調查的結果,達爾坎沒有問題。

    這說明什麼?

    達爾坎不是天生的二五仔,是被奎爾薩拉斯絕望的政治斗爭逼反的。

    或許,真要等到銀月城的太陽湮滅,或者逐日者家族徹底勝出,奎爾薩拉斯才有未來吧。

    達斯瑪雷當年中意的名字,可是金日城……

    阿納斯塔里安與卡洛斯達成的交易,最核心的一條,便是凱爾薩斯的繼承權。

    這是一個局,一個父親用生命布下的局。

    將大量王室軍隊借口幫助卡洛斯抽調走,交給凱爾薩斯,阿納斯塔里安是在引誘貴族派犯錯。

    銀月城的太陽王在蠱惑著他的臣子們。

    政變吧,政變吧,看啊,你們的王已經如同風中殘燭一般,政變啊,政變啊,來推翻我吧,來呀,推翻我,你們就能永享富貴了呀!

    不信你們看,我連破法者都調走了。

    不信你們看,我已經倒行逆施了哇。

    日暮途遠,倒行逆施。

    阿納斯塔里安等待著那些逆臣賊子逼宮的那一天。

    那一天,逐日者王庭將血流成河浮尸漂櫓。

    計劃的唯一破綻,便是凱爾薩斯。

    如果凱爾薩斯死了,那麼阿納斯塔里安所做的一切都將失去意義。

    這也是卡洛斯能夠與太陽王達成交易的另一大要素。

    卡洛斯將保證凱爾薩斯的安全,在他登基之前。

    擁有了這要的條約,卡洛斯不相信阿納斯塔里安會突然反悔。

    那些希爾瓦娜斯見到自己就喊打喊殺,應該不是因為屁股問題。

    那麼就是臉皮問題咯?

    因為自己向洛斯傳授聖光之道,希爾瓦娜斯覺得自己掃了她的面子?

    不會吧,女人這麼小氣的?

    希爾瓦娜斯的雙刀距離自己的脖子只有一個身位,而卡洛斯卻走神了。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親。

    “記住,永遠不要打女人,不管什麼理由。”

    “那麼她打我怎麼辦?”

    “讓她打。”

    “她咬我怎麼辦?”

    “讓她咬。”

    “她抓我的臉怎麼辦。”

    “用手臂捂住臉,然後跑。”

    “母親,你偏心,伊露西亞欺負我,你怎麼不去收拾她,就只知道懲罰我!”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

    當母親帶著卡洛斯悄悄走到門邊打開條縫,卡洛斯看見了自己的姐姐頭頂冒著熱氣的水杯,膝蓋內夾著一本《人類通史》,兩手端平各托著一個果盤正在罰站。母親還悄悄告訴兒子她姐姐的衣領上還別著針。

    之前還被姐姐按在地上揍的幼年卡洛斯心態瞬間平和了。

    “女人的矜持是第二生命,而男人的矜持則是生命第二,卡洛斯,記住,永遠不要親手打女人,別問原因,別問對錯,動手就是你的錯,女人哭聲一起,你就說不清楚了。”

    年幼的卡洛斯活該上輩子是個處男,根本不知道母親的金玉良言是多麼珍貴,反而把注意力投偏了。

    “生命第二?那第一是什麼?”

    “是責任,是擔當,是氣概。”

    再回神,希爾瓦娜斯的刀鋒已經貼在卡洛斯的脖子上,距離他的皮膚只有零點一毫米。

    “你看不起我嗎?為什麼不動手?”

    希爾瓦娜斯厲聲叱問。

    “我不打女人。”

    卡洛斯如實回答。

    希爾瓦娜斯听到這里站直了就是一記撩陰腿,然後被卡洛斯兩腿架住。

    “你不是不打女人嘛?”

    “那也不能白白挨打啊。”

    “你松開!”

    “我不。”

    “我砍死你!”

    “你不敢。”

    “我砍死你!!!”

    眼看希爾瓦娜斯有惱羞成怒的跡象,卡洛斯夾住希爾瓦娜斯一條腿的同時,還使出了鐵板橋的高難度動作躲開了刀鋒,順便破壞了希爾瓦娜斯的平衡。

    一個鯉魚打挺,卡洛斯重新站立起來,更加靈活的希爾瓦娜斯也調整好姿態,卻顯得有些氣急敗壞。

    “哈哈哈哈哈,你會後悔的。”

    突然,希爾瓦娜斯放了句狠話,轉身離開。

    莫名其妙的來,莫名其妙的走,希爾瓦娜斯滿心怒火,卡洛斯一臉懵逼。

    因為希爾瓦娜斯突然想明白了,他的崽兒,吃虧的又不是自己,絞豪玻  逅梗br />
    。

    ()